社會應適當修正對「武漢肺炎」的態度

距離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已經有一段時間,雖然為時尚早,資料仍是有限,但我覺得社會應該適當地修正對這個疾病的態度。

疫情剛爆發的時候,因為關於SARS的記憶被召喚,所以大家直覺就覺得這是SARS 2.0,相關防疫都比照SARS規格。但現在已經有足夠的統計顯示,武漢肺炎的傳播率遠較SARS為高,但致死率較低,因此與其說是SARS 2.0,不如說比較像是一隻超強的流感病毒。

所以「武漢肺炎」這個名稱可能都已經不大正確,因為大部分感染者都沒有出現肺炎症狀。可以叫武漢冠狀病毒,或其官方名稱新型冠狀病毒(暫名為「2019-nCov」)。

圖為武漢當地醫院。 圖/美聯社
圖為武漢當地醫院。 圖/美聯社
分享

由現在往回看,很有可能病毒已經在武漢散播一段時間,但只有當那些重症肺炎案例出現時,才被武漢當地的醫療人員注意到。這也解釋為什麼武漢一開始的致死率這麼高,(這些案例還是在醫療體制崩盤之前的情況),後來全世界的致死率卻明顯低很多,這應該是案例選擇bias的結果。

如果是將其視為一隻超強的流感,那我們可以得到一些主觀臆測的結論。

流感一年有上億人感染,死亡人數數十萬人,武漢冠狀病毒和流感一樣,傳播快,但很多得病者都沒有被確診,所以現在的確診數字肯定是被嚴重低估,實際感染數字可能至少要乘十倍,最後可能會到百萬之數,而且也無法完全杜絕,只有到春暖花開之時病毒自然減少活力,而且可能變成常態性的傳染疾病。

和流感一樣,傷亡者主要也會集中在中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但值得注意時也有些案例快速併發多重器官衰竭。

所以除了所謂疫苗和抗病毒藥之外,(抗病毒藥物其實很貴,不容易大量使用),各地的治愈率和死亡率,主要是看基礎醫療能夠提供多少支持性治療,比方說,缺氧時給要氧氣,呼吸困難時給呼吸器或插管,血壓低時給靜脈注射,腎衰竭時可以洗腎,其餘就靠人體自己的免疫能力撐過去,這也考量到醫療體系有多少內科和加護病房的床位。而湖北的死亡率會這麼高,因為明顯其醫療體系已經崩潰無力負荷,所以很多得病的人連基本的支持性醫療都沒有,只能躺在家。

中國本來醫療水準就是第三世界,現在更是雪上加霜,可以預見中國將到處上演有關係加護病房躺,沒關係回家躺的劇情。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分享

至於其他國家,就考驗國家的財政和公衛能力,因為今年全世界經濟一定很壞,到時各國有多少GDP多少財政預算可以投入公共醫療,就是要見真章的時候了。可以預見人民也會減少消費,將儲蓄留於醫療之用,全世界經濟可能會陷入通貨緊縮,(只有醫療業膨脹)。

以上全數個人主觀臆測,和關心疫情發展的朋友分享,希望大家還是保持冷靜,大家不分國界,在心理上團結一致,(技術上就不一定了),共度難關。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