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范瑋琪「口罩事件」會被罵這麼慘?真心不要高估任何人的精神強度

希望范瑋琪有想開一點,也希望網民對她的批判大概到一個限度就好。其實後來多出來的很多文章都是不必要的,大概就是一本來就很不爽她趁機出來丟石頭,二把被中共壓迫的情緒發洩在她身上。我個人還是覺得群體種的因,果不能由個人來擔。不過這種事情我們之前,在很多次臉書戰場都看過了。

所以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我還是想用非常非常抽離和離地的角度,來分析一下這件事情,因為我覺得還有一些可以被寫的部份,因為在整個事件,各方其實都有些資訊和情緒上的落差。

行政院長蘇貞昌。本報資料照片
行政院長蘇貞昌。本報資料照片
分享

首先思考為什麼范瑋琪會被罵這麼慘,當然還是因為她是范瑋琪,她之前營造的形象,和她這次所使用的語言嚴重不符,所以人們有一種被欺騙的憤怒,情緒很容易上來。如果今天罵蘇貞昌「狗官」的是黃安,大家的反應可能就是,「噢,不要理他,不要浪費生命」。當然范瑋琪也有一些人氣,臉書粉絲多,像楊培安也在罵,但感覺就沒人理他,(楊培安是誰?)。

不過我覺得還有一點是,大眾腦海裡的范瑋琪,和現實裡的范瑋琪,是有一些落差的。

一般人聽到「范瑋琪」,應該就是想到去K歌時MV裡的那個她,那時她只有二十多歲而己,現在她已經43歲了,在這個父權社會,女藝人常需要維持比實際年紀年輕的人設。但生理學有個假說,就是性荷爾蒙會影響我們的個性和行為,男性荷爾蒙使人有侵略性,女性荷爾蒙使人溫柔,隨著年紀變大,男生的男性荷爾蒙會降低,女生的女性荷爾蒙也會降低,相對的,男生的女性荷爾蒙比例會提高,女生的男性荷爾蒙比例會提高,所以扣掉其他因素對個性和行為的影響,男生會越老越溫和,女生會越老越有侵略性。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常看到很激動的韓粉大媽,可是好像比較少看到很激動的韓粉大叔)

這一個比實際年紀年輕的外在人設,配上一個已經比較有侵略性的生理荷爾蒙環境,又不小心在臉書上表達真實的情緒時,大眾潛意識裡就會有一個資訊上的mismatch,那最簡單的解釋就是妳這個人「虛偽」。我覺得這個現象在亞洲中年女性越來越普遍,其實是一種父權社會的結構性牢籠。

同時,也這麼巧地解釋了他們年輕時是黑人搞事范范救火,現在老了變成范范搞事黑人(提油)救火。

范范和黑人。記者黃保慧/攝影
范范和黑人。記者黃保慧/攝影
分享

第二個part,為什麼范瑋琪會被罵這麼慘,在於她罵「狗官」的對象是蘇貞昌,而范瑋琪真的不知道蘇貞昌是誰,或者準確地說,她知道蘇貞昌是蘇貞昌,是(副???)行政院長,但她不知道「蘇貞昌」這三個字的政治意義,可能以為蘇貞昌只是如同中國某省記書委之類的小咖。

傳統泛藍群眾是比較政治冷感的,而很多台灣人,尤其泛藍,其實真的不知道行政院長是誰,因為行政院長不是民選。

所以范瑋琪對「行政院長」,「蘇貞昌」背後的脈絡應該完全沒概念,可能剛好看個中天新聞就貼臉書罵人了。在綠營,或至少鋼鐡英粉的心目中,全台灣此時此刻聲望最高的政治人物前三名,就一蔡英文、二陳建仁、三蘇貞昌,(二和三排名可能並列或可以互換),試著想想看,如果今天被罵狗官的是賴清德或林佳龍,她會被洗得這麼慘嗎?

應該還是會被洗,但應該沒這麼慘,如果罵賴清德,有些鋼鐵英粉搞不好還會幸災樂禍說「誰叫你說要幫助中國,結果現在熱臉貼冷屁股被紅統藝人罵狗官活該」,如果罵柯文哲狗官,搞不好直接變真性情台獨女神,唱片再度大賣都不需要中國巿場。

可見罵誰也很重要,而范瑋琪肯定沒概念,如果知道應該沒那個膽得罪才剛剛大勝聲勢正旺的鋼鐵英粉。

第三個part,應該大家也都知道了,就是范瑋琪這些不知不覺中,意識形態泛藍轉紅統的人,真的以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這個「中國」,只是有些歷史問題還沒有解決,包括證件,法制,稅制,而以後隨著時間應該就解決了。

這當然是黨國教育加紅統媒洗腦,造成國家意識薄弱,國家認同錯亂。

因為接受了(錯誤的)「中國」概念,也就接受了中共那一套,而只要接受了中共的概念,其實中國和台灣之間的差別,沒有泛綠心中想得那麼大,什麼中國是威權,台灣是自由民主,其實沒有這麼明顯。比方說,先想像你自己是一個紅統,你在中國,不可以罵中共,但可以罵台灣政府;但在台灣,你還是不可以罵中共,(不然你就GG了),但你可以罵台灣政府,一模一樣,你在中國沒有罵中共的言論自由,你在台灣也沒有,但你在中國有巿場,你在台灣沒巿場。

台灣唯一的用處是健保,因為大陸醫院不給力,和好住。至於投票權,對不關心政治的人來說有和沒有根本沒差。

范瑋琪。圖/摘自臉書
范瑋琪。圖/摘自臉書
分享

所以范瑋琪會有情緒,因為她是真心替武漢人難過,而大家都是同文同種中國同胞,心裡又有一種「台胞優越意識」,因為過去台灣人只要過去中國都會被捧得很高,所以會覺得台灣很富庶,中國什麼都沒有,所以台灣應該「施捨」給中國,或樂於分享,那當然也不會有什麼口罩出口進口產量等相關概念。

同一時間,其實這些「中國台胞」的優勢在慢慢消失,地位慢慢被根紅苗紅的中國人所取代,台胞只剩統戰象徵意義,以示國家民族團結,這讓這些曾經有很不錯待遇和舞台的中國台胞感到很焦慮,所以會覺得台灣應該要把握任何機會付出更多資源來贏得中國社會的認同,以換得台灣人在中國社會,和中國人一樣的平等地位。那有這種焦慮和意識自然就會有更多過激的言語和行為。

經過數十年的中國殖民,和國共結合,現在紅統和泛綠的狀態,已經變成有一點像日殖大正時期,「內地延長主義」和「台灣民族主義」的意識形態競爭,一個認同帝國,要替台灣人贏得殖民宗主國社會裡的平等位置,一個認同自己的民族國家,要獨立建國。

從這個角度思考,很多紅統派的言論就很合理,如吳宗憲說「人家有臉書,『我們』有微博」,或黃智賢說「我們要一國兩制」,站在帝國主義思考,這些想法「都不是壞人」,都是「真心為台灣好」,那分裂帝國的台獨,當然是萬惡不能原諒。

中國的帝國巿場其實讓很多歐美人士發大財,尤其是美國人,所以這些紅統派真心為台灣難過,為什麼中國人的錢,白白讓白人賺走,我們同文同種的台灣人自己不賺。范瑋琪有美國藉,很多在西方社會待過,但沒有真心擁抱西方自由民主價值,可能又被白人欺負過的華人,其實更容易被中共的(反美帝)帝國主義吸收。

我個人觀察台灣真的可能有數百萬人,活在這種「中國」平行時空裡,對於中共的惡行,對於台海的軍事對立,對於美中的國際情勢,沒有太多的概念。某個程度上,這也是台灣社會去中國化的後遺症,當中國論述出現空白,自然很多人就只能透中共的論述來理解中國。

我覺得站在族群融和,社會和解,繼承殖民,建立國家的基礎上,還是要思考和努力如何把這數百萬人拉回現實裡來。處理紅統媒體是重要的一步,也需要現實生活裡更多的社會互動,避免有特定族群過於孤立,(不然就會更受紅媒影響)。

最後我還是必須指出,我覺得戰范瑋琪學歷和英文是沒有必要的。

即使她過去做出高於自己應得的人設,那也是因為台灣就是一個極度右傾的社會,就是吃留美講英文好棒棒這一套。如果不認同這樣的價值觀,還去笑人家的英文,幫人家的貼文改考卷,也是一種語文優越主義,亞洲人對英文的使用本來就很克里歐化,知名足球教練Mourinho在英國,每次用英文受訪常常英文文法都錯,但他還是繼續講也受英國人喜愛,我覺得台灣社會應該移向多語和多元標準的環境,而不是一直再強調中文標不標準,英文標不標準。

另,可能更重要的是,我真心覺得不要高估任何人的精神強度。

人類的精神狀態有時真的非常脆弱,我可以理解有些人可能覺得動不動拿自殺,還是精神衰弱來擋真是煩,但我必須要說,寧可往過度厚道的方向去,也不要過度用力攻擊,因為若當真有什麼憾事發生,真正難過的不是離開的那個,而是留在世上的那個。

我們自己良心會知道,我們的文字曾經造成一個人的離去,而這個東西會跟著我們一輩子。

當然,我們也可以說服自己推掉責任,覺得是她太脆弱和自己,其實沒有關係,但當我們這麼想的時候,我們其實也就和中共一樣,離惡非常近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