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是底線,所以不能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暴力不是底線,暴力是底褲。(香港加油?)

香港加油?那是我數月前也說過的口號。我發表過支持香港示威的言論,幾乎參加在吉隆坡撐香港的集會。現在我不敢隨便喊口號了,不是不支持民主,不是不反對霸權,而是怕聽的人搞不清楚我到底在為誰加油 -- 我絕不是在為汽油彈加油。

在香港初時的集會相對和平,數十萬人走在街頭,情緒高漲,難免會有人失控,發生一些暴力事件。媒體會放大報導乃正常操作,因為流血、火燒的畫面總比靜態的人潮來得吸睛。中國大陸必須妖魔化港人的民主訴求,也是意料中事,把示威者一律標籤為暴徒。有壞人就要有英雄,故事才完整,在中國媒體大一統的說法中英雄是港警,比方說專訪因葵涌警署衝突成名的「光頭警長」劉澤基,邀他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慶祝大會,把他捧成超級英雄的樣子就是了。

「六一二事件」半年,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昨晚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主題為「一二一二,齊上齊落」。 (路透)
「六一二事件」半年,香港反送中示威者昨晚在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集會,主題為「一二一二,齊上齊落」。 (路透)
分享

人性本善,我不相信暴力行為是本意。警民衝突持續多月,中共政府吹捧警方,也是使得暴力衝突越來越劇烈的原因之一。警察也是人,有情緒、有尊嚴,需要被認同。本來矢志保衛的市民,變成每日攻擊自己的「敵人」,執行任務之際還得面對全球媒體批判,如果這時候有一把魔音在不斷稱許自己,能不聽嗎?市民都變成魔鬼了,破壞公物、拋汽油彈,甚至自製弓箭攻擊警察,在如此緊繃的心理狀態下,警察開槍是遲早的事。

人民也把警察認定為魔鬼,遂生成暴力的惡性循環。

這種憤怒不只針對警方,連所有支持警察、中共的異議者都被當作十惡不赦的敵人,甚至可放火燒之。要爭取的民主本就應該包容不同的思想和言論,然而當政治立場變成類似宗教的狂熱以後,就沒道理可說了,有些人甚至能做出像放火這樣泯滅人性的惡行。

暴行的消息流傳起來比任何和平示威都來得快和廣。原本同情示威者的人,因為在媒體上「只」看到暴力行為,從此噤聲,甚至改變立場,因為根據他們的說法「暴力是底線」不可逾越。

舍吉亞.坡坡維治和馬修.米勒在著作《革命藍圖》中談到,縱觀歷史,暴力革命帶來的轉變往往不持久,和平抗爭促成的改革通常相對穩定。為什麼呢?

因為暴力總是會讓人反感和害怕,以致人民不敢參與,外人不予認同;和平抗爭才能招攬更多參與者,共同改革,並維持改變之後的局面。一部分港民的暴力行徑,動搖了原來的支持者,削弱了國際上支持民主運動的聲音,十分可惜。而這些支持者的沉默,讓親中派的聲量更高、其同溫層內共鳴更盛,這現象在馬來西亞尤其明顯,在香港相關新聞底下的留言中充斥「射殺學生」類的語言暴力,撐港者像面對四面楚歌,更不願意發言,以免惹來霸凌。

於是在外人看來,馬來西亞果然還是膠產國。

香港事件分化馬來西亞華人的程度,超乎我原本的想像。親中和撐港兩種立場,像支持不同球隊那樣,變得水火不容。

兩種立場都是立場,姑且不論誰對誰錯,但兩者皆走向極端,兩邊全無中間對話的緩衝區,就很不健康。親中的認為中國是完全的對,可以殺人放火;撐港的容許示威者不擇手段,可以毀橋封路。只要平心靜氣理智思考,就明白兩邊都不可能絕對正確。

大馬華人親中的理由,很多人談過,我不打算再深論。生活在民主國家,會支持中國的立場,一為情感,二為利益,和理智、正義無關。某友談起一日和長輩在茶餐室,長輩惡言譴責香港學生。當時有一中國人在旁用餐,默默無言。長輩說到劇烈處,對一旁的中國人說:「應該開槍把鬧事的學生都打死!你說對嗎?」

中國人只淡淡的回了一句:「不是每個中國人都盲目愛國。」

這是什麼意思?可圈可點。他在說也有支持香港的中國人嗎?還是在說:連中國人也未必反對香港,你這馬來西亞人在幹嘛?可是長輩就像一般的狂熱分子,耳朵會自動過濾不中聽的聲音,繼續說他要說的。某友也不打算和長輩在公眾場所頂嘴,所以在那茶餐室裡只有一種聲音,那位中國朋友也只能聽到那把聲音,這聲音應該會響亮到飛越南中國海,直達北京。在馬來西亞辦的撐港集會,中國大使館居然主動對本國華團施壓,氣焰逼人。

他們可以這麼做,因為從表像看來大馬九成華人都站在中國那邊。

我們需要另一邊的聲音,這聲音不是用來說服親中派的(因為不可能,膠之所以為膠因膠著也),而是要製衡,讓世界知道有想法不一的群眾存在,莫讓強權為所欲為。本來支持香港卻又因為暴力而噤聲的朋友,或許應該這樣想:原本支持香港的理由是什麼?是因為認同自由和民主,是因為香港人民應該擁有追求自由的權力。暴力行為出現,是一部分人用錯方法了,但這個民主的宗旨並沒有改變。你只是不認同部分人的方法,並不是否定他們的大方向。

暴力是底線,所以不能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暴力不是底線,暴力是底褲。

如果可以,我也想衣冠楚楚的出門,只穿底褲上街多難看。可是啊有人用強權扒掉我自由的褲子,我只好穿著底褲去討回我的褲子。我知道穿底褲滿街跑是不體面的,但是我沒了褲子。你可以譴責我,幹嘛不花點心思先找報紙、毛巾圍著下半身?但不能否定我追回褲子的行動。

親中狂熱派開口閉口要打死穿底褲滿街跑的人,明白事理的人如果不聲援一下沒褲子穿的人,就會讓脫別人褲子的強權徹底贏了。我不是在為汽油彈加油,我是在為追求民主的人加油,為維護人民自由和權力的人加油。把褲子還給他們!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