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香港警察朝手無寸鐵的青年近距離開槍,現實裡的惡,比我們以為的還要太多

從小時候就開始閱讀很多歷史故事,納粹德國如何屠殺猶太人,日軍在中國和東南亞的暴行,那時候被教育成,知道這些歷史是重要的,因為人類曾經走了歪路,曾經因為某些原因,而失去了人性,而成為惡的集合。

但那是個樂觀的時代,我們曾經都以為,我們吸取了這個教訓,我們知道了這些事情,我們會往前走,那些可怕的事,不會再出現在人類的歷史上。

然而我們現在都知道世界並不是如我們以前所想像,現實裡的惡,比我們以為的,還要太多太多。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分享

警察朝手無寸鐵的青年近距離開槍,應聲倒地,居然有人鼓掌,居然有人說「警察正常發揮」,「做得好」,或為了維持自己所相信的立場,去扭曲和合理化暴力的使用。

然後我們明白了為什麼小時候讀過的那些事情會發生,因為有很多很多的人,真的是沒有把其他的人當人,也不在意他人的死活。

這其實令人難過,因為這讓人性變成一種單向的付出,有些人遇到無論誰跌倒了,多不認同對方都好,還是會拉他一把,但對方卻可能是殘殺自己,毫不猶豫。

生而為人,最大的不平等,莫過於此,原來,我們不是都有人性的。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分享

如果我生於香港,如果我年輕一些,我可能就是中槍倒地的那個,或會堅持在大學裡,守著那面舉起的,自由民主的旗。

應該一起承擔的苦難,由年輕的香港人替我們承受了,實在很難無動於衷地無視這些,只顧過著自己安逸的日子。

願我們一起相信和堅持,良善的力量,終能戰勝邪惡。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