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日子」是否造成民粹興起?民粹主義者要去哪裡找選票?

針對民粹主義,檯面上還有許多結果相左的研究,而異中求同的一個普遍共識是:正如同財富分配不公的情況,個人經濟困境也不會提高民粹主義人士的支持度。以二○一六年為例,絕大多數把票投給民粹主義人士的選民,實際上是針對政策、文化或價值觀(尤其是移民)等議題做出選擇,而不是憂慮經濟問題。這其實並不令人意外:如我們到目前為止所看到的,個人經濟困境不太會是引發民眾動員的原因,對投票決定取向上也沒有太大的影響(當經濟衰退時,選民是懲罰政府在治理國家經濟上的無能,而不是以自己的荷包來決定投票意向)。

話雖如此,群體的經濟困境對提升民粹主義份子的支持度,確實有很大的刺激作用。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分享

近年來的研究發現指出,高失業率、低收入、受到全球化影響較鉅的國家,比較容易讓選民決定票投民粹主義份子(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美國的州郡如果「死於絕望」的人比較多(例如濫用藥物而導致的早死),選民則比較會把票投給社會主義人士。一項極具影響力的研究顯示,在美國,「因中國進口的競爭之下使得失業率升高」的地區,較多選民會支持社會主義的茶黨候選人。英國脫歐公投與歐洲選民支持社會主義政黨,也得出類似的研究結果。

這些研究結果,與我們在本書內讀到的案例吻合:政治多半是團體的行動,而對政治的反應多半是對群體待遇的感覺投射。在群體中有人生活過不錯,有的則過不下去。無論個人的處境為何,只要選民所住地區(以及假設上他們所認同的群體)經濟陷入困境,這些選民就比較容易投票支持民粹主義者。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左二)。記者陳正興/攝影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左二)。記者陳正興/攝影
分享

民粹主義者要去哪裡找選票?

黃金法則是:民粹主義者會獲得忿忿不平的社會群體之大力支持;因為民粹主義者經常得仰賴政治上的動員,亦即藉由大批湧上街頭的民眾參與政治,才能站在這股浪頭上趁勢取得權力。在裴隆的案例中,他的靠山是 descamisados,即阿根廷的工人們,以及迅速擴張的工會成員,加入工會能有效幫助這些工人由原本的弱勢群眾,成為強大的群眾運動。

裴隆和艾薇塔也提出女性享有投票權的主張,並鼓勵女性出來投票。其他拉丁美洲的民粹主義者所提出的政策有:把投票年齡降低至十六歲、廢除「需具讀寫能力」的投票門檻、將投票規定成為國民義務等。前述每一項政策,都可讓民粹主義者動員出新的社會群體,讓他們參與政治。前述每一項政策都可以讓民粹主義者依靠那些以前不投票的人,把選票投給自己,讓自己繼續握有政治權力──正如英國脫歐的情況一樣,借助以前沒有投票習慣的選民,改變了公投結果。

人稱裴隆是「史上最純」的民粹主義者。民粹主義屬於罕見的政治意識形態,因為民粹主義的中心思想空洞,對政策缺乏論述,並將政治重心都放在鼓動民眾反抗現有體制。像裴隆這麼精純的民粹主義者,儘管對政治體系做出強而有力的批評,卻不著重於其所屬黨派在政治上左派或右派的區隔。

他曾說:「裴隆主義沒有派系之分,有人說它是走中間路線的黨派,這是天大的錯誤。一個中間的政黨,就像左派或右派政黨一樣,都是有派系之分的,對此我們是完全反對的。」這番話聽起來像是一派胡言,可是在裴隆的案例中,是正確無誤的。他獲得的支持不只來自工會,還包括社會各個族群,最後極左和極右派都不約而同相挺(駐阿根廷的美國大使館還因此深感困惑,宣稱裴隆既是共產主義也是法西斯主義份子)。

這樣說來,民粹主義聽起來棒極了,至少是個必勝絕技。如果說走民粹主義路線能夠橫掃所有政治派系的支持,那為何不每個政治人物都變成民粹主義者呢?原因是,民粹只有在特定的狀況下才會生效,像是當許多人不信任政治體制內的政治人物時,或當社會出現忿忿不平的群體可加以動員的時候。

再者,走民粹主義路線是有代價的。舉例來說,社會主義的政權容易起內鬨,這乃是不變的道理。政治人物如果從政策立場各自不同的團體汲取支持,尤其是若團體本身的支持者相互怨恨的話,會帶來不幸的下場。例如美國總統川普的政權結合「支持全球化」與「強力反對自由貿易」的領袖,這樣的組合對執政者而言絕對不好應付。裴隆的政府也面臨類似的問題,對此狀況他仍打起精神表示:「我只有在quilombo(意指倉庫)裡才能把事情處理得最完美。」這是白話的表達方式,quilombo 意思是混亂的環境。

最後一項黃金法則是:民粹主義者傾向忽略既有的政治行為。

例如,民粹主義者的行為不拘小節,時而有話直說,有時甚至很粗俗(泰國的塔克辛則是傲慢)。也就是說,民粹主義者用自己的個人風格當武器,來抨擊他們反對的政治體制。裴隆的措辭也許不像塔克辛那般無禮,也不至於像川普的推特那樣脫序,但是一旦上任執政,裴隆改變了阿根廷政治的規則。最顯著的就是他把自己的個人生活攤在大眾眼前,而他的妻子很快形成獨樹一格的政治力量。

看更多 遠流出版《民粹與政權的覆亡:如何擺脫重蹈覆轍的歷史》

圖、文/遠流出版《民粹與政權的覆亡:如何擺脫重蹈覆轍的歷史》
圖、文/遠流出版《民粹與政權的覆亡:如何擺脫重蹈覆轍的歷史》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