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地緣政治下的民主人權

地緣政治下的民主人權

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於二○○九年二月出訪中國,當記者問到西藏、台灣和人權事項,她答覆道:「我們對於那些議題的堅持,不能有礙於全球經濟危機。」

希拉蕊。(美聯社資料照片)
希拉蕊。(美聯社資料照片)
分享

假若此次危機證實了經濟是新的必要事項,那麼民主人權就是經濟或能取代、勝過的其他地緣政治要素。希拉蕊的盤算(由她的公開招供構成)意味著中國大獲全勝,不僅西藏和台灣的情勢未受質疑,而且表述的理由出自美國的脆弱而非戰略。「那些議題不能有礙於」,因為美國歸類此兩地具有可忽略的地緣政治重要性;他們被看待且充分揭露為次要、附屬地位。

相反地,由於將「一個中國」政策視為必要,中國認為西藏與台灣是毫無談判餘地的關切事項。

然而就在同一年,美國對亞洲他國展現其行使更負責任且有效手段的能耐。美國選擇在一九九○年對高壓的緬甸實施經濟制裁,且於二○○九年的政策評估後撤銷。一九九○年中國的經濟實力有限,而美國在緬甸的其他利益微不足道,使制裁成為地緣政治上合理的政策。二十年來中國在緬甸的勢力迅速增長下,制裁延續的時間已超越其具爭議的效力,且變得產生反效果。美國的地緣政治盤算需要更加介入且細緻的緬甸政策,也讓民主人權更有進步的機會。

泰國總理帕拉育。(美聯社)
泰國總理帕拉育。(美聯社)
分享

泰國在此盤算裡的地位於過去數十年間大幅變動,在某部分上造成此地民主人權的推遲與衰退狀態。冷戰期間,「自由世界」(the Free World)多在指涉資本主義而非政治權利,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也常在共產主義陣營找到擁護者。坐擁可觀的美國援助,泰國始終成功打壓國內與日漸滲透的共產主義,但是直到冷戰於一九九二年終結前未曾經歷自己的「泰國之春」。

事實上,泰國在反共主義上的勝利,是仰賴於其獨裁與政治鎮壓,這同樣也受到美國的援助與支持。

(美聯社)
(美聯社)
分享

在一九九二年與一九九七年的金融危機之間,泰國的擁抱民主人權僅獲美國的有限投入,當時共產主義久已退避成不再尋求輸出的意識型態。美國的反恐戰爭在泰國形同一部分的冷戰再臨,民主遭到遺棄,不法活動與違反人權卻反而成為雙方的表徵。而且自泰國的二○○六年政變後,美國在泰國的活動無論採取何種取向(較不傾向將其「外交政策核心價值」視為地緣政治要素),皆欠缺關聯與一致性。

中國的做法並非如此。從塔克辛時代之初開始,相對於常見的評判,他們對泰國的態度集中於治理和權利議題。中國確實鮮少批評其他國家損害民主人權。然而其沉默既響亮清晰,並且意義非凡。在最低限度上,沉默代表對威權主義的理解與接受,最糟的情況則代表認可與支持。更重要的是,其他威權國家逐漸將沉默理解為更強烈干預的邀請函(而且可能出自中國的盤算)。

儘管中國反覆重申並非如此,它對泰國政變與違反人權的沉默,實則位居「不干預國內事務」的對立面。

中國外長王毅。  路透
中國外長王毅。 路透
分享

同時評估美國對泰國更具條件限制的關係,如此做法顯然符合中國的地緣政治目的。前泰國財政部長功.恰帝卡瓦尼(Korn Chatikavanij)如此描述:「對他們而言,泰國維持威權主義的好處是泰國將失去選擇,只能與中國為友,因為你無法交其他任何朋友,而且絕對無法跟西方民主國家結為友邦。所以那正合中國的心意。」二○○六年以來,美國對泰國的政策既不如二○○九年對中國的做法般明確實務(不計代價介入),也不如二○○九年以前對緬甸的做法般富道德原則(不計代價孤立)。

美國也不應如此,因為這兩種做法皆使民主人權脫離了地緣政治的其餘重要考量。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分享

美國若要在海外重獲且維持對其「核心價值」的可信度,政策必須具有一致性,同時發揮效力。美國拒絕譴責二○一三年的埃及政變極其不利,尤其看在泰國人眼裡,他們批評這相對於美國批評其國內政變不啻是「雙重標準」。而且,除了遭逢悲慘至極的人權與人道情況(此時甚至軍事干預都可能具有正當性),強加「民主黑洞」或「人權真空」等評語同樣是不明智之舉。

當地緣政治的其他所有考量在等待華府發布決策期間消滅,罕能見到民主人權獨善其身、獲得強化。民主人權的形式相當容易滿足,如在選舉與法律層面,但其意義與實質內涵卻凋零。中國潛伏於泰國的威權勢力已使民主受到侵害,美國的教條主義並非答案。考量到中國日漸擴張的全球影響力,美國在一個少有國家真能孤立的世界實施孤立政策,注定招來失敗。

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
圖為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美聯社)
分享

若要革新對泰國的政治、外交、經濟與軍事涉入,美國必須開始跟中國競爭意識型態的影響力。美國必須開始跟中國人一樣看待泰國的治理與權利:具有真正地緣政治重要性的事務。這代表發布更關鍵的聲明,屬於適當的手段、並非長期戰略。不再只是呼籲泰國領導階層採納民主體制與尊重人權,美國必須說服並展現這麼做對泰國有利。借用一位美國官員最近的發言,美國不能堅持「只對泰國人抱有更高期待」。在二十一世紀,美國人必須對自身懷抱更高的期待。

看更多 馬可孛羅《泰國: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戰場,在夾縫中求存的東南亞王國》

圖、文/馬可孛羅《泰國: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戰場,在夾縫中求存的東南亞王國》
圖、文/馬可孛羅《泰國:美國與中國間的角力戰場,在夾縫中求存的東南亞王國》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