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共產黨的衰亡/一場幾乎不為世人所知的內戰

將近四十年間,一場幾乎不為世人所知的內戰,已經撕裂緬甸。

緬甸的少數民族組成國內四千萬人口的百分之四十,持續為了爭取自主而戰;某些族群甚至希望尋求脫離。從一九八○年起,以泰國清邁為基地,我持續報導這場內戰,也數度探訪泰緬邊界的的反抗軍營地。

一九八一年的一次採訪中,我遇見了當時擔任撣邦軍(Shan State Army)密碼員的森倫,這是緬甸少數民族撣族的游擊隊。兩年後,一九八三年二月,我們結婚,她也脫離叢林生活,變成一名攝影師。我們一起採訪報導泰緬邊界許多武裝反抗團體,包含克倫族(Karen)、克倫尼族(Karennni)、孟族(Mon)與帕歐族(Pa-O)。

緬甸西北村落中的那迦男孩;圖、文/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緬甸西北村落中的那迦男孩;圖、文/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分享

採訪旅程精采有趣,但我們心裡總覺得,若真想確認對仰光中央政府來說,緬甸反抗勢力究竟是無關痛癢的偏遠騷擾,抑或有能力在國家未來中扮演合法角色,前往主要反抗團體所在的緬北地區一探究竟,勢在必行。

曾在撣邦軍六年,森倫比我更能掌握國家內部的複雜情勢。即便如此,她也未曾進入克欽獨立軍掌控的克欽邦。緬甸的克欽人數雖然只有一百萬左右,卻廣泛認定是擁有長久驕傲傳統的武力民族,如同尼泊爾的廓爾喀人(Gurkhas),兩次大戰期間都服務於英軍之下。克欽人的反抗運動一般認為是緬甸少數民族軍隊中最強大的,擁有將近八千名武裝士兵。

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外國記者曾經進入他們的領域。

當時還有強大的緬甸共產黨,上萬名部隊占據撣邦東部緬甸中國邊境上兩萬平方公里的廣大區域。一九四八年緬甸脫離英國獨立後不到數個月,緬甸共產黨就舉槍反抗,這是世界上最後僅存的共黨武裝反抗運動之一。

我們離開曼谷前就意識到武裝反抗團體正在醞釀一次重大聚首。泰國邊界上所有反抗團體都預備長途跋涉到克欽反抗軍總部芭蕉(Pa Jau);克欽人邀請民族民主陣線(National Democratic Front)旗下各成員前往北方策略重地共同商討局勢,民族民主陣線是由克欽獨立軍、撣邦軍與七支同盟反抗軍組成的組織。甚至有謠言指出,將成立柬埔寨式的反抗軍聯盟,包含民族民主陣線中的民族團體與意識型態上的對手緬甸共產黨。多年來,甚至幾十年來,緬甸內戰深陷泥沼;反抗軍內部四分五裂,無力對仰光中央政府形成一股統合的威脅力量;而緬甸政府軍雖有人力與傳統武器上的優勢,也在各處戰場疲於奔命,未能取得全面勝利。

從緬甸側瞭望的那迦山地群的帕特開山脈;圖、文/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從緬甸側瞭望的那迦山地群的帕特開山脈;圖、文/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分享

預期情勢將有重大發展,我們決定在這個時間點前往緬北。我們希望趕在民族民主陣線代表團之前抵達芭蕉。

我們花了幾個月時間研究地圖與舊旅行紀錄,多數是二次大戰期間留下軍隊從印度進入克欽山區的最後一批紀錄。

最後發現我們沒有其他選擇。

看更多 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圖、文/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圖、文/馬可孛羅出版《直擊緬甸內戰現場:一部穿越印度、緬北到中國的2275公里採訪實錄》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