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基/我為何「反反送中」?

近日讀了聯合新聞網《鳴人堂》的文章《臺灣就是太自由?那些「反反送中」臺灣人背後的故國情懷》,讀完感觸頗深。

我與此文作者「吳忻穎」都是外省第二代、第三代;我父親與作者父親還是同鄉,作者也是我素來敬佩的、有良心、有愛心的法律人,但是這篇文章的論點,抱歉,我實在難以苟同。

隨國民政府來台灣的祖父母,因為思鄉而活在超脫現實的中國夢裡。 圖/路透社
隨國民政府來台灣的祖父母,因為思鄉而活在超脫現實的中國夢裡。 圖/路透社
分享

作者認為那些「反反送中」的外省第一代、第二代,是因為「背後的故國情懷」,具有「大中國」的眷戀與想像,恐怕是過於簡化這些「反反送中」群眾的複雜心理。

支持「反送中」的外省第二代,包括投綠的梁文傑、王定宇、陳師孟等人,他們不但沒有眷戀「大中國」反而痛恨中國;而外省第三代、第四代,受過李扁的台獨、去中、反中教育,成為了綠營長期培養的「天然獨」,他們不但反中、否認是中國人,甚至仇恨中國!

懷著「大中國」情懷的老一輩外省人,大都已經凋零殆盡;活著的,也都是90歲左右的耆老,已經無心無力過問政治。而較為務實的第二代、第三代,年少時受過兩蔣的愛國教育,以「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為榮,台大校訓還是「敦品力學、愛國愛人」 呢。 在我們這一代人心中,愛國就是愛中華民國,從來不會感到為自己的身分(Identity)感到迷失徬徨。

但是再年輕幾代,他們為自己的身分感到困惑,不知自己究竟是台灣人、中國人,還是中國台灣人?天然獨喊著自己「國家」自己救,那個「國家」還是「中華民國」嗎? 而「這個國家」的總統,從不承認她是中國人,出國訪問也不承認她的身分是中華民國總統!

民進黨企圖將台灣與中國文化臍帶一刀切,重塑一個「南洋海島文化」來取代中華文化。再經過民進黨精心修訂過後的《課綱》,把台灣人祖先的根,從中國土地移植到海島上,讓未來的年輕人與中國的距離,不只是隔著台灣海峽,簡直比浩瀚的太平洋還要寬廣!

這就是多數外省第二代、第三代為何「反反送中」的道理,不是因為懷有「大中國」情懷,而是不願讓民進黨利用「反送中」為藉口,行反中、台獨之實,兼作騙取選票的工具,就是犧牲了台灣的安全、兩岸與台港關係也在所不惜!

我們這一輩多數到過中國大陸旅遊、工作、做生意,對中國政府的理解,會比只浸淫在台灣司法界工作的作者,更了解中國政府的優點與缺點,也理解台灣自身的優點與缺點;對舊港英政府對台灣人的無理不友善,更有切身之痛,也理解香港人希望爭取更多的政治及司法自主權,我們同情,但不支持有些港人受到美台政府的暗中支持,而採取暴力方式攻擊警察。所以我們「反反送中」,絕對不能與「大中國情懷」劃上等號!

身為法律人的作者更應該理解,《逃犯移送》修法,可以補足台港缺乏正式引渡條例之不足,可以要求引渡在台灣犯罪潛逃回港的犯人。但是硬是把「反送中」暴動當成港人「爭取自由民主」高貴行動,不但模糊了焦點,拋棄了司法正義,更讓犯人有藉口躲在香港逍遙法外,實在不該是懂法律的法律人所當為。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