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國」問題在於「中國」不夠「中國」?

近日有很年輕的馬來西亞華人同學,和我說他熟讀中國歷史,熱愛中華文化,我覺得非常好,讓我也想分享一下我的理解。

對我個人來說,「中國」是一種理想,一種概念,一門學問,一種價值。

在「中國」這個概念面前,要適度抱持謙卑。「中國」作為一門學問,一輩子也學不完。像余英時那樣,年輕時師從國學大師錢穆,一輩子研究中國,到能說自己在哪裡,「中國」就在哪裡,那是很高的境界。「中國」相關的學問,或稱國學,或稱漢學,又或者在當代可能要政治正確地改稱華學,所有華人或多或少,應該都懂一點,有些人覺得很重要,有些人覺得不大重要,一個人的程度和素養,大概就意謂著他和「中國」真正的距離。

傳統「中國」的世界觀,「華夷之辨」是一個重要的概念,「華夏」對應於「夷秋」,有「四夷」所以有「中華」,在現實裡就是遊牧民族和耕作民族之間的關係。「中華」表現的是一種文化上的優越性,一種傳統和保守主義的極致,講究的是「仁」,「德」,「禮」,「華夏」面對「夷秋」,是用文明感招,而不是武力征服,不然是「不仁」和「無德」。「華夏」的魂是漢字,因為漢字所以不同地區不同語言的人可以讀得懂彼此,後人讀得懂前人所書,因此歷史,文學,和哲學的脈絡,可以傳承成為傳統。

古人信「天命」,所以統治者是「天子」,有政教合一的味道,因此「封禪」和「祭天」是國之大事,歷代統治者或朝代更替,是天命傳承而成「道統」。「中華」是一種優越性,一種理想,但現實裡耕作民族面對遊牧民族時,在武力和軍事上總是處於很大的劣勢,因為在冷兵器時代,有快速移動能力的騎兵是很強力的兵種。

即使在有強大中央政權的漢朝,面對北方的匈奴也是敗多勝少。

在西晉崩潰之後,五胡入華,「夷秋」大量移動入中原地區,到北魏孝文帝實行漢化政策,實現遊牧民族和耕作民族​的融合。南北朝最終歸於隋唐,開始了北方總是以武力統治南方,南方以文化影響北方的歷史趨勢。隋唐的皇帝都有胡人血統,所以得以用「夷秋」的武力維持龐大的帝國版圖,將「中華」的文明傳播到更遠的地方,此後不止東亞大陸,日本,朝鮮,越南,也都有「華夷秩序」的世界觀。

唐帝國的崩潰結束政治了上的胡漢融合,漢人重新建立的宋朝己經失去了北方的屏障,但契丹遼國因為高度漢化,所以仍受到「中華」​史家的高度肯定。女真的金國的漢化程度較遼國為低,蒙古帝國更對「中華」產生巨大的衝擊,漢民族在東亞大陸史上第一次亡國,成為蒙古帝國的殖民,為了延續道統,因此稱蒙古帝國對中原的統治為「元朝」,而東亞大陸從此成為世界史的一部份。

漢人後來重建了明王朝,基於「華夏」精神延續南朝傳統一開始定都於南京,但很快基於政治和軍事上的需要移都於北京,顯示已無力維持唐宋時的華夏秩序。明王朝初期躲過了帖木兒帝國的東征,(帖木兒死在路上),後多次敗於蒙古,後期與蒙古和女真在東北勉強打個三足鼎立。

軍事上的現實和心理上的「中華正統」其實已經差距很大。

聶遠在「延禧攻略」扮乾隆。 圖/八大提供
聶遠在「延禧攻略」扮乾隆。 圖/八大提供
分享

後清兵入關,漢人再度被殖民。清帝國一方面對漢人實行殘酷的殖民統治,「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大興文字獄,另一方面,還是延續了華夏秩序的中華道統。康熙帝和俄羅斯簽訂尼布楚條約,「中國」的概念產生了質變,第一次成為國際秩序中的「國家」概念,(而且此條約還是只有俄文和滿文,沒有漢文版本)。

鴉片戰爭以後,華夷秩序史觀開始崩潰,武力打不贏人家,「中華」不是沒有經驗,還可以接受,(宋代以後都是如此),但面對進步的歐美文明和西方列強,「中華」對自己的文化優越性都開始強烈懷疑,從一開始只是要「師夷之長技以制夷」,「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自強運動,到更激進要「變法圖強」的維新運動,到民國成立後中華自信心完全崩潰,要打倒「舊學」的新文化運動,自此西學東漸,「中國」知識分子開始大量擁抱西方的各種哲學思想,從民族主義,共產主義,自由主義到法西斯主義,「華夷」自此成為「中西」。

中共建政70年票選國花,意外引發中華民族認同之爭。圖為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蔣介石(左)與毛澤東兩人簽訂國共兩黨「雙十協議」後合影。圖/摘自網路
中共建政70年票選國花,意外引發中華民族認同之爭。圖為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蔣介石(左)與毛澤東兩人簽訂國共兩黨「雙十協議」後合影。圖/摘自網路
分享

國共兩黨將「中國」的概念從古人的華夷世界觀和道統,變換成清帝國始國際秩序中的民族國家概念,成為今日大家所知道的China,造就古代「中國」作為一種文明理想,和今日現實裡的中國,有無比的巨大落差,「中國」有世界上最豐富的文明文本,但卻有最少的文化貴族精英去守護和傳承「中國」的傳統價值,蒙元,滿清,五四,中共文革,台灣扁政府去中國化,都去除或打擊了一批舊學的傳統文明菁英。

因此今日的「中國」問題在於,「中國」不夠「中國」,理想中的「中國」,以仁者勝,以德服人,以文興邦,不會強調一點都不能少,不會動不動就被冒犯,不會壓迫和剿滅少數,此非華夏之道。

「中國人」經歷了一百多年,還沒有從鴉片戰爭後的受害者情緒中走出來,古人「中華」的優越性,只是為了守護文明的傳承,更接近一種宗教上的道德觀,卻被今人錯植為血統論和極端民族主義意識,這個錯誤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就犯過了,正因為那時的日本錯誤的挪用「中華」「神州」的概念,覺得自己種族上優於其他亞洲民族,才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

理想中的情況應該是,中華文明,或中國作為一種理想,不應該為一個民族主義國家所壟斷,應該有不同的國家,來競爭誰更文明,誰更中華,如同不會有任何國家壟斷基督教文明或伊斯蘭文明一樣。

因此,如果熱愛或忠於理想中的「中國」,更應該勇於批判現實裡走錯了路偏離華夏之道的「中國」,同時加強自己的國學學問,比「中國」更「中國」,這樣世界才會有更好的發展,我們才會離「中國」的理想更近。

以上個人淺見,和熱愛中華文化的年輕馬來西亞華人朋友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