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切勿把解放軍鎮壓香港當成選項

看到香港局勢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收場,尤其訴求複雜化,從最初單一的撤回修例,擴大到要求北京正式撤回條例、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人士、立即實施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雙真普選等五大訴求,簡直跟太陽花學運如出一轍!問題是習近平又不是馬英九,兩岸政局不同,太陽花學運怎可能重現於香港呢?這種談判模式絕對會失敗,要是引發更進一步的混亂,只有想火中取栗的人會高興而已,而且會演變成港府、北京、港民三輸的局面!

對此,筆者必須強烈呼籲:切勿把解放軍鎮壓香港當成選項!

港媒:出動解放軍 亂局未必能平 路透社
港媒:出動解放軍 亂局未必能平 路透社
分享

為何許多人對香港局勢有不祥預感?因為港澳辦口徑是「已經構成嚴重暴力犯罪,並開始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對香港法治和社會秩序的粗暴踐踏,必須堅決依法打擊,毫不手軟,毫不留情」,面對恐怖主義還能退讓嗎?面對恐怖份子能談判嗎?這難道是要解放軍入港鎮壓嗎?

不客氣的說,解放軍入港鎮壓絕對是最愚蠢的決定,連「下下策」都說不上,因為「軍隊鎮壓」絕不能當作「選項」之一。

固然現在香港局勢混亂難解,但也必須耐心去解,筆者於將近十年前就提過一個故事談論武統:

西元前300多年前,雅典的伊索格拉底說「讓我們把戰爭帶給亞洲,把財富帶回希臘!」,馬其頓的國王亞歷山大做到了!他從開始進行侵略到結束也不過花了十幾年,就建立了橫跨歐亞非的大帝國。

公元前334年,亞歷山大打敗波斯後到波斯藩邦Phrygia首都「戈迪安」(Gordium),神廟有個「戈迪安繩結」,預言說誰能解開它便可統治天下。 亞歷山大發現結複雜的連繩尾也找不出,他便一刀把結劈開,後世把「cutting the Gordian knot」說成用簡單的方法解決極複雜的難題。

但在西元前323年6月,亞歷山大得急病死亡,三十多歲的他沒有接班人,王位鬥爭中,母親、妻子與兒女都被殺死,亞歷山大帝國分裂,只存在13年。

文學家在他的墓上寫道:他活著的時候,全世界給他都不夠。他死的時候,一阫黃土就夠了。

筆者提這個故事勸諫武統者的原因是:用簡單的方法解決極複雜的難題,其實不見得真的把問題「解決」了。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美聯社
分享

或許北京想要「一勞永逸」或「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但「一棒子打死」的絕對不是「港獨」或「民主派」,而是讓中國發展與人類文明重大的倒退。

筆者認為,從北京的角度來說,香港無論水、電、飲食、觀光業全都仰賴中國大陸甚深,至於金融業根本是建立在以中國大陸內部企業對外募資與交易的重要前提之上,香港根本「跑不了」,北京根本沒有必要「窮緊張」。

若從香港的角度來看,人稱「經濟獨立是人格獨立的前提」,食衣住行乃至「財源」都要仰賴你們所謂「內地」的廣大腹地,怎有底氣講話大聲呢?

斧底抽薪之計就是讓東方之珠離開中國的視野,大陸不要圖香港的好處,香港不要跟大陸太密切,正所謂「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反送中」民眾昨(12)日癱瘓香港國際機場,下午4時過後的航班全數取消。圖為原先只限持機票旅客才可進入的離境大廳已被「反送中」民眾占滿。 路透
「反送中」民眾昨(12)日癱瘓香港國際機場,下午4時過後的航班全數取消。圖為原先只限持機票旅客才可進入的離境大廳已被「反送中」民眾占滿。 路透
分享

港府對這個運動並非無解決之道:首先要降低港警與民眾的衝突,其次讓這些群眾自由發表意見與遊行,就算他們癱瘓香港也要容忍。2014年太陽花學運最高峰是3月30日的凱道遊行,總指揮林飛帆宣稱有50萬人上凱道,演說中請大家到立法院排班,詎料隔天來的人數稀稀落落,林飛帆都趕緊在臉書上po文說「欸,你們真的有來排班嗎?」,要不是後來有下台階,馬英九讓太陽花學運對立法院「佔好佔滿」的最後就是其他市民對太陽花也產生反感,讓抗議方有宣洩管道亦不失為解決之道。

總之,港府、北京、抗議的一方無論何者都應該爭取市民最大的支持,所有的衝突無非是各方面交織而成,雙方都不應該用最「快速」的方法「解決問題」,特別是武力手段!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