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立青/分辨假新聞,在這時代過濾媒體資訊的責任

資訊的來源

最近到處去演講或者分享的時候,有一個問題變得很明顯,是台灣人對媒體有了很深的成見,認為媒體一定有顏色有立場並且不中立,對於這種一看就知道不中立的報導,人們開始討論到底該怎麼辦。

「開媒體識讀嗎?」「都不要相信嗎?」「加註警示嗎?」

其實,我給的回應是「請開始記錄記者的名字」,記下記者的名字,然後開始認真追蹤,這個時代要追蹤媒體從業人員很容易,也很有用,很有意義,你幾乎可以從記者報導開始思考他的文字的可信度,一致性和到底追這個題目追了多久。

我覺得記下記者名字,比背英文單字容易,這也對我現在閱讀媒體起了幫助,例如很輕鬆地可以察覺到某些記者可能接下來還會有後續相關的採訪報導專題可以期待,某記者很可能可以提供很強大的資訊來源,某記者是一個特定領域的權威。

我們可以反問:你有記得記者的名字嗎?還是你真的相信那些「資深媒體人」的頭銜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紀錄記者名字是有用的,這不代表媒體本身沒有公信力,有些媒體依舊很認真的做自己的專題,像是昨天的檳榔文章,就可以說是一個團隊的作品,但這篇文章,就真的該歸功於記者,明顯的出自台灣當代王牌記者鐘聖雄了,他是少數影像圖片文字三種能力都極為拔萃,又能操縱自如的王牌記者,他從前年開始就針對移工議題持續產出,可以預料的到,他還會有移工的報導,再過幾年,很可能是移工資訊的權威。

記住他們一段時間,甚至更久了以後,還可以隱約察覺到「這些消息來源在哪裡?」「這個記者擅長什麼議題?」「我覺得他還會有下一篇這種報導?」而只要這個記者還在第一線,這個方法就很有用,每天記下一篇兩篇有意義的報導,一段時間下來,識讀能力就會變好,而且也會對社會脈動更加敏銳。

未來很可能記者媒體先M型化,一端是超強的王牌專題記者,另一端是線上超快速直播的內容農場。知識這種資源將會變得不再稀有,稀有的是可以過濾並且挑選有意義新聞的人。

這個時代,過濾媒體資訊的責任,很可能最後還是得靠自己,如果你遇到整天只會喊假新聞的人,那就請他說說看他到底有沒有在看記者的名字。

否則他看的根本不是新聞。

延伸閱讀:當移工成為殘工 ││ (全文林立青臉書)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