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領袖」外交政策假象,我們到底想要哪種政治領袖?

若說錯誤的外交決策都是幻想自己是強人、眼光不凡的領袖所為,顯然會令人誤解。

然而,這樣的領袖因為不屑參考某些領域的專家所累積的知識,所以更容易犯下嚴重的錯誤。他們的另一個特色是不肯鼓勵建立在充分資訊下的自由討論,讓政府官員可以毫無顧忌地提出異議並堅持應該考慮其他方案。

整體來說,威權國家比民主國家更容易做出糟糕的外交決策(兩者在國內政策的差距更大),最糟糕的政策是獨裁而非寡頭政權所為,由於沒人敢反對領導人的意見,領導人就會以為自己最有資格做出決定性的判斷。民主國家在制訂對外政策時,外交部長(美國是國務卿,英國是外交大臣)通常很有影響力,除此之外,內閣、內閣委員會、國家安全會議,連同資深部長也會參與其中,儘管各國狀況不同,參與程度也因時改變。

美國總統川普(右)崇拜強人領導,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延任一事,曾說「我認為很棒」。 美聯社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川普(右)崇拜強人領導,對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延任一事,曾說「我認為很棒」。 美聯社資料照片
分享

不過,基於本書先前所提過的種種原因,首相(總理)這個位置在外交政策上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

而那些相信自己的判斷無人能及的領袖,特別容易犯某些錯誤。以「強人」形象自豪,或迫切想打造強人形象的領袖,尤其容易選擇以武力侵占其他國家。戰時領袖比和平時期的首相和總統的聲望更高,雖然這樣的聲望對其他人的性命來說風險也比較高。帶領一個國家走向不必要的戰爭、違反國際法,甚至基於錯誤的認知參戰,或者付出的代價多過帶來的利益,這都可能危及領袖的地位。

根據大衛.歐文的觀察,過度自信和專橫霸道的領袖容易罹患「狂妄症候群」,症狀包括「自戀傾向,把世界看成他們得以行使權力、建立豐功偉業的競技場,而非需要用務實且非關自我表現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的地方」;相信自己要對「歷史或上帝」這類更高的存在負責,而不是對自己的同僚;缺乏探討哪裡可能出錯的好奇心,因而導致「傲慢的無能」,這是因為過度的自信「使領袖不再關心政策的具體細節」。

本章很大一部分會聚焦於民主領袖的外交政策假象,尤其是英國的三位首相張伯倫、艾登和布萊爾。不過,更驚人的假象會在第六章討論過的獨裁領袖身上找到,而且往往帶來毀滅性的後果。當然不是每個威權領袖都喜歡在外交上冒險。有些則專注於鞏固國內的政權,在這類威權國家中,傳承中國文化的政權在經濟現代化這點最為成功。

希特勒、史達林和墨索里尼都算得上對經濟現代化有貢獻,雖然較傾向國防工業,特別是前兩位。這三位二十世紀兩次大戰之間的「偉大獨裁者」有個共同點:他們最嚴重的外交政策失誤,都是臣服於自己的神話所造成的結果。他們漸漸相信自己的天才和不屈不撓的意志終將得勝。無論是獨裁或民主政權,自我意識強的領袖容易愈來愈滿意自己的判斷,不願意聽取反對意見,即使是行政部門內部的意見。他們也會愈來愈害怕別人認為他們軟弱,或表現出軟弱的一面。

看更多 左岸文化《強勢領導的迷思:從林肯到歐巴馬,我們到底想要哪一種政治領袖?》

圖、文/左岸文化《強勢領導的迷思:從林肯到歐巴馬,我們到底想要哪一種政治領袖?》
圖、文/左岸文化《強勢領導的迷思:從林肯到歐巴馬,我們到底想要哪一種政治領袖?》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