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不是寄生蟲 #與難民同在

敘利亞籍庫德族的3歲難民男孩艾蘭・庫迪溺斃,漂流至海灘上的照片震驚歐洲。 圖/美聯社
敘利亞籍庫德族的3歲難民男孩艾蘭・庫迪溺斃,漂流至海灘上的照片震驚歐洲。 圖/美聯社
分享

地球上,被迫淪落為難民皆是來自少數的幾個國家,如緬甸、蘇丹、敘利亞、索馬里亞、委內瑞拉、阿富汗等國家。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截止於2018年底,全世界被迫離開家園的人數已經增至7000多萬人,這也是難民署在歷史上的新「創舉」。

人類是一個群體生活的物種。人類會因為國界、歷史、文化、語言、種族、膚色、宗教、政見、理念、家鄉、時間因素等,自我分治,自我歸類,是人類的天性嗎?生活的舒服圈很自然。但是垂棄和對抗他人也是人類的本質?

人道組織是基於人道的立場,有組織性和系統式的援助他人。廣義上,人道組織可分為三種。有聯合國層次的機構、政府經營的機構和民眾自立的人道機構。沒有階級之分,皆有利弊,職責與專注區塊之間的差別而已。如今,需要援助的群體氾濫的程度非常的嚴重。很多時候,人道組織可以因成立的屬性和方便,把有限的援助資源於需要的援助群體。

約72萬名洛興雅人去年為逃離緬甸軍警暴行,進入孟加拉。圖為孟加拉邊境的科克斯巴札爾難民營。路透
約72萬名洛興雅人去年為逃離緬甸軍警暴行,進入孟加拉。圖為孟加拉邊境的科克斯巴札爾難民營。路透
分享

馬來西亞的狀況

在馬來西亞,國內的人道組織也離不開膚色和宗教的局限,而分道揚鑣。國內的城市地區不缺乏跨族群,跨膚色的慈善組織,如沙亞南地區耕心慈善(Great Heart)、馬來西亞醫藥援助協會(Mercy Malaysia)、馬來西亞寰宇希望組織(Hope Worldwide Malaysia)等。個人觀察而言,類似的組織皆成立在城市區域,志工也集中在財政能力較優越的群眾。

雖然如此,馬來西亞組織性較龐大和志工人數較活躍的人道組織,皆離不開族群與宗教的範疇。華裔社會較熟悉的人道組織有佛教慈濟基金會馬來西亞分會(慈濟)、馬來西亞佛光救護隊(佛光)、阿彌陀佛援助總會(Amitabha Malaysia)等。

馬來西亞人道關注(Malaysian CARE)、世界宣明會(World Vision)、大馬救世軍(The Salvation Army Malaysia)等,皆是基督教和天主教為主人道組織。最後,以穆斯林和伊斯蘭為主的組織則有馬來西亞人道組織MyCARE、馬來西亞伊斯蘭解救組織(Islamic Relief Malaysia,)、巴勒斯坦和平(Aman Palestin)等。雖然如此,很多人道組織是以單一宗教和族群為主的救援團隊,但是往往援助的對象卻是跨族群或多元社會的民眾。

遺憾的,相較於人道工作的努力和付出,在馬來西亞極端兼具有爭議性的人物,如嘉瑪尤諾斯(Jamal Yunos)、黃偉雄(Fridaus Wong)和依布拉欣阿里(Ibrahim Ali)等,更能獲得媒體和大眾的青睞。

關在敘利亞阿霍難民營鐵門內的伊斯蘭國戰士外籍子女,無助向外張望。 (美聯社)
關在敘利亞阿霍難民營鐵門內的伊斯蘭國戰士外籍子女,無助向外張望。 (美聯社)
分享

穆斯林與華裔的難民關注

對穆斯林組織而言,他們是馬來西亞國民的大多數。他們皆很積極的關注巴勒斯坦、敘利亞、也門、羅興亞等的難民事務。不管是政府的合法體制,官方機構,甚至於非政府組織和廣大的民眾都很力挺來自中東區域的難民援助。至於羅興亞課題,基本上大部分的穆斯林群體在理念上憐憫他們的遭遇的,但是在實際上的援助是相對冷漠的。

至於大多數的馬來西亞華裔因歷史悲情和「次等公民」的背景下,所為的援助概念都傾向於華文教育和民間信仰的推動。個人的觀察而言,也許是文化,語言和宗教的因素,台灣,四川和尼泊爾的大地震,更能榮獲華裔的關注。雖然如此,以佛教團體為名的慈濟卻篡改了這種刻板印象。在佛教國家的緬甸政府,迫害穆斯林或羅興亞人的大前提下,慈濟卻以人道的基礎,在十多年前開始援助穆斯林為主的難民。

2015年9月,匈牙利與奧地利邊境地區出現大批徒步的難民。 (路透)
2015年9月,匈牙利與奧地利邊境地區出現大批徒步的難民。 (路透)
分享

難民的未來

喜歡與否,在人類走向人權民主至上的未來時,越來越多被迫害至浪跡天涯的難民。這也導致越來越多的仇外心理,垂棄人道的基礎,排斥難民或稱「外來者」的入侵。這樣看來,人類在民權和民主教育的熏陶下,還得多多努力。

2019年的世界難民日,聯合國難民署宣稱將會有全世界175個城市和有50多個國家,對被迫害的家庭表示歡迎。並提供安全、住所、教育和就業機會。參與的城市包括法國巴黎、烏拉圭的蒙得維利亞、羅馬利亞的布加勒斯特、加拿大的溫哥華、美國的亞特蘭大等。

威尼斯一幅難民兒童壁畫,由班克西在IG上證實出自其手。(圖/擷自班克西IG)
威尼斯一幅難民兒童壁畫,由班克西在IG上證實出自其手。(圖/擷自班克西IG)
分享

你會聲援難民嗎?

他們也是人,也會呼吸。難民不一樣的是多了一份被迫害,被屠殺或不合理囚禁。冷眼漠視才是人類最可怕的武器。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