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藝術市場的價值│作品供應和作品規模──市場要什麼?

作品供應和作品規模──市場要什麼

這種巨無霸藝術家工作室反映了2020年代中,藝術生產的兩個面向:作品供應和作品規模。

若要宣稱「大型」藝術作品是現代社會的現象恐怕不太正確;上百年前的藝術作品如羅馬的西斯汀大教堂、巴黎盧森堡宮內的麥迪奇展廳,或是聖彼得堡的宏偉巴洛克宮殿皆是浩大的工程。然而在今日世界,有不少的因素激發我們對於大型作品的需求。公立機構需要用足以讓人驚嘆的亮點來吸引大眾的注意,新興大型私人博物館則需要有影響力、具代表性的鎮館作品;甚或都市中如雨後春筍般建蓋的大型建築,也需配合製作大型公共藝術。不管是巴黎大皇宮的大型系列裝置藝術展「Monumenta」,或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的渦輪廳計畫(Turbine Hall projects)到藝術家克里斯托(Christo)橫越義大利伊賽奧湖(Lake Iseo)長達三公里的作品《漂浮碼頭》(Floating Piers),都是目前藝術活動文化中需要做「大」的例子。

這種對於大尺碼的胃口,反映在大型藝廊的成長。

例如豪瑟沃斯畫廊位於洛杉磯占地十萬平方英尺的巨大空間,是將一座麵粉廠改建成藝廊、雕塑公園、餐廳及賣店。受邀展出的藝術家就需要製作符合空間規模的作品,他們便需要助手協助作品的製作,也需要起重機和堆高機來搬運作品。如烏蘇拉‧派西蘿(Ursula Pasero)所提:「許多大型工作室都是註冊在案的公司,並需要數百萬歐元或美金的營業額,單單就是為了要維持工作室的營運。」

圈外人士通常難以理解作品供應在藝術市場中的重要性。藝術市場不像一般產業,會面臨需要找買家購買產品的難題。這個市場的難題在於:要找到值得收藏的作品來販售,尤其在二級市場更是如此。藝術世界的一級市場中,因為活躍中的藝術家持續創作新的作品,理論上會有源源不絕的作品供應。但現實情況其實複雜許多。畫廊為自己經紀的藝術家控制市場,為了保持價格和高度需求而進行作品「配給」。少數藝術家占據了大部分的市場,因此他們也面臨著需要為畫廊生產足夠的作品之壓力。

而藝術品二級市場,顧名思義就是重售作品,包含已故藝術家的所有相關作品,可販售的作品限量,也不會再增加(至少不會合法地增加,雖然持續有膺品試著要進入市場)。美術館和私人藏家總有辦法持續收購最富價值的作品,雖然藏家繼續轉售,但美術館則較不會有這樣的行為,歐洲即禁止許多美術館拋售館藏。

2015年藝術市場的交易量達到633億美元,在這十年間幾乎倍翻,而2016年則跌回566億美元,這個數字包含拍賣會及藝術經紀的成交額(雖然後者的成交額難以正確估算)。但藝術交易量大幅提升僅是藝術世界的其中一個現象。最讓人驚訝的是,當代藝術何以成為今日市場的主流,其成長是因應來自不同單位的需求,而不僅是為了交易。

馬爾塔‧吉尼普(Marta Gnyp)寫道:「名人文化和時尚的交叉傳播讓當代藝術,尤其是藝術活動成為一種享樂、歡愉和獨特性的認證」。現在,越來越多的書籍,網站和雜誌特別報導和時尚及奢侈品結合的藝術家和展覽,以及在全球迅速擴增的雙年展、藝術博覽會和展覽。藝術被用來輔助房地產的銷售,行銷酒店品牌形象,提供新建案或餐廳最新潮的形象。在邁阿密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及周邊20多個衛星展覽中,優步、Airbnb、福斯和馬自達甚至食品公司Dean and Deluca都與藝術活動結合,奢侈商品公司也透過與藝術品結合來行銷自家商品。

所有活動都需要藝術品的供應。並且,對於今日藝術市場,尤其是高檔作品的交易中,主要的問題可能來自過度生產。許多著名的藝術家被持續創作的作品困住了,這些作品往往都非常相似,也僅是為了上述活動的需求而創作。紐約記者克莉絲瓊‧畢維侯-佛納(Christian Viveros- Fauné)如此表示:「從同一個藝術家中,你就只能得到這麼多東西,市場需要的是同樣的作品而不是新作。」史蒂芬妮‧克斯朵(Stéphane Custot)亦表示:「過度生產是個嚴重的問題,我大膽斷言,在2013或2014年間,藝術生產已經到了極限。它必須被改變,因為這最終會破壞當代藝術市場的價值。」

看更多 典藏藝術家庭《錢暴後的暗處:操作下的21世紀藝術市場》

圖、文/典藏藝術家庭《錢暴後的暗處:操作下的21世紀藝術市場》
圖、文/典藏藝術家庭《錢暴後的暗處:操作下的21世紀藝術市場》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