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小孩撒嬌一下吧!父母也有「愛」與「被愛」的權利

當一個小孩拉著父母的手,或是偎在他們的胸懷,用著童稚的語氣跟父母說話,可能有些微的任性、些微的霸道,但卻不至於讓人產生反感,旁人看了只會覺得,啊!這個小孩子正在跟他的父母撒嬌呢!這是親子之間的親暱時光,是親子之間獨特的語言。在兒童這個階段,顯得「正常」而溫馨,

那父母跟小孩撒嬌呢?

「撒嬌」不是小孩的專利嗎?怎麼會要父母跟小孩撒嬌呢?其實,就算成人,有些情侶相處時,也會這麼撒嬌呢!

撒嬌當然不是只有女人跟小孩的權利,只是看想要撒嬌的人心裡是怎麼想的?畢竟,一個成年人跟一個小孩撒嬌,像話嗎?再說,「父母」這種身分應該是帶點威嚴的,跟小孩撒嬌似乎不倫不類?其實,適當的撒嬌倒也無可厚非。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一大早,晨文的母親就發現自己發燒了,身子也有些疲累,當然撐著病體打掃家裡、煮煮飯這種事還是沒有問題的,不過,她卻躺在床上,把晨文叫過來,說:「我今天很不舒服,你可以幫我去洗衣服、掃地嗎?我知道你可以的,拜託你了,好不好?嗯?」

晨文還想拒絕,但在母親的懷柔攻勢下,終於答應了,畢竟母親生病是事實,而且洗衣服、掃地也在他的能力所及範圍,在這一天,晨文的母親睡了個好覺,身體也很快的恢復。

正熙長大之後,就開始北上工作,常常一個月回不到家一次,就連跟母親講話的次數也很少,而老人家自從會使用智慧型手機之後,三不五時就發個訊息,正熙如果有空,也會回覆母親。

晚上的時候,正熙照舊又跟母親進行聯繫,看母親又開始問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正熙回覆,等我忙告一個段落。母親又傳來訊息:「你不覺得你的耳朵一直很癢嗎?你三個月沒有回來了,我很想你耶!」看到這裡,正熙的嘴角不禁浮起微笑,本來要敷衍的,馬上改成:「我下個週末就回去。」

Image by Andrea Petra Fogas from Pixabay
Image by Andrea Petra Fogas from Pixabay
分享

晨文的母親和正熙的母親都善用了自己的特質,跟孩子們撒嬌,只是年紀大了,身分也不一樣,「撒嬌」的方式自然也跟孩童的表達方式不一樣。小孩子可以自由自在,毫無顧忌,在表露情感時,給父母一個直接的擁抱,或著用拉長的尾音、軟軟的語氣,跟父母表達心中的想法,至於成年人想用跟小孩撒嬌,似乎拉不下臉。

其實,這種「撒嬌」只是增近親子關係的方式,是情感的回饋,子女需要父母,父母也需要孩子,晨文的母親即使沒有晨文的幫忙,照樣可以處理家事,但她跟晨文撒嬌,讓晨文有照顧她的機會;正熙的母親也不以勒索的方式要求兒子回來,她大方的展露了「我想你,你想我嗎?」都達到了目地。都說撒嬌的女人最好命,其實,會撒嬌的父母也可以得到孩子們情感的回饋。

在情感上,一般都是父母不斷的「給」,也可以讓孩子有機會展露他們的愛,如果說父母是座山,那麼,大山旁邊的,必然是座小山,大山可以讓小山依靠,小山也有一天會成為大山。

Image by Bob Dmyt from Pixabay
Image by Bob Dmyt from Pixabay
分享

在「猜猜我有多愛你」這個童話故事裡,大兔子跟小兔子雖然都在比誰對誰的愛比較多?但不論多還是少,都是在愛當中表現,讀來不但不覺得計較,反而覺得溫馨。

「撒嬌」有別於情緒勒索,並不是「你沒有照我的要求,你就是不夠愛我」,是屬於雙向流通,並且讓對方都心甘情願。或許有些「索取」,但就算沒有得到也不會因此生氣,因為即使對方沒有答應要求,也不會因此而減少對他的關心。「撒嬌」是「被愛」的權利,父母也可以擁有感受子女愛自己的權利。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