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啊!爸爸真的很感傷,我們即將有的距離。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晚上十點半左右,哄完小女兒睡著,臨起床前還吻了一下她可愛圓圓的小臉。打開房門,看見大女兒和老婆正輕柔柔小小聲的將兩個可頌從盒子中慢慢拿出來,準備好好享用。老婆嘴裡還唸著:「今天只剩兩個可頌,沒關係,明天我再多買幾個,讓妹妹也嚐嚐。」大女兒看見我出來,手裡拿著表面亮晶晶的可頌,對我甜甜的笑了一下,叫了聲爸比,轉頭開始低頭享用她的可頌。我隨口說了句:「這麼晚了,還在吃甜的。」

轉身進廚房洗兩個女兒的水壺前,老婆手裡也拿著可頌,用沒什麼的表情只看了我一眼,沒說什麼話。關了廚房門,開始低頭洗著水壺。想起今晚跑步回來,臨洗澡前,拉著大女兒比了一下身高,發現她的頭頂已經到我的嘴唇了,心裡想著這陣子大女兒長的真是快,再兩年可能就跟我一樣高了。

廚房裡只有水龍頭嘩啦啦的流水聲,轉頭透過廚房門上的玻璃,看著老婆與大女兒一邊說話一邊吃可頌,因門關著及耳邊的流水聲,我聽不到她們在說什麼,突然心裡想到,這會不會是以後我將更常面對的情境...

再幾年後,大女兒將進入青春期,面對身體的變化,她會需要媽媽的指導,減少她成為一個小女人過程中的困惑與不適。再過幾年後,大女兒可能會跟老婆說些學校發生的男女青澀曖昧。

這些,我想,她不會跟我說,至少說過一次後不會再跟我說...

我知道,我絕對無法在女兒 29歲前,好好心平氣和的聽她說有男生正在追她。再過幾年後,女兒們可能會找老婆來個下午茶約會,畢竟她們是女人,聽說有第二個胃專門享用甜點。女兒們和老婆可能會有專屬她們的小秘密,隨著女兒們長大,她們有化妝可以聊,有衣服可以聊, 有好多好多可以聊...

以上種種,我不但是幾乎無法參與無能出力甚至不能旁聽的弱勢,一不小心,可能直接被無視。

洗完水壺,關掉水龍頭,少了嘩啦啦的流水聲,今晚的廚房特別安靜。

大女兒臨睡前來跟我道晚安,我叫著轉身回房的她,勉強自己擠了個微笑跟她說,記得,學校的任何事情,都可以跟爸爸說喔。

大女兒邊轉身邊回應了一句:「好~,我知道,你說過了。」

我知道她知道,但是,不會做到。

女兒啊!爸爸真的很感傷,我們即將有的距離。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