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父母必修課/到底需要多久,我們才能學會放手?

分享

有次參加一個親子教育的演講,專家談到不少幼稚園採用的蒙特梭利教育。蒙特梭利講求每個孩子都要培養實做的能力、獨立的人格,以後能獨自在社會生存的能力。

台下一位媽媽向專家提問:

「我的孩子快兩歲了,我和先生都叫他『小手怕』,但那個帕是害怕的「怕」,不是手帕的帕。孩子從小特別鬧騰,抱著就不能放,放了就哭。而且非常敏感,只要察覺大人沒關注他,他就哭。總之我和先生成天都得小心翼翼的。唉!身邊別的媽媽成天擔心孩子亂跑受傷,我是成天擔心孩子離不開自己。」

這時台下另外一位媽媽口氣有點嘲諷的說:「孩子那麼小,什麼都不懂,我看家長的問題比較大。我的孩子不到六個月的時候也哭,但我給他建立規則,慢慢的他就不哭了。」

兩位媽媽先是討論,跟著就吵了起來,旁邊的人勸他們也沒用。這時大家都望向專家,希望他表示意見。

專家有點無奈的說:「蒙特梭利針對的是兩歲半以上,能上幼稚園的孩子。你們的問題,恐怕我的專業幫不上忙。」專家沈吟一會兒,又說:「你們聽過『高需求寶寶』嗎?」

§家長的擔憂,要視孩子的情況而定

網路上有一大堆家庭教育專家,當不同專家對同一個問題做出點評,點評的內容還不一樣,往往就會讓需要求助的家長一個頭、兩個大。比如有個常見的問題是,「到底教養孩子該寬鬆,還是該嚴格?」

有些人覺得做虎媽、狼爸萬不得已,要不是現代社會競爭大,孩子不清楚自己當下每一步對未來的重要性,所以面對孩子的怠惰,給予適當的督促,並且在他無知的情況下,給他規劃未來要走的路,是為了幫助孩子提早應對,以免他將來後悔。但有些家長以為,我們應該給孩子更多自己的空間。就像心理學談的「依戀理論」,我們要建立孩子健康依戀的人格,那麼就該放手讓他自己去闖闖,父母就像一位旁觀的守護者,不加干預,讓他憑自己的力量去探索他的人生。

實際上,這兩種說法都對,但關鍵在於無論哪種說法,都得看孩子的情況來決定。因為每位家長遇到的孩子都不同,同一套方法無法適用于所有的孩子。

比方有的孩子是所謂的高需求寶寶,相對其他孩子,大體可以歸結出三項特徵:

1. 過度敏感且反應劇烈: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引起寶寶給予激烈的反應。比如對於大多數孩子都不在意的噪音,好像在他身上會展現十倍的音量似的,並且他會用激烈的方式,比如吼叫哭鬧來表達。

2. 需求頻繁且不易滿足:和一般孩子想比,對於哺乳等需求,在生理與心理上頻繁表現出他們的不滿與需要,父母花得花更多時間加以安撫,但效果有限。

3. 難以預期:情緒像個不定時炸彈,父母很難抓到一貫有效的養育策略,使得在照顧上必須時時留心,且要不時拆解寶寶帶來的難題,更容易讓父母身心俱疲。

即使孩子長大,也會因為他們的不同想法、需要類型,以及面對不同環境等因素下,產生不同的性格和觀念。這就是教育的難題,也是家長的難題,我們只有搞清楚自己的孩子大致是什麼樣的類型,才好提供適合的教養方式,而不是一招一式走天下。比如前面提到的蒙特梭利教育,也並非所有孩子都適合那一套體系,比如蒙特梭利的混齡教學,對某些特別內向的孩子,他可能就比較難在混齡中開展社交。但如果對於喜歡規則與紀律,以及動手勞動的孩子,蒙特梭利一般能有效增進孩子這方面的能力和需要。

回頭來說,教養該付出多,還是克制多,其實沒有一定,得看孩子情況決定。

§讓教養在溝通中流動

那麼面對不同的孩子,哪些孩子需要父母在教養中更多的付出,哪些孩子需要父母更多的克制?當我們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可以先做一件事,就是回到我們自己的孩提時代,回憶我們成長過程中,父母是怎麼養育我們的?

這個階段,你不但要反思,最好還把想到的內容寫下來。然後把這些內容加以評分。按照付出程度,給予0-10分。打好分數之後,再就你的感受,按照當時愉悅的程度,給予0-10分。通過這個練習,我們可以整理過去我們自己受到的教養,以及對這些教養內容的感受。

比如你曾經在五歲的時候,不小心摔跤,你的父親看到了,但他沒有扶你,而是嚴厲的要你自己站起來。於是你對他的付出程度給了2分,並且你內心的愉悅程度也只有2分。但現在的你,是不是也跟當年自己的父親一樣,選擇用同樣的觀念面對孩子,在他們受挫的時候,要他們自己解決。那麼當你重複父親當年的教養方式,你覺得孩子的感受會是什麼?你真的覺得父親那種方式,讓你感受到了愛?也讓你覺得確實對你養成獨立人格有幫助?

進而,我們回憶一下孩子的情況,然後我們去跟孩子確認對我們教養方式的感受。進而,我們可以更好的用同理心去和孩子溝通,而不是總站在一個相對于孩子的高度,在缺乏對孩子足夠瞭解的情況下,去為孩子操心。很可能你會驚奇的發現,某些你覺得付出的情況,孩子覺得足夠多了。而有些情況,你自認付出不多,也許孩子覺得太多,讓他很不快樂。

所以你的付出,如果在孩子看來是「干涉」,也許我們該緩一緩。

§結語:沒有百分百的家長

因為有所謂高需求寶寶,也有所謂「高需求家長」。

萬一你發現自己對孩子的反應太過敏感,對自己在教養上的表現有完美主義的傾向,那麼也許這時需要的不是做得更多,而是讓自己緩一緩。此外,某些時候家長強硬起來並非錯事。譬如對於誤入歧途的孩子,在需要嚴厲的時候選擇退讓,對孩子不是一件好事。

重點在於,我們是否跟孩子做了充分的表達與澄清。這個表達是否出於我們對孩子的同理心,而不僅僅是我們理性上覺得「對他好」。按照孩子的獨特性調整我們的教養方式,並且尊重他的想法。

付出或克制,來自親子之間的合作,而不是某一方的控制或放縱。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