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正常」的弱勢家庭才會疏忽孩子?

此為示意圖。圖/報系資料照
此為示意圖。圖/報系資料照
分享

非「正常」的弱勢家庭才會疏忽孩子?

直到二○一五年末為止,「疏忽」還未被視為一個嚴重問題。過去還發生過因為母親有六個月沒有送國中的兒子上學,學校向警察報案,但警察表示「疏忽的標準模糊,沒有相關的指導方針」,因此沒有介入。觀念之所以模糊,沒有判斷基準,主要是因為過去公權力幾乎完全不處理疏忽的狀況。

直到後來,疏忽導致了慘劇,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二○一五年十二月的仁川,有一名無法上學、被囚禁在家中遭受虐待的十一歲小女孩憑自身力量逃出家裡,政府才全面展開學校長期缺席兒童的調查,事後查到的殘忍虐待致死事件,一直延續到二○一六年初。

屍體遭到毀損或被丟棄、祕密掩埋,導致屍體化為白骨等,以殘忍手法致死的多數孩子們,父母或監護人都沒有送他們上學,使他們處於教育疏忽狀態。若是沒有送孩子去小學接受義務教育,就必須繳納罰款,但直到二○一六年初,孩子相繼死亡的事件曝光為止,都沒有在法令制定後有實際繳納過罰款的案例。在那之前,即便孩子在學校缺席三個月,也只會被歸類為「定員#(譯註:編按:依據規定內的人員數。此處指長期缺席的孩子被歸類在固定出席的人員數之外。)以外的學生」,沒有人會去確認孩子長期缺席的原因及其安危。

「在教育方面的疏忽,甚至不讓孩子接受義務教育的做法,是嚴重的兒童虐待。」倘若韓國社會有這層堅定的認知,那些孩子還會如此悲慘的喪命嗎?每當事件相繼被報導,大家都會對於殺死父母的惡劣行徑感到忿忿不平,但我不免認為,就連最低限度的介入都沒有的國家,無疑也是一名共犯。

在孩子相繼遭受殘忍虐待而死亡後,二○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政府宣布該年為兒童虐待杜絕元年,發表《兒童虐待防治對策》。對策的重點不是事後如何因應虐待狀況,而是如何事先預防、及早發現。

一旦發生兒童虐待事件,大家就會像哪兒失火似的亂成一團,說要嚴格應對,但只要大眾失去興趣、議論平息之後,一切又付諸東流。之後若再發生事件,就再把過去的事拿出來炒冷飯。宣布二○一六年為兒童虐待杜絕元年的《兒童虐待防治對策》也一樣,針對未接受健康檢查與未接種疫苗者進行家庭訪問、針對學齡期未就學兒童進行家庭訪問、設置兒童虐待專任警察官、禁止家庭內體罰等的相關教育和宣傳,均是在二○一四年的蔚山、漆谷兒童受虐致死事件後發表的對策內容,卻沒有一項被實踐。負責人不明確也沒有人在乎,沒有執行的人力也沒有預算,就這麼不聞不問,等到事件再度爆發,才匆忙將兩年前的對策湊在一起發表。只要想到那兩年政府的無能與不負責任,不知又有多少孩子被虐待,我就不禁感到天旋地轉。

比起過往,二○一六年的對策加強了預防兒童虐待的父母教育,內容在於強化各年齡階段的量身型教育,對弱勢家庭提供支援。可是看到被提出來討論的例子,我感到很荒謬。單親父母、祖孫、離婚、再婚、多文化、脫北者、身障人士家庭,都被拿來當成弱勢家庭的例子,等於是把所謂非「正常家庭」的其他家庭型態,均歸類為容易發生虐待的弱勢家庭。

當時我和同事針對新聞報導,整理虐童事件的類型,但我們所觀察的十個事件中,沒有任何一個是被政府歸類為主要支援對象的身障人士、脫北者、多文化或祖孫家庭。

至少根據當時整理的資料,嚴重虐待孩子的家庭,父母在社會上處於孤立狀態,或家庭成員間有嚴重衝突者為五件;離婚、分居、同居等制度外婚姻者四件;深受養育壓力所苦者四件;遊戲成癮者三件(以上包含情況重複者)。顯然問題並不在於家庭的型態。

舉例來說,即便是親生父母也無法保證孩子的安全。就有一對因為生不出孩子,在經過人工受孕手術後成功生下三胞胎的夫妻,將第二個孩子虐待致死的案例。因龐大的養育壓力而飽受憂鬱症折磨的媽媽,看到老大和老三健康狀態不佳,唯獨老二很健康,內心不由自主的討厭老二,經常虐待孩子,最後導致孩子喪命。爸爸則沉迷於線上遊戲,對孩子們不聞不問。

又如平澤兒童受虐致死事件是發生於一個再婚家庭,生父是月收入高達五百萬韓元#(譯註:臺幣對韓元的匯率比約為1:36。)的上班族,但生父與繼母不僅沒有送孩子上幼兒園,更對孩子進行虐待。根據警方調查,繼母將孩子關在浴室,幾乎不讓孩子進食,自己則沉迷於線上遊戲,六個月就花費了逾六千萬韓元。除了丈夫,手機沒有和其他人通話的紀錄,完全斷絕了與社會的來往。在此案例中,問題不在於再婚,而是社會關係的斷絕與遊戲成癮。

找出虐待的預測變數並加以防範至關重要。

二○一六年二月,美國根據《兒童保護法》並通過議會表決所成立的委員會,發表了《杜絕兒童受虐致死的國家策略報告書》。這份報告書指出,防止虐待致死事件最要緊的措施,是調查過去五年間兒童受虐致死事件發生的家庭環境,找出該類型的家庭環境和結構性原因。找出是否有遊戲或藥物成癮現象、社會孤立、經濟不穩定狀態、過早生育導致缺乏養育相關知識,引發高度壓力,或者兒時有遭受家暴等共同原因,並集中支援其中有虐待跡象的「弱勢家庭」。

之所以想要事先預測,是為了看見那些隱形的孩子,也就是讓第三者的公共之眼看見可能在家中顫抖受怕的脆弱孩子,這對預防虐待極為重要。可是在尚未確實分析基本兒童虐待的結構環境,政府就將「正常家庭」外的家庭均納入弱勢家庭的範圍,就虐待預防對策來說不免過於安逸,而且也隱含著對那些家庭的歧視眼光。

看更多 時報出版《異常的正常家庭:家暴、虐兒、單親、棄養、低生育率……一切問題的根源均來自「家庭」?!》

圖、文/時報出版《異常的正常家庭:家暴、虐兒、單親、棄養、低生育率……一切問題的根源均來自「家庭」?!》
圖、文/時報出版《異常的正常家庭:家暴、虐兒、單親、棄養、低生育率……一切問題的根源均來自「家庭」?!》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