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 綿延一百年的戰火,何時才會終結?

巴勒斯坦之殤

幾十年來,美國一直搖擺不定,對於巴勒斯坦人的存在口惠而實不至,以及在試圖把巴勒斯坦從中東地圖上抹去的立場上徘徊不定。一九四七年分治決議中關於阿拉伯國家的規定(儘管從未實施),卡特總統提到的巴勒斯坦「家園」,以及從柯林頓到歐巴馬政府對巴勒斯坦國的名義上的支持,都是這種口頭承諾的產物。還有更多的是美國對於這些承諾的排斥和抹殺的例子。詹森支持聯合國安理會第二四二號決議;季辛吉在六○和七○年代排擠巴解組織,並暗中對其發動代理戰爭;一九七八年的大衛營協議;雷根政府為一九八二年黎巴嫩戰爭開的綠燈;從詹森到歐巴馬的美國歷任總統缺乏阻止以色列奪取和定居巴勒斯坦土地的意願。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不管美國是如何搖擺不定,這個強大的帝國主義強權跟之前的英國一起,給予了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和以色列國充分的支持。但他們一直在試圖做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也就是在後殖民時代將殖民現實強加給巴勒斯坦。伊克巴爾.阿赫邁德曾總結說:「一九四七年八月,即英國結束印度的統治,正標誌著去殖民化的開始,正是在那些充滿希望和成就感的日子裡,巴勒斯坦的殖民卻發生了。因此,在去殖民化的黎明,我們又回到了最初、最強烈的殖民威脅形式面前……那是排他性的定居者殖民主義。」 在其他情況下,或是在另一個時代裡,尤其是考慮到猶太人對相關土地的長期和深刻的宗教聯繫,如果殖民巴勒斯坦是發生在十八或十九世紀,如果巴勒斯坦人的人數就像猶太復國主義定居者那麼少的話,那麼,將本地居民取而代之的工程可能是可行的,或是像是澳大拉西亞和北美的原住民那樣,巴勒斯坦人也許會被完全消滅。然而,巴勒斯坦人的長期抵抗表明了,用已故歷史學家托尼.朱特(Tony Judt)的話來說,猶太復國主義運動「來得太晚了」,因為它是「將一個十九世紀末獨有的隔離主義計畫引入到已經向前發展的世界中。」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隨著以色列的建立,猶太復國主義確實成功在巴勒斯坦塑造出一個強大的民族運動,以及一個繁榮的新國家。但它不能完全取代巴勒斯坦原本的居民,然而這正是猶太復國主義最終勝利的必要條件。定居者與本地居民的對抗只以三種方式之一結束:消滅或完全征服原住民,例如像北美那樣;打敗並驅逐殖民者,例如像阿爾及利亞,但這種例子極為罕見;或在妥協與和解的背景下放棄殖民統治,例如像南非、辛巴威和愛爾蘭。

以色列仍有可能試圖重演一九四八年和一九六七年的驅逐行動,擺脫部分或全部頑強地留在自己家園的巴勒斯坦人。自伊拉克被美國入侵以來,在其鄰國伊拉克,以及在敘利亞陷入戰爭和混亂之後,都發生了基於教派和種族的強行遷移人口事件。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在二○一七年報告說,全世界有創紀錄的六千八百萬居民和難民流離失所。在這種可怕的區域和全球背景下,在國際關注被稀釋的情況下,似乎沒有什麼可以約束以色列進行這種行動。但是,巴勒斯坦人將為阻止他們被驅逐而展開激烈的鬥爭,國際社會對衝突的高度關注,以及巴勒斯坦敘事的日益流行,都對這種前景產生了影響。

鑑於在殖民狀態下(而不是像敘利亞和伊拉克那樣,在混亂的內戰和代理人戰爭中夾雜著廣泛外國干預的情況下),新一波的驅逐行動對以色列來說可能不會像過去那樣順利展開。即使是在一場重大的地區戰爭的掩護下,這樣的行動也有可能嚴重損害以色列所依賴的西方國家的支持。但儘管如此,人們仍舊愈來愈擔心,在過去的幾年裡,驅逐的可能性比一九四八年以來的任何時候都大,宗教民族主義者和定居者主導了歷任以色列政府,在西岸存在明確的吞併計畫,以色列的主要議員呼籲清除部分或全部巴勒斯坦人口。目前,以色列的懲罰性政策旨在迫使盡可能多的巴勒斯坦人離開以色列,同時還透過拆毀房屋、偽裝成的地產銷售、重新規劃和無數的其他計畫,將西岸和內蓋夫地區的一些人趕出他們的家園和村莊。從這些屢試不爽的人口工程策略到重蹈一九四八年、一九六七年全面種族清洗的覆轍,只是一步之遙而已。但迄今為止,以色列採取全面種族清洗措施的可能性似乎不大。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如果在巴勒斯坦消滅本地人口不是一個可能的結果,那麼,為了使真正的和解成為可能,拆解殖民者的優越性又是否可行呢?以色列繼續其計畫的優勢在於,大多數美國人和許多歐洲人都沒有看到巴勒斯坦人所遭遇的殖民。在他們看來,以色列是一個正常的、自然的民族國家,與其他的國家一樣,而且以色列還面臨著頑固的、經常是反猶太的穆斯林的非理性敵意(這就是許多人眼中的巴勒斯坦人,甚至其中的基督徒)。宣傳這種形象是猶太復國主義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該宣傳對以色列的生存至關重要。正如薩依德所說的,猶太復國主義之所以會取得勝利,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它「在國際社會上贏得對巴勒斯坦人的思想、代表、修辭和形象的政治爭鬥。」 這一點在今天仍然大體正確。如果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要過渡到一個後殖民時代的未來,如果其中的一個民族不利用外部支持來壓迫和取代另一個民族的話,那麼破除這種謬論並使衝突的真實性質顯現出來,就是一個必要的步驟。

看更多 馬可孛羅出版 拉什德.哈利迪 Rashid Khalidi《巴勒斯坦之殤:對抗帝國主義的百年反殖民戰爭》

圖、文/馬可孛羅出版  拉什德.哈利迪 Rashid Khalidi《巴勒斯坦之殤:對抗帝國主義的百年反殖民戰爭》
圖、文/馬可孛羅出版 拉什德.哈利迪 Rashid Khalidi《巴勒斯坦之殤:對抗帝國主義的百年反殖民戰爭》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