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就可以這樣嗎?情緒勒索 失控的親密關係,比你想像的更恐怖

什麼是高壓型控制?

當莉莉的男友──二十三歲的戴夫,開始頻頻盤問她的行蹤甚至檢查她的手機時,莉莉把男友視為「可惡的傢伙」,當下決定和他分手。戴夫連續好幾週,每天都傳好幾則訊息給她,有一次,莉莉發現戴夫竟把車子停在她上班的地方附近,他就坐在車子裡等她。但莉莉早已鐵了心,不為所動,毅然終結這段關係。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三十五歲的曼蒂就沒那麼果決了,她認不清事實,也顯然沒有莉莉的清醒。曼蒂接受湯姆旋風式的閃電求愛,外加鋪天蓋地的浪漫卡片與花朵攻勢,感動之餘的曼蒂,決定嫁給他。不久,湯姆開始要求曼蒂巨細靡遺地報告她每天的行程,和誰說過話,說了多久。湯姆抱怨曼蒂與媽媽和妹妹講電話講太久。有一次,曼蒂剪了一頭俏麗短髮回家,湯姆為此而勃然大怒,因為曼蒂沒有事先詢問丈夫的意見而擅自剪髮,那是他們婚後的第一次衝突。曼蒂答應丈夫會重新把頭髮留長。曼蒂發現自己的言行舉止越來越無法讓湯姆滿意。漸漸地,曼蒂留意自己越來越難以感受來自丈夫的愛意,而那種動輒得咎、被湯姆「逮到做錯事」的焦慮感,卻與日俱增。曼蒂全職在家裡帶兩個小孩,她的自我價值感日益低落,曼蒂頓覺坐困愁城,無以為繼。

莉莉與曼蒂不只是遇人不淑或不幸運而已;嚴格來說,她們都屬於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高壓型控制將受害者的獨立自主、自我觀感與基本權利澈底剝奪──其中包含自行分配時間、決定交友的對象與自己的外型打扮等主導權。

高壓型控制出沒於不同的關係裡。這本書聚焦於最普遍的情境:男人使用高壓型控制來對付他親密關係裡的女人。除了普遍現象外,我也將在本書第5章,針對較特殊的同性關係以及異性關係中女人主導並掌控男人的高壓狀態,進行詳盡的討論。

使用高壓型控制手段的許多男人,也會對他們的妻子或女友施展肢體暴力或性行為的侵犯,有時甚至導致嚴重或致命性的傷害。此外,也有一些人以打耳光、推拉、抓傷與其他不同攻擊手段來暗自施暴以掩人耳目,不讓外人察覺暴力發生之頻繁,或擔心暴力會隨時發生。高壓型控制的其中一種策略與手段,是暴力相向。也有一些男人不以肢體暴力來進行高壓型控制。

在某些時候,高壓型控制也會發生於愛情與性愛之外的關係中。同事與主管或導師有時候也會在工作場域上使用高壓型控制。而類似的互動與情境也存在於宗教組織與其他機構,或運動團隊與軍隊裡,尤其在進行訓練的過程中。不過,親密關係最容易教人難以抗拒而誤入圈套。掌控的一方可能不分晝夜地對受害者亦步亦趨地全盤監控,也對她的每日作息瞭若指掌。他也可能知道她所有未曾與外人談過的事物,例如她心中隱祕的期待與恐懼。她或許曾向他表達自己不要成為公眾人物或不願高調示眾的想法,而他卻掌握了她的弱點與祕密,並以此作為控制與傷害她的把柄。

外人其實無法在伴侶關係中看出任何高壓型控制的跡象。對此駕輕就熟的男人經常在其他互動關係上刻意為自己設定美好的形象。加上在許多主流社會的觀點仍覺得男人對女人的掌控理所當然,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伴侶之間的相處模式屬於個人的私領域,輪不到外人置喙。這一切實況強化了女人被她們伴侶套牢的合理性。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經常感覺自己像個人質。被拷問、被批評與被羞辱已逐漸成為家常便飯的常態模式,受害者經常申訴自己備感絕望與無所適從。她們彷彿陷落萬丈深淵,茫然得無從辨識到底哪裡不對勁。長久以來被孤立與羞辱,導致許多女性頓失自信,開始妥協並全盤接受伴侶對現況的觀點與角度。身邊伴侶那些咄咄逼人、惡形惡狀的言行,到底是出於愛與關切──男人總是如此宣稱──或純然出於殘酷與無情?她們可能越來越混亂,因為她們的男人不厭其煩地辯稱是她們自找的,都是因為她們不聽話與屢屢犯錯才會引來伴侶的暴力相待。與此同時,為了維持關係的表面和平,受害者與自己的原生家庭、朋友之間的往來互動越來越疏離,越來越疏於聯絡而保持距離,最終與許多最關愛的朋友失去聯繫。不幸的是,受害者往往一開始並未察覺,伴侶的掌控與她們日益孤立的實況之間有任何關聯,直到時日漸久才赫然了悟,意識到這其中的因果關係。同時頓失自信與親近的人際連結,那是足以將一個人徹底擊潰的重大打擊。

那些被掌控型男人的網羅所擒獲的女人,其實無異於其他女性。她們只是運氣不好,在她們情感最脆弱時遇上掌控型的對象而全心投入一段愛情關係中。一旦掌控型男人一把將他的女人緊抓不放時,他會竭盡所能地延續這段關係。

高壓型控制下的受害者可以是任何人,她們來自各個種族、族群與宗教背景。她們可以是住在豪華公寓大樓、貨櫃屋、都市或鄉下農舍的人。許多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甚至能在人前維持表面幸福快樂的假象,因為她們羞於啟齒,或被伴侶脅迫要求,只能無奈粉飾太平。有時候,旁人可能察覺有異,卻也無從確定真相如何。或許深陷困境的女性可能表現出異於尋常的害羞、孤單、千依百順甚至煩躁不安。外人或許看得出她備受掌控,但也可能背地裡的掌控被掩飾得完美無瑕,而使外人根本無從發現。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操縱與掌控的人,常常以光鮮亮麗的外表示人。看在外人眼裡,當他們承擔起各種重大決策時,實在無法不將他們視為完美伴侶。有些施暴者看起來就是古道熱腸的人,而且親切友善、浪漫又活潑外向;而其他則看起來很嚴苛,毫不隱藏他們強烈的占有慾。由此看來,如果想要預先覺察或提早辨識,什麼樣的人會在未來對他的伴侶施展高壓型控制,恐怕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一般而言,當掌控型男人初識心儀的對象時,他會常表態想要支持或幫助她。他也會送對方禮物,傾聽她的故事,並提出對她工作與家庭的忠告與意見。他或許會為她分擔家務。他會滿懷戀慕地欣賞與凝視她,將她的成功視為他的成就,並以她為榮。當一個女人與這樣的男人相處時,她首先會從他無微不至的關切與貼心周到而深受感動,而且由此而受惠。不論家人或朋友都會對這段感情抱持正面評論,樂觀其成地說:「能找到這個男人,真是三生有幸。你再也找不到另一個這麼優秀的男人了!」

某部分的你,有些蠢蠢欲動,也有些惴惴不安,你開始揣想:「假如我不遵照他的意見,會怎麼樣呢?」但她隨即便將這樣的念頭與感受拋諸腦後,因為面對他所提供的種種建議,她習慣照單全收。她不想興風作浪,省得惹麻煩。施暴者善於傳遞一種暗示:為免製造紛爭與衝突,最好還是乖乖跟著他的想法走。

如果一個男人在開始經營一段感情時,表現得浪漫深情、魅力無敵而充分支持他所愛的人,那他的伴侶一定會覺得這熱心助人的對象必是「真實面向」的他,而她若把事情做對,則他便會重返那熱心助人的面向。如果他發現這樣的助人形象是維持掌控的最佳途徑,那他可能會保持正向形象,勉力維持一段時間。

但時間一久,事情往往會變本加厲,每況愈下。有些掌控型男人開始將女人的成功視為競爭與威脅,或在某種狀況下使他個人的成就與重要性相形見絀。其他掌控型男人則堅信任何形式的外在活動終將使她分心,讓她無暇顧及家人的需要,分散她操持家務與照顧孩子的注意力。很多男人甚至嫉妒她與其他人的聯繫互動,即便只是與她自己的家人相處也令男人受不了。漸漸地,人生成了所謂「零和博弈」的遊戲,在這場角力中,女人所獲得的成就感、敬意或友情都被她的伴侶一一拿走。掌控型男人心知肚明,只要他的伴侶有所成長,發揮所長了,她極有可能會拒絕遵守他定下的規範與限制。於是,他開始百般阻撓。他原有的支持、建言與忠告,轉而成為尖銳的批判。他開始以專家的姿態來評論她的生活與工作──彷彿他比她更了解、看得更透澈。他甚至將她在外面所參與的所有活動視為不忠與背叛的徵兆。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掌控型男人未必需要和他一手操縱與支配的女人住在一起。有時候,即便隔著距離,他仍能透過追蹤、中斷她的工作、介入她與朋友和家人的關係來「約會」,行使他如實的掌控的行動。

由於高壓型控制橫跨女性生活中的各個層面,單純「離開」或終結一段關係恐怕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即便關係結束了,他施暴的手段與姿態仍會持續一段時間,甚至變本加厲。

掌控型男人想方設法,而且無所不用其極來牽絆伴侶各方面的成長與努力。當她主動向其他人或其他資源尋求獨立自主的管道時,他會設下屏障,一一阻擋。他讓她的學習變得困難重重,當她在事業上被晉升時,他會百般阻撓或讓她的工作一波三折。他還會擾亂她與朋友、家人之間的連結,甚至使她沒有交通工具而難以行動自如,或設防讓她無從學習新技能,打擊她各種自我精進的努力與計畫。讓我們來看看三個例子,從中發現高壓型控制如何阻礙一個女人的進步與成長。

喬思林的么兒開始進入幼稚園時,她想重返大學選修一些課程。雖然這項計畫早在夫妻倆剛結婚時便已達成共識,但此時,喬思林的丈夫傑卻不贊同。他提醒喬思林應該先為孩子的需要著想,因為孩子可能在她修課期間的白天生病。他想方設法百般阻撓這項計畫,最後,喬思林只好無奈放棄這項計畫。

克麗絲蒂知道自己喝太多酒了,於是決定要戒酒。她告訴丈夫瑞,她決心以後吃晚餐時不再喝啤酒。瑞為此而大發脾氣,開始指責妻子想要控制他。在她滴酒不沾的第一晚,瑞在晚餐桌上沉默不言。隨後,他開始指控克麗絲蒂,罵她看似為他著想、為他好,但他痛恨「獨自喝酒」的感覺。於是,他提供一道「妥協良方」──他要妻子在晚餐時陪他喝兩杯,一旦她喝多了,瑞會阻止不讓她再喝下去。克麗絲蒂接受他的建議,陪他一起喝──點頭答應總是讓事情比較容易解決。於是,食髓知味的瑞,越來越傾向以同樣的手段來迫使克麗絲蒂放棄她的目標與計畫,確保她的頭腦裡都被酒精遮蔽,使她漸漸失去思考未來的能力。

特蕾莎剛開始和山繆交往時,她是城鎮裡繪畫界的明日之星,才藝過人;山繆也投入繪畫創作,但卻得靠在餐廳打工才能勉強維持生活。山繆的個性浪漫多情,但喜怒無常,難以捉摸。他曾因為生氣而把一本書丟到牆壁上。每每被他咆哮怒罵時,特蕾莎總覺得膽戰心驚。交往數個月後,山繆將他的工作用品搬到特蕾莎的工作室,如此一來,他便能就近在她身邊一起工作。山繆堅持兩人週末不動筆繪畫,好騰出更多精心時刻經營兩人的關係。但特蕾莎的繪畫靈感與工作計畫卻屢屢被山繆的形影不離和予取予求,而感覺綁手綁腳。

在一方掌控另一方的伴侶關係中,被掌控的一方若想發揮潛能、全力以赴時,往往會感覺備受掣肘,使不上力。她的伴侶硬生生地卡在她追求個人成長與專業成就之間,她不只感覺身心受困,還進一步採納他的世界觀,內化成她自己的觀點,一步步忘了自己是誰,也逐漸失去她作為獨立個體的意識。

高壓型控制人的連續性行徑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高壓型控制無法由一個單獨的行為模式來定義。觀察高壓型控制的軌跡,一般先出現連續性的言行舉止,再經由時間積累而發展成一套行為模式。這本書敘述高壓型控制的普遍狀況,並提供一些特殊性的反應與行動。當然,並非所有掌控型男人,都會以最劇烈的方式表現書中提及的每一個言行舉止。有個男人勤奮為家人掌廚煮食,但卻對女友在外的社交關係百般設限,還阻止她在外找工作,原因不外乎他容易嫉妒與占有慾太強。另一個男人則把妻子的支票簿收起來,嚴格控管他們所花費的每一分錢,但卻從不干涉妻子的交友狀況。有個男人鮮少提高嗓門大聲叱喝,但卻恐嚇他女友,若不順他意則不惜動手打人。另一個男人卻總是對妻子惡言辱罵,不准她與朋友或家人見面,但卻聲稱他無論如何不會動手打人。在高壓型控制之下,施暴者的情緒、行為與信念都被嚴重局限了,而且緊隨伴侶的反應而起伏。因此,高壓型控制的整體概念可以用來形容一段關係,儘管不是所有最糟糕的行為與跡象都同時出現。

另一方面,其實,並非每一個頤指氣使或強勢專橫的男人,都得冒上高壓型控制的罪名而自責。頤指氣使的強弱差異程度有別。但如果女人的懼怕是真實的──如果她覺得自己不得不回應他的需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那麼,她極有可能便是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了。如果她寧可放棄重要的事,不說不做,以換取暫時的和平與避免衝突,那麼,她極有可能便是高壓型控制的受害者。在高壓型控制的關係中,施暴者善於使用威嚇、懲罰與批評指責,來局限他的伴侶去尋求類似朋友、家人、工作、金錢與行動自主等資源。

你被人掌控了嗎?

•你是否感覺受威脅?

•你是否不敢大聲說話?

•你的伴侶經常嫉妒或想占有你嗎?

•你的伴侶是否嘗試限制或阻止你與家人或朋友聯繫?

•你是否努力避免「激怒或引發」伴侶的負面反應與行動?

•面對伴侶對你的所作所為或勉強你去做的事,你是否感覺尷尬與羞辱?

針對以上問題,如果至少有一題或多題答案為「是」,請繼續讀下去。

在這本書的大多數篇章裡,我使用男性代名詞來表述掌控的伴侶,並以女性代名詞來敘述被掌控與受害的那一方,因為這是高壓型控制最常見的關係形態。雖然如此,這本書絕對無意責怪所有男人。事實上,大部分男性並未以本書所敘述的模式與言行舉止來掌控他們的女性伴侶。許多男性對他們的伴侶敬重有加,也樂於支持她們的興趣與工作。而且,有越來越多與女性伴侶同住一個屋簷下的男人,都會主動分擔家務與照顧孩子的責任。

在抗議「暴力對待女性」的行列中,越來越多男人參與且投入其中。有些男人透過主張反暴力的機構,開誠布公地正式表態,緊跟著女性的抗議隊伍前進,誓言女人理當爭取「還我安寧夜」的反性騷擾權益,同時在他們的學校、工作場域與社區內大聲疾呼,同仇敵愾。其他男人可能會選擇以非正式的方式表態,他們透過向朋友、鄰居、工作夥伴甚至包括他們所不認識的男人表達「無可容忍」的立場──無論任何人都應該停止對其他女性粗暴與無禮。

或許有讀者反對本書所使用的一些詞彙,例如:「掌控」、「凌虐」、「受害者」。即便連「高壓型控制」都可能令一些人讀來感覺不舒服。使用「伴侶」這名詞來描述妻子、丈夫、男友、女友或未婚夫其實有點尷尬,但這確實是比較簡易而方便的統稱,省得每一次提及時都要列出一長串的指涉對象。請讀者切勿因這些名詞而感覺困惑或不安。如果你能認同某些情境但卻不喜歡這些詞彙,請自由使用你認為更適切的其他字眼或詞彙來取代。最重要的不是不同詞彙的使用,而是認清一個人的行為模式是否羞辱了伴侶並造成伴侶的恐懼,以致為了避免衝突而不斷妥協,甚至不惜擱置個人的期待與夢想。

至於同性關係中的高壓型控制,雖然本書大部分的篇幅以異性戀關係作為個案的論述與討論,但其實同性關係大部分的狀況與異性戀關係不相上下。

令人欣慰的是,在高壓型控制下受害的人其實可以藉由他人的關心與支持,並透過他們具體的行動,而突破與走出捆綁人生的高壓型控制關係。他們如何辦得到?這本書為讀者們提供打破重圍的方法。這些過程與步驟,從受害者先採取最基本的行動:想辦法讓自己處於安全無慮的狀況下,將自己的受害程度──不管是肉身或自尊的被侵犯,都降到最低。於是,當律師、治療師、警察、醫療人員、神職人員與法定的社服人員,開始正式介入與了解你所面對的高壓型控制狀況時,他們更能有備而來,全面支持亟待援助的受害者。他們也能隨時準備好,更快介入,同時告訴掌控那一方的男人,必須停止他為所欲為的濫權行動,以「人」最基本的人格來尊重他的伴侶。

看更多 橡實文化出版 麗莎・馮特思 Lisa Aronson Fontes《控制型伴侶:干涉、限制、貶低,你值得更健康的關係》

圖、文/橡實文化出版  麗莎・馮特思 Lisa Aronson Fontes《控制型伴侶:干涉、限制、貶低,你值得更健康的關係》
圖、文/橡實文化出版 麗莎・馮特思 Lisa Aronson Fontes《控制型伴侶:干涉、限制、貶低,你值得更健康的關係》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