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採取行動,為氣候正義而戰!這世界著火了,卻沒有人在乎!

孩子們採取行動

他們像流水般從學校湧出,情緒高昂。細小的人流從小街流入大道,在那裡與其他兒童與青少年的洪流混在一起。呼口號、聊天,穿著從清爽的校服到豹紋緊身褲的各種衣服,孩子們在世界各地數十個城市裡形成了洶湧的潮流。他們的遊行隊伍達到數百人、數千人以及數萬人之譜。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分享

商務人士從辦公室的窗戶往下注視,並訝異這些孩子不上學是在做什麼?商店的顧客對街頭高昂的情緒感到困惑?遊行者高舉的牌子回答了這些問題:

紐約市的一萬名年輕遊行者中有個女孩舉著她的畫作,上面畫著大黃蜂、鮮花與叢林裡的動物。畫面非常豐富,上面的文字卻很嚴厲:在過去五十年中已經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昆蟲因氣候變遷而滅亡,百分之六十的動物已經消失。在這幅圖的中心,她畫了一個沙子已經漏完的沙漏。

那一天,二○一九年三月,就是第一次全球氣候大罷課。

學生罷課

第一次罷課的組織者估計,當天在一百二十五個國家裡,將近有兩千一百場青少年氣候罷課,超過一百五十萬年輕人參加了行動。他們大多數都踏出了學校──有些經過同意、有些則沒有;有的罷一個小時、有的罷一整天。

大多數學生走上街頭,是因為他們認識到,他們所學習到的世界裡存在一個深刻的衝突。學校的課本與紀錄片向他們展示了古老的冰河、奇麗的珊瑚礁以及我們星球上其他許多堪稱奇蹟的生物。但幾乎在同一時間,他們也發現由於氣候變遷,這些奇蹟大部分已經消失了。如果他們等到長大了再採取行動,那麼還有更多的東西也會消失。

瞭解氣候變遷之後,這些孩子深信,事情不能在原本的道路上繼續下去。因此,就像之前的許多團體一樣,他們也走上街頭,為改變世界而奮鬥。

但是許多這些年輕人參加罷課,不只是為了防止未來遭受損害,而是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活在氣候危機中。在南非開普敦,數百名年輕的罷課學生向他們的政治領袖高喊,要求停止通過新的會導致全球暖化的開發計畫。一年之前,這座巨大的城市在一連數年的低雨量與嚴重乾旱之後,已經幾乎走到無水可用的絕境。這很可能是氣候變遷造成的,或至少是被其惡化的結果。

在太平洋島國萬那杜(Vanuatu),年輕的罷課者大喊:「我們要提高的是音量,不是海平面!」他們的鄰居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已經有五個小島被海水淹沒,因為氣溫升高使海水膨脹,冰河與冰蓋融化,以至於海平面正在上升。

「你出賣我們的未來,只為了獲利!」印度德里的學生們戴著白色醫用口罩大聲吶喊。德里是世界上汙染最嚴重的地方,部分原因是:印度是煤炭的主要使用國,而煤炭是會產生汙染的燃料。然而形成可見空氣汙染的霧霾並不是煤炭唯一的問題,燃燒煤炭還會把被稱為溫室氣體的無形物質釋放到空氣中。正如那裡示威的學生所知道的,以及如你將看到的,這些氣體就是我們氣候正在變化的原因。

在第一次氣候罷課期間,當年輕人塞滿了澳洲雪梨的街道時,空氣中也充滿了希望與決心,還有一顆彈跳的地球。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在第一次氣候罷課期間,當年輕人塞滿了澳洲雪梨的街道時,空氣中也充滿了希望與決心,還有一顆彈跳的地球。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分享

那天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全球氣候罷課──而且這場運動是由孩子們發起與運作的。隨著第一次與接下來的幾次罷課,世界各地的年輕人都要求對他們世界的未來有發言權。

一名瑞典少女

二○一九年三月的氣候大罷課讓全世界看到一場規模龐大的青少年運動,且運動仍在發展之中。這場運動很大程度上是從瑞典斯德哥爾摩一位十五歲的女孩開始的。

二○一八年八月,十五歲的格蕾塔開學時沒有去上課。相反地,她去了瑞典的政府中心,坐在門外,手上拿著一個自己做的標語,上面寫著氣候大罷課(SCHOOL STRIKE FOR CLIMATE)。她每個星期五都在那裡度過,穿著二手店買的套頭衫,紮著淺棕色的辮子。這個單人行動就是「未來星期五」(Fridays for Future)運動的開始。

格蕾塔.童貝里,一個孤獨的瑞典中學女生,發起一場席捲世界各地的運動。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格蕾塔.童貝里,一個孤獨的瑞典中學女生,發起一場席捲世界各地的運動。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分享

公開抗議可以是發表聲明的有力方式,但抗議並不總能使事情在一夜之間發生改變。起初人們對拿著牌子坐在那裡的格蕾塔視若無睹。不過,漸漸地,她的抗議引起了一些新聞關注。有些人開始注意到她;這些人理解她試著傳達的內容,同意她的觀點,也跟她一樣有話要說。接著有其他學生以及少數成年人也拿著標語前來聲援。很快地,格蕾塔被邀請到各處發言,先是在各種氣候集會上,然後在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上,再到歐盟峰會、英國國會發表演說。

格蕾塔曾說過,她這種自閉症的人「不太懂得說謊」,她都說簡短而尖銳的真話。「你們辜負了我們」,她二○一九年九月對聯合國各國領袖與外交官說:

「但是年輕人開始瞭解你們的背叛,所有未來世代的眼睛都在看著你們。如果你們選擇背叛我們,我要說,我們永遠不會原諒你們。不要以為你們可以不用負責,就在這裡,就在此刻,我們的忍耐到此為止。這個世界正在覺醒,改變即將來到,不管你高不高興。」

即使格蕾塔的發言沒有讓世界各國領袖採取積極的行動,她的話語還是讓許多其他人激動不已。人們在社交媒體上分享關於她的影片。他們談到格蕾塔如何激勵了他們,讓他們面對自己對未來氣候的恐懼,並採取行動。突然間,世界各地的孩子們都從格蕾塔那裡得到啟發。他們組織了自己的學生罷課,許多人舉起寫著她的話的標語牌:你為什麼不恐慌,我們的家失火了。

看更多 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圖、文/時報出版 娜歐蜜.克萊恩 Naomi Klein, 麗貝卡‧斯蒂夫 Rebecca Stefoff《拿回我們的未來:年輕氣候運動者搶救地球的深度行動》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