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需要理解新加坡?從這點是很好的開始

我在新加坡工作和定居已經7年有餘。其實自我出生開始,新加坡就一直和我的生命有所交集。

小學時放暑假每次從台灣回馬來西亞,常會順道到新加坡玩。在那個年代,對很多馬來西亞人來說,「出國玩」就是去新加坡,「國際比賽」就是有新加坡的學校或團體參加。中學時讀歷史常常會讀新加坡,新加坡史是馬來西亞重要的一部分。大學時留學英國,每次回檳城老家都會在新加坡轉機,在英國工作數年後想回亞洲,也是新加坡(而不是馬來西亞或台灣)在第一時間給我工作,歡迎我到那定居。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但也是一直到我在新加坡定居和工作,並參與文化產業,認識很多在地的藝文人士後,我才對新加坡有比較深刻的認識。在那之前,我其實也和這世界絕大多數人一樣,對新加坡只充滿粗淺的刻板印象,包括亮麗的經濟表現、獨裁專制的政府,與無所不在的嚴刑峻法。

新加坡是個相當特別的存在,它很小,小就是它最大的優勢,所以管理容易,制度上有很多很精密的設計。

但新加坡的心很大,其歷史和世界文明史上的幾個重要大板塊都有重要的互動。因此要完全理解和「懂」新加坡其實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不同的人(包括新加坡人自己),看新加坡都會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結論。比如像《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這本書,就是美國人的角度。

要看到新加坡的全貌,理論上必須要能夠涉獵包括馬來人在內的南島民族史、伊斯蘭世界對南島民族的影響、全球華人的移動史、印度文明早年對東南亞的影響和近代印度人的移動、大英帝國的全球殖民史、新加坡歷史上和中國日本以及近代美國等世界強權的互動、新加坡如何作為東協的首都,還有新加坡的本土社群,包括華人印度人馬來人各自的歷史。

作為一個海洋國家,新加坡是非常務實的,凡事都追求一個合理的平衡,不大喜歡向世界解釋自己,但總是緊盯著世界,並根據世界局勢的變化迅速地調整自己。新加坡社會非常資本主義,為吸引資本,稅率很低,貧富差距很大,但卻有非常社會主義的作為,如完善的社會住宅/政府組屋和獨特的公積金制度,超過9成的人民擁有自己的房子。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人民行動黨表面上一黨獨大專政多年,但新加坡議會民主的歷史自英殖民時代就有,獨立建國以後也從未間斷,比台灣還多了數十年,執政黨是人民一人一票自由選擇投出來的,而且一直都有3成到4成人民支持反對黨。

新加坡強調法治,法律的制定和刑責十分嚴格,但個人的權益也因此受到法律的保障,治安十分良好,在一定的範圍內人民其實過得很自由而免於恐懼,貪污腐敗的官員都會受到法律制裁,而且在近年社會氛圍有越來越開放的跡象。

當然,新加坡並不是完美,因為它一直不停地自我調整。新加坡人凡事都喜歡做最壞的打算,可以預期在李光耀已經過世、李顯龍也即將交棒的未來,新加坡將走入全新的時代,也會遇到更大的挑戰。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覺得同樣作為海洋國家,台灣和新加坡其實有許多可以互相學習和互補之處,近幾年也有越來越多台灣人到新加坡工作,新加坡人也喜歡到台灣旅遊,購買台灣的文化商品,新加坡和中華民國台灣到今日都還有軍事上的合作。所以我希望台灣社會可以對新加坡有更多的了解,而不要只停留在表面的刻板印象上,或有錯誤的競爭意識,比如政客口中的「鼻屎大的國家」、「只會捧中國LP」,「五年超越新加坡」等等。

《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作者約翰.培瑞(John Curtis Perry)是美國塔夫茨大學佛萊契法律與外交學院的海洋歷史系教授。海洋歷史本身就是在研究人類在海洋上的互動和交流,作者約翰.培瑞之前的著作也多與海洋有關,如《西進:美國與太平洋的開啟》(Facing West),同時也是東亞研究的專家。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因此作者在寫這本書時,是從一個由西向東看的角度,和一個世界海洋史的角度來看新加坡,談新加坡在人類海洋大歷史中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處的位置,因此書裡花了不少篇幅談大英帝國,也以獨特的眼光點出一些歷史的關鍵,比如麻六甲海峽的繁榮其實來自蘇伊士運河的開通,給了位於麻六甲海峽咽喉的新加坡莫大的優勢。

作為一個美國人,作者在書寫大英帝國時總帶有一點嘲諷的口吻(至少在我這個大英帝國的遺民後代讀起來是這麼覺得),大英帝國日不落的威名確實是帶有一點歷史的幸運成份,在那個世界還很大的年代,確實是不容易去控制全世界的海洋,因此大英帝國給各地的殖民地很高的自治權力,而這個威名在上個世紀被日本所打破,但日本也沒有成功地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和其海上霸權。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個人揣測作者為什麼要書寫新加坡,仍是出自於其對美國的關懷,因為美國才是過去50年這世界上真正的海權帝國,而新加坡(當然,還有台灣),是她在海洋上重要的策略盟友。新加坡在獨立建國之後,就很快速地修正其作為前英殖民地和共和聯邦成員國的傳統,轉而在外交經濟和軍事上向美國靠攏。

作者對新加坡的描寫,我個人觀察在一些部份其實很典型美國人,比方說個人英雄主義、放大李光耀(們)對新加坡成功模式的影響力,以及將新加坡的成功幾乎都歸功於李光耀(們)的努力,所以很接近新加坡的官方史觀,或是一種亞洲版的美國先賢開國史。

但在頌讚新加坡之餘,作者又不忘對新加坡不夠「美國」的部份做出批評,如不夠「民主」,不夠「開放」,不夠「自由」。這個心態其實非常典型白人(英美和澳洲的白人),一方面很喜歡批判新加坡,一方面身體又很誠實地喜歡到新加坡定居工作遊玩,覺得很安全,乾淨,現代,可信任。

作者在書中對於「亞洲」、「中國」、「華人」、「儒家」等概念的描繪,也是比較趨近西方的理解,和華文世界一般讀者的角度會有些落差(弔詭的是,人民行動黨和新加坡社會的英文菁英對這些概念的理解可能反而和美國人比較接近),對於本土社群、馬來人和伊斯蘭社會的描述也少(因為英殖民的歷史對印度反而可能比較熟悉)。

因此,用很粗淺的形容來說,這本書比較著重在新加坡的「國際性」和「海洋性」,而不是「亞洲性」和「本土性」。

我覺得這本書可以分成三個角度來閱讀,一是單純地當作一本新加坡故事來讀;二是從「海洋」的角度出發,以新加坡作為個案去反思全球海洋國家/帝國的互動歷史;三是思考美國人到底怎麼看待海洋/海權這回事,怎麼看待美國在海洋之中的位置,以及她和重要的海洋盟邦(如新加坡,還有台灣)之間的關係。

《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這本書是理解新加坡很好的開始,因此我在此想將這本書推介給台灣的讀者。

看更多 八旗文化《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從萊佛士爵士到李光耀,駕馭海洋的小城大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