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教養能翻轉階級嗎?不同階級的兩大教養邏輯

不同階級的兩大教養邏輯:規劃栽培以及自然成長

晚春下午,蓋瑞.塔林格在自家後院的游泳池玩水。他是白人,今年小學四年級,住在市郊一棟有四間臥室的房子。一如多數傍晚,他快速打發晚餐,父親開車送他去參加足球訓練。這只是他參與的眾多活動之一,他弟弟在另一個球場參加棒球比賽。傍晚時分,他們的父母通常能放鬆心情,小酌一杯,但今天不是啜飲紅酒的日子,塔林格夫婦急忙換下工作服裝,要孩子們準備去球隊訓練。

就在車程約十分鐘的地方,小學四年級的黑人學生亞歷山大.威廉斯剛結束教學參觀日,準備返家,他母親開著皮面坐墊的凌志汽車來接他。現在是星期三晚上九點,亞歷山大的母親帶著疲憊下班,行程滿檔的星期四還等著她,明天得在清晨四點四十五分起床,出門工作,晚上九點以後才能回家。星期六早上八點十五分,她得送亞歷山大去上鋼琴課、去唱詩班練習,再去參加足球比賽。

他們在黑暗中驅車,亞歷山大的母親輕柔地跟孩子談話,向他提問,並引導他發表自己的看法。

親子間會討論問題,這是中產階級教養孩子的重要特徵,就像許多中產階級父母,威廉斯女士和丈夫認為他們是有規劃地開發亞歷山大的才能。蓋瑞和亞歷山大這些中產階級的孩子,生活排滿了父母一手規劃安排的活動,父母確保孩子能獲得這些經驗,讓孩子接受規劃栽培(concerted cultivation)。

在這類培育過程中,孩子建立起權利感(a sense of entitlement),權利感有很大的影響,讓孩子在學校環境中學會質疑成年人,認為自己和成年人平起平坐。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在稍遠的二十分鐘車程外,幾個孩子住的是藍領街區公共住宅,他們有著完全不同的童年。

亞尼里先生是勞動階級白人,他去接上完補習班的兒子小比利,回家後,亞尼里先生小酌啤酒,比利看電視,然後騎腳踏車到街上玩。某傍晚,他會和父親坐在家門外的人行道打牌。比利的母親是清潔工,下午五點半左右下班回家做晚餐,全家人再一起用餐。

家庭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亞尼里女士每天都會打電話跟「一大家子」聯繫,比利的叔叔常常晚上順路拜訪,有時還會帶比利最小的堂弟一起過來。春天時,比利在當地棒球隊打球,他不像蓋瑞和亞歷山大那樣,一星期安排了四場活動,棒球是他今年唯一參加的組織式課外活動。白人勞動階級出身的溫娣.戴佛也住在同一條街上,她總是和堂姊妹們共度傍晚,一起擠在客廳地板上,邊吃爆米花邊看影片。

夏日傍晚,在更遠的地方,住在公共住宅的四年級黑人男孩哈若德.麥克拉斯特在家附近玩耍,兩個堂兄弟也和他一起玩。他們想打籃球,但花了一個下午還是弄不到球,只好看電視上的體育比賽。在暮光中,他們打了場水球戰,哈若德試圖讓鄰居拉法特小姐淋濕。人們坐在公寓外的草坪上,音樂和電視聲從敞開的門窗流洩而出。

比利、溫娣,和哈若德身邊的成年人希望給孩子最好的生活,但由於經濟上的困頓,父母只能努力養家糊口、安排住房、應付不安全的環境、帶孩子去看醫生,還常常得長時間等待根本不會來的公車,還要給孩子洗衣、按時送孩子上床睡覺,並在隔天早上讓他們好好去上學。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和中產階級的父母不同,勞動階級的父母不認為有規劃地教養孩子是教養的必要因素,他們特別不贊同參加家長排定好的休閒活動。他們不像塔林格家和威廉斯家的父母那樣注重規劃栽培,對他們來說,父母最重要的責任不是引導孩子們說出感受、觀點,和思想;相反地,成年人和孩子間有一道相當明確的界線,家長傾向於下指示,告訴孩子該做什麼,而不是用道理說服孩子。

中產階級的孩子參與父母安排的活動,勞動階級和貧困階級的孩子對休閒活動有更大的控制權,大多會自由外出,和住在附近的親戚朋友一起玩耍,他們的父母和監護人讓孩子自然成長(Accomplishment of Natural Growth)。然而,這些孩子和父母仍要與社會中的重要體制互動,例如堅持推行規劃栽培策略的學校。

對勞動階級和貧困階級家庭而言,家庭教養的文化邏輯和體制標準不一致,造成了以下結果:採用規劃栽培策略的父母讓孩子們獲得權利感;比利.亞尼里、溫娣.戴佛,和哈若德.麥克拉斯特等孩子在體制中的經歷,則讓他們產生疏離感、不信任感,和局限感(sense of constraint)。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美國也許是機遇之地,同時也是不平等的國度。本書認為,父母的社會地位以無形但強大的力量,影響著孩子的生活經歷。

深入觀察、訪談中產階級(包括中上階級成員)、勞工階級,及貧困階級家庭後,我們發現,不平等已經深入文化結構。本書前面的章節是對十二個九歲到十歲孩子的家庭密集觀察研究的成果,我認為家庭生活的各個關鍵要素緊密結合,成為一套「教養的文化邏輯」。

換句話說,家庭間的差異似乎聚合成具有意義的模式,中產階級的父母傾向於規劃栽培的文化邏輯,勞動階級和貧窮階級的父母更傾向讓孩子自然成長。實踐自然成長的過程中,孩子們有很長的休閒時間,自己也會發起遊戲,成人和孩子間的界線分明,而且孩子們每天會和親戚頻繁互動。

勞動階級和貧窮階級的孩子承受巨大的經濟壓力,但他們擁有更像「孩子」的生活,也擁有更高的自主權,得以免於成年人的介入,掌控自己長長的休閒時光。中產階級的孩子雖然無法長時間和親戚相處,也沒有很長的閒暇,但他們似乎可以獲得體制上的重要優勢,在規劃栽培的教養過程中,孩子學會了有助於投入職場的寶貴技能。

本研究中,中產階級白人和黑人兒童確實表現出某些重要差異,但最重要的分野與種族無關,如本書所說,差異主要是因階級而異。階級差異,包含階級對家庭生活與教養的影響,塑造了孩子如何看待自己與世界。

看更多 野人出版 安妮特.拉蘿《不平等的童年【跨世代社會學革命性經典鉅著】:拚教養能翻轉階級嗎?》

圖、文/野人出版  安妮特.拉蘿 Annette Lareau《不平等的童年【跨世代社會學革命性經典鉅著】:拚教養能翻轉階級嗎?》
圖、文/野人出版 安妮特.拉蘿 Annette Lareau《不平等的童年【跨世代社會學革命性經典鉅著】:拚教養能翻轉階級嗎?》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