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不只是中美棋子 為何我們要在意美國?

台灣在美國國會的好朋友—不可不知的「台灣連線」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台灣的外交處境雖然艱難,但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們在太平洋另一側的美國政壇上,有不少朋友,尤其是國會當中一直有非常堅定的力量在支持台灣。近年來,由於台灣自身民主改革的成績斐然,成為美國官員口中「民主政治典範」(an exemplar of democracy)和「世界上一股良善的力量」(a force for good in the world)。這樣的成就,也使得台灣在冷戰以及反共為主的時代結束後,依然能在美國國會以「區域民主夥伴」的身分持續獲得支持。

美國國會的「台灣連線」

講到美國國會的挺台勢力,就不能不講到「台灣連線」。我們知道,美國國會分為參議院(Senate)、眾議院(House),而每一院中又會針對各項議題分有委員會(committee)、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然而,在這些正式的國會組織之外,還有另一種組織叫做「連線」(caucus)。

在眾議院,連線是被認可的「國會成員組織」(Congressional Member Organizations, CMOs);而在參議院,「連線」則是被視為非正式組織,有時候也會被稱為「聯盟」(coalition)或是「工作小組」(task force)。通常國會「連線」都是跨黨派的,組成這些連線的目的,主要是讓有相同興趣、政見和利益的議員們能夠聚在一起互相討論、交流資訊,最終進一步推動國會立法。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台灣連線」在眾議院的叫做「國會台灣連線」(Congressional Taiwan Caucus, CTC),參議院的叫「參議院台灣連線」(Senate Taiwan Caucus, STC)。根據長期在美國國會遊說的台美人組織「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的資料,從2021年1月2日開始、一一七屆國會的「台灣連線」,在眾議院有122人(共和黨63人、民主黨59人),在參議院有26人(共和黨16人、民主黨10人)。在國會兩院共535位議員的情況下,有近三成的議員都加入了「台灣連線」,可以說是人多勢眾。

在這樣的時間點,美國兩院能夠成立「台灣連線」,除了反映台美關係的重要性之外,也顯示了美國國會對台灣的堅定支持,以及雙方長期以來相互珍惜的友誼。

接著舉例來看,「台灣連線」是如何走進國際、幫台灣向世界衛生組織發聲。

2010年時,當時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陳馮富珍辦公室發函給全球重要主管,表示在內部文件中應該把台灣視為中國的一省,使用「中國,台灣」為正式名稱。這件事引發我方強烈不滿,在隔年(2011)的世界衛生大會時(5月)就此事向世衛嚴正抗議。而美國國會議員也在同年7月時,以民主黨參議員懷登(Ron Wyden)為首,以及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民主黨參議員韋柏(Jim Webb)、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共和黨首席議員暨台灣連線共同主席殷霍夫、共和黨參議員愛薩克森(Johnny Isaksson)和共和黨參議員錢布理斯,共五位議員致函陳馮富珍,要求針對不當矮化台灣稱謂的做法立即予以更正。

自從蔡英文政府上台後,2016年世衛大會第一次延遲發給台灣邀請函,並且在上面加註中國的「一中原則」附帶條件;而從2017年開始,台灣則是再也沒有收到世衛大會的邀請。因此,2018年世衛大會舉辦前夕,在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共和黨議員羅伊斯、民主黨首席議員安格爾領頭,聯名其他眾議員共172位,寫信給世界會生組織幹事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敦促他同意讓台灣參加該年的世界衛生大會,這也破了與美國斷交後眾議院議員連署為台發聲人數的紀錄。

隔年(2019),台灣再次未收到世界衛生大會的邀請,於是5月17日眾議院台灣連線四位共同主席就聯名致信,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譚德塞邀請台灣參與該年的世界衛生大會。在信中,四位美國議員除了反對世界衛生組織以「缺乏兩岸諒解」名義排除台灣,也列出過去台灣在國際上的醫療貢獻,表示台灣在許多醫療專業領域可以對國際社會有正向貢獻。

無邦交下台美關係的持續進展

台灣的外交處境困難,參與國際事務常有難以跨越的障礙,以至於我們常常需要透過其他方式來繼續拓展外交。台美國會議員聯誼會以及美國國會「台灣連線」模式的成功,讓「國會外交」成了台灣對外拓展關係重要的一環。

近年來,由於「開放政府」(open government)概念興起,加上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德國、荷蘭、法國等78個國家組成了「開放政府夥伴關係聯盟」(Open Government Partnership, OGP),台灣也積極往開放政府的方向努力。

2020年10月28日,隸屬於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NED)旗下的美國國際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下稱NDI)及國際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下稱IRI)分別宣布將在台設立辦公室。NDI和IRI雖然官方上是非黨派組織,但一般認為前者的專家學者較多民主黨背景,而後者較多共和黨背景。

這次,NDI及IRI雙雙在台灣設立辦公室,除了顯示台灣的重要性受到跨黨派的支持,也意味著未來台灣在民主治理與發展上有更多和國際夥伴合作的可能性。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不論是美國國會台灣連線、台美國會議員聯誼會,還是與NDI簽訂MOU,都可以看出台灣在處處受限的外交現實中,用「國會外交」打破重圍。

未來與NDI或是IRI的合作,更是向外證明台灣的國會有能力獨自和其他國家的國會交往,避開許多過往卡在國家身分而無法參與的國際交流。台灣在許多人的努力,以及在美國國會及各方面幫助的推波助瀾之下,今日已成為許多國際媒體讚譽的「亞洲民主燈塔」,我們用自身的民主實力與世界上其他民主陣營國家交往的時代已經來臨。

看更多 聯經出版 美國台灣觀測站 US Taiwan Watch《為什麼我們要在意美國?從外交、制度、重大議題全面解析台美關係》

圖、文/聯經出版 美國台灣觀測站 US Taiwan Watch《為什麼我們要在意美國?從外交、制度、重大議題全面解析台美關係》
圖、文/聯經出版 美國台灣觀測站 US Taiwan Watch《為什麼我們要在意美國?從外交、制度、重大議題全面解析台美關係》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