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為何是護國神山?未來十年還是護國神山嗎?

競爭對手沒有的萬人資深技術團隊

這裡,我們要特別強調多年來,外界疏忽的一個台積電關鍵競爭能力,那就是由20年以上資深幹部及5-10年資深工程師,組成精密製造與研發的兩萬人資深工程師團隊,這才是台積電打遍天下無敵手最重要的資產。

2021 年3 月底半導體產業吹起了一股亂流,擔任英代爾(Intel)執行長不久的季辛格宣布,啟動「IDM2.0」計劃,要投資200 億美元建置兩座晶圓廠,除了為自家的微處理晶片生產外,將為其它客戶代工晶圓生產的業務。消息公布後台積電股票連跌2天,首次掉到半年前的570 元上下,到底英代爾這個決定是否真的為台積電帶來競爭威脅?這裡要深入探討的就是,身懷十八般武藝的研發生產工程師大軍!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要知道從1994 年起,台積電股票上市前後,開始大力招募台成清交理工科一流優秀大學、碩士生,到2000年這樣超過10 年以上資歷的優質工程師團隊已累積了三、四千人,然後當年又分別購併了世大半導體、德碁半導體兩家公司。除了拿到一些先進製程設備外,重要的是又添增了上千位來自國內外具3-5 年經驗優秀學歷的工程人力,這合起來數千位龐大工程師經過了後來20 年的工作鍛鍊,承接來自全球各大產業科技公司、不同應用領域的專案,以及先進國家軍事航太機構委託的精密晶片製造。

不僅他們在生產、研發單位分別晉升到主任工程師、經理、資深經理、部經理、副處長的中堅幹部階層,並且練就了十八般武藝的解決能力,如果扣除近20年自然的離職、退休等流動的一千多人,目前這龐大的中堅資深幹部群高達數千位,他們帶領10年以上經驗的近二萬名技術工程師,就是台積電眼前打遍天下無敵手最大的核心武器。

2021年6月TSMC 總裁魏哲家在自家技術論壇中即指出,2020年台積電運用超過280項技術為500多個客戶生產超過一萬一千種產品,就是這龐大資深工程師團隊的心血結晶!

英代爾這時候進來晶圓代工領域,不要說區區200 億美元投資分一半代工,跟台積電中科7 奈米、南科5 奈米每座都要投資250 億美元以上,才能拉出月產數十萬片晶圓的產能投入無法相比。即使晶圓代工廠核心能力─解決良率提升的資深技術人才,由於他們長久以來只研發生產自家的晶片,並沒有具備處理像蘋果電腦智慧手機晶片或像全球繪圖晶片、AI 晶片第一名輝達(NVIDIA)這樣不同領域客戶晶片研發生產的經驗;因此,很難跟TSMC 這群豐富專案處理經驗的萬人技術團隊競爭。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英代爾在7 奈米(相當於台積電5 奈米)生產良率技術未能突破,相較於台積電中科5奈米廠2020年已進入大量的量產階段,技術落後於台積電2-3年、1.5 個世代,資深技術人才的質與數量又遠遠不及,台灣股民們實在不用擔心,「護國神山」的底子夠大夠深厚,勿庸掛慮。

再者,以工程師們最關心的薪資來作比較,從2021 年初台積電再次大幅調升薪資20%,滿一年經驗的工程師年薪至少175萬以上,並且,在台灣工作的工程師享有的每日兩餐、宿舍、分紅稅繳等支出,這種實質購買力與英代爾同樣資深工程師比較,台積電工程師實質所得要高出二成以上,經過了30 年一步一腳印的努力,台積電工程人才平均實質所得終於高出英代爾一截!

所以結論是:英代爾執行長丟下的這個炸彈說穿了只是顆啞彈,並沒有什麼攻擊力與競爭力。

當年,張忠謀帶領的領導團隊為了讓台積電在晶圓代工技術上領先競爭者,可是下了很大功夫,剛興辦的頭幾年「技術人才充沛」,是他認為台灣推動半導體產業的第一優勢。他曾分析:在一個典型半導體公司「間接人工」往往超過直接作業員,而「間接人工」絕大部分都是工程人員,所以具有理工學士學歷以上的人員,占公司人員七成以上。台灣的大學平均水準很高(TSMC 大多數都來自台大、清大、成大、交大、台科大五校),而主修理工的百分比又較西方國家為高,造成相當充沛的技術人才來源。

張忠謀也觀察到:「有一點值得提出的,在美國半導體業人員,其中來自台灣有數以萬計,這些有工作經驗的人才⋯⋯,是未來台灣半導體業的一個重要人才資源。」

台積電。美聯社
台積電。美聯社
分享

1980 年代當時的經濟部長趙耀東批評台大等名校學生畢業後大多去美國留學,是浪費教育資源,如今以結果論來看,應該說是政府當局鼓勵年輕人念理工,除了一百多所專科學校以理工科系為主外,二十所綜合性大學也都設立理工學院,培養了大批電機、電子、機械、化工、材料人才,其中相當大比例到美國留學又工作,幫我們儲備了相當多的電腦、半導體、通信人才。後來30年,成為台灣出口主力產業重要人才來源,這種無心插柳的規劃哪是趙耀東部長等高層當初設想得到的結果呢。

招收人才方面,多年下來,目前台積電博士學歷人才有二千多人,碩士超過兩萬五千人,而且是聯合國部隊,許多幹部來自中國大陸、東歐、美國、印度甚至於俄羅斯等地區。有人批評台積電將全國最頂尖的工程人才都吸收到同一家公司,如同台灣多年來大學聯考一流人才都往醫學院跑一樣,是種人才的浪費。問題是,人才是自由流動的,台積電無法也不能叫誰可以來,或不要來。

如果一家企業因經營績效優異,付給從作業員起的各領域員工有相當不錯的待遇,人往高處爬,水往低處流,自然會吸引各界人才加入,這反而是該鼓掌讚揚的表現。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更何況,晶圓製造過程牽涉到數百上千道工序,每道工序又牽涉到多種物理因素變化,這麼複雜精密的生產過程,要追求量產需要達到99.9% 以上良率目標,又是何等艱難的問題!如果沒有這一、二萬個10 年以上優秀技術人才,投入負責上千個晶片開發生產的專案,日以繼夜的努力,台積電也不會有今天領先全球同業的卓越績效表現。

看更多 時報出版 王百祿《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圖、文/時報出版  王百祿《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圖、文/時報出版 王百祿《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