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不知道的李登輝──在北京取得「不對台動武」的口頭承諾

在北京取得「不對台動武」的口頭承諾

一九九二年,受李登輝指示與中共幹部秘密接觸的國策顧問曾永賢,在抵達北京隔天的九月三日,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突然現身在他面前,面露微笑地說:「中國絕不會放棄反美運動或批判台灣。但是你們有錢,想怎麼做,我們確實無法干涉。實際上我們根本也無可奈何。」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根據曾永賢回憶,與楊尚昆見面的地方應該是在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辦公室。

當時與曾永賢同行的總統府幕僚張榮豐說明,會談場地是在稱為「國際友好協會」的建築,那是國民黨在中國大陸時期曾作為蔣介石(一八八七—一九七五)住所的建築。楊尚昆之所以選擇與國民黨有相當淵源的建築,或許是想緩和曾永賢與張榮豐的緊張情緒。

同時,根據張榮豐的說法,楊尚昆也向曾永賢說:「如果(兩岸)雙方無法捨棄情緒性的對話或場面上的口號,那就絕不可能成為朋友。」他是以理性且友好的態度,表示希望能建立兩岸檯面下的溝通管道。

作為李登輝總統的密使,曾永賢受命設法探究中國真正的意圖,但中國國家主席親自現身一事完全在預料之外。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中國也極力摸索要建構與台灣高層的秘密溝通管道。

至於楊尚昆發言的背景,是一九九二年九月美國老布希總統決定要賣給台灣一百五十架16主力戰機,軍售案金額約六十億美金。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對於當時經濟極為拮据的中國而言,這可是一筆無法想像的巨額外匯。

隔著台灣海峽對峙的兩岸,由於16戰機的軍售,雙方的軍事平衡勢必傾向對台灣有利。對此,中國雖然以極為嚴厲的口氣批評美台雙方,但也僅止於「口頭」批判而已。

在聽完返台的曾永賢轉述楊尚昆所言「我們根本也無可奈何」後,李登輝的表情趨於緩和,也可看到一絲放鬆的神色。「這對台灣非常有意義。」兩人的解讀是:這應該可視為國家主席口頭透露在此階段沒有對台動武之意。

中國主張「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至今仍無所不用其極,想方設法要限制台灣在國際上的活動空間,貶抑台灣的國際地位。

那麼,為何中國對應該是重大軍事危機的16戰機軍售問題,仍然透露想避免行使武力的話語,甚至在一九九五年七月發射彈道飛彈前,事先通知台灣方面不會真的對台造成傷害呢?

事實上,當時共產黨獨裁政權長期執政的中國,國際情勢正處於逆勢。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除了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在北京發生的「天安門事件」,促使國際社會制裁中國,同年十一月十日柏林圍牆倒塌,同一時期東歐共產黨獨裁政權接連瓦解倒台,乃至於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連蘇聯都解體,這些都帶給中國共產黨相當強烈的震撼。

與此同時,台灣到九○年代的經濟力量都還遠勝中國。根據一九九○年的統計顯示,人口約兩千一百萬的台灣,出口金額約為九百八十億美元,對比同時期十二億人口的中國,出口金額卻僅有六百二十億美元。從雙方經濟實力的強弱,可以清楚看出對台灣有利。

中國實際領導人鄧小平(一九○四—一九九七),從一九七八年底開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由於受到天安門事件影響面臨重挫。因此,鄧小平在一九九二年初再次指示,要求經濟建設再加速,這就是「南巡講話」。

中國極需要導入台灣的資本與技術,或許私底下也想對台灣的製造業招手,試圖拉攏他們進入中國進而占為己有吧。

無論是政治或經濟方面,到一九九○年代中期為止,中國在各方面都居於劣勢。

因此,中國很可能藉由政治判斷,認為這個時期不應升高與台灣的對立。

另一方面,一九八八年就任總統的李登輝認為,「在天安門事件以及共產國家逐一瓦解的潮流中,或許中國共產黨可以藉由吸取台灣經驗,在某種程度上朝民主化調整吧?」雖然這個期待直到今日仍然無法實現,但當時確實因為有這種想法,他才會囑託曾永賢建構與中國高層之間的「熱線」。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兩岸高層的極機密管道

輔佐總統李登輝的國策顧問曾永賢,於一九九二年九月代表李登輝,在嚴格保密中,於北京與國家主席楊尚昆初次會面。

楊尚昆對神色緊張的曾永賢說:「以後請與這位先生聯絡。」他手指坐在旁邊的人民解放軍總政治作戰部聯絡部長葉選寧(一九三八—二○一六)。曾永賢透過葉選寧及其部屬,建構楊尚昆與李登輝之間兩岸高層的極機密管道。

前總統李登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前總統李登輝。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事前未被告知將與楊尚昆會談的曾永賢,從香港經由澳門、廣東珠海,於九月二日抵達北京。隨即前往坐落於北京西北方風光明媚的玉泉山,這裡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招待所,出面接待曾永賢的,就是葉選寧。

被稱為「太子黨」第二代菁英的葉選寧,是葉劍英(一八九七—一九八六)次子,其父與毛澤東(一八九三—一九七六)一起參加對日抗戰,列名「中國十大元帥」之一。

葉選寧過去任職工廠時,遭遇意外事故失去右手腕以下,因此伸出左手與初次見面的曾永賢握手致意。葉選寧一開口就語帶玩笑地說:「如果能讓您與您的兄長直接討論兩岸統一問題就太好了。」然而,曾永賢所獲的指令卻是要建構「不被中國統一」的極機密管道,因此面對葉選寧時,並無法說清真實來意。

葉選寧會用這句話做開場白,是因為他與比曾永賢年長十歲的親兄長曾永安關係深厚。

曾永安早年留學早稻田大學,戰後前往中國,投身中國共產黨;他後來在中國成家,女兒嫁給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的幹部,與葉選寧熟識的女婿介紹兩人認識,其後曾永安與葉選寧都貌似曾在解放軍負責搜集包含台灣在內的對外情報的任務。

據聞曾永安在一九七○年代病逝於天津,曾永賢的姪女則於一九九○年前後兩岸人民往來解禁後訪台,並與曾永賢取得聯繫。不過針對相關細節,曾永賢說道:「再多的,不方便說明。」

一九九三年後,曾永賢回憶:「經由香港、澳門,在泰國或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等地,每年約與葉選寧或其部屬見面兩次。談論彼此的內政或兩岸關係的前途等,坦誠以對,避免誤解發生,是絕對必要的。」

或許,身處海峽兩岸的兄弟倆,各自在所屬陣營執行任務,此奇特命運反而成為兩岸建構熱線的擬「信賴關係」基礎。

看更多 前衛出版 河崎眞澄《李登輝秘錄》

圖、文/前衛出版  河崎眞澄《李登輝秘錄》
圖、文/前衛出版 河崎眞澄《李登輝秘錄》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