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羅究竟跟一般運動員哪裡不一樣?從專業引導到科學輔助訓練

起步過早

類似的研究顯示,及早投入專精訓練不見得是邁向職業運動巔峰的要件。但是不需要早期專精訓練,不代表早期參與就沒有相對優勢。一般來說,相較於划船等盛行率較低的運動,競爭越激烈、全世界選手越多的運動,就越需要盡早開始參與投入。相較於身體和生理條件比重較高的運動項目,越講究戰略和技巧的運動通常也需要運動員投入較多的時間。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英格蘭足球前鋒馬庫斯.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在七歲時就和曼聯簽下了一紙青年合約,其他有意簽下他的俱樂部還包括利物浦以及艾佛頓(Everton)。簽約後,拉什福德依舊保持參與多項運動的習慣,只是有了更明確的優先順序。

「我以前常和朋友一起玩各式各樣的運動,我總是精力充沛,常常參加許多不同的運動。」拉什福德回憶。在學校,「我們進行很多活動,板球、繞圈球(rounders)、羽毛球、網球等等。」

拉什福德喜歡的運動很多,但是唯一被他稍微納入職業考量的卻只有足球,這一點和其他早期參與的範例相吻合。儘管他接觸的項目非常多,我們並不清楚他在每個項目中的累積練習時數有多少,也無從得知這些時數和足球練習時數的相對關係。「足球就是我們最喜歡的運動,」拉什福德說道,「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在這個全球最受歡迎的運動中,幾乎所有闖入高階職業聯賽的球員都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固定練習。通常他們不會在那麼小的時候就完全投入專精訓練,進而排除其他運動,但是和拉什福德一樣,他們踢足球的時間往往遠大於其他運動。

有項研究審視了三百二十八名十六歲的頂尖男子足球員,其中包含來自巴西、英格蘭、法國、迦納、墨西哥、葡萄牙、瑞典等全世界的球員,結果發現,儘管這些國家的國情文化不盡相同,所有的運動員卻都是在五歲前就開始踢足球 。他們在五到十一歲時,每週會花上將近十小時的時間在足球相關活動上,包括練習、非正式比賽、正式比賽等;而到了十一至十六歲時,每週的時數更增加到將近十五小時。

到了十六歲的時候,所有的菁英選手都已經累積了大約五千小時的足球練習時數。這些選手並非所謂的專精球員,平均來說,他們每個人都同時參與二至三項其他的運動項目,只是投入的程度遠遠不及足球。對於像足球這麼競爭的運動,選手一般來說都需要大量的練習:各國男子國家代表隊的選手通常在十八歲前就會累積超過六千小時的足球相關活動時數。更有研究發現,比利時代表隊的成員在二十到二十五歲時就累積了一萬小時的足球相關活動時數。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類似的情況在女子足球中也一樣。有研究分析了英格蘭、瑞典、澳洲,以及奪下二○一九世界盃冠軍的美國等頂尖的國家代表隊,結果發現選手往往在五、六歲時就開始接觸足球,但童年時期仍保持輕度或中度參與其他運動,平均接觸的運動項目是三項。因此,儘管菁英選手大都不是很早就投入專精訓練,但是他們絕大多數都非常早就開始接觸足球。在足球界中,還沒有聽說過像葛洛佛這樣的案例。

還有一些運動項目的選手,在童年時必須接受比足球學院的球員更密集的訓練。奧運體操選手在十六歲以前就能累積將近一萬九千小時的練習時數。因為體操選手通常在青少年時期就會達到生涯巔峰,想要有任何一丁點攀上體操界巔峰的可能,在十歲前確實開始接受專精訓練是必不可少的。

像是競技體操、花式溜冰、跳臺跳水、韻律體操等由青少年選手稱霸的項目中,超級菁英選手在十歲之前花在接受訓練的時間是其他奧運項目選手的三到七倍之多,而後者已經可以說是很早就開始接受專精訓練的選手了。

一項針對美國的高山滑雪菁英選手所做的研究發現,平均而言,選手在三歲左右開始接觸滑雪運動,六歲左右開始接受正式訓練,而在七歲時開始投入滑雪比賽。到了十九歲的時候,菁英滑雪選手累積的滑雪相關活動時數大約是八千五百個小時,而且他們另外還投入了相當多的時間從事五到六種和滑雪無關的運動。頂尖的滑雪選手往往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滑雪運動。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一個世紀前,一名選手同時在迥然不同的奧運賽事中奪牌是相對更常見的事:首度參賽時間落在一九二○至一九三六年間的選手中,一共有二十四名選手在數項運動中奪牌;但是,在二○○○年後才首次闖進奧運殿堂的選手中,只有四名選手曾在不同的比賽項目中奪牌,而且其中兩位奪牌的運動項目還非常類似:高山滑雪和滑雪板、競速滑冰和短道競速滑冰。

因此,事實上只有兩名選手達成此成就:美國的羅倫.威廉絲(Lauryn Williams)在田徑項目以及雪橇比賽都成功奪牌;英國的蕾貝卡.羅米洛(Rebecca Romero)則在自由車和划船項目中都成功奪牌。他們兩個都先受過其中一項運動的專精訓練,然後在中斷訓練後,接著轉換跑道到另一項運動。

然而,這些驚人的成就都是在普及率相對較低的運動中達成的,而且這四項運動都可以說是看重身體和生理屬性大過於技巧和戰術的培養。這些發現也指出:「成年後,專精訓練是生存的唯一法則,」南澳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的運動科學家提摩西.奧爾茲(Timothy Olds)說道,「一旦你選擇了這項運動,專精訓練就是唯一的辦法。我們再也沒有多才多藝的運動員了。」

看更多 商周出版 A・馬克・威廉斯, 提姆・威格莫《一個頂尖運動員的誕生:從專業引導到科學輔助訓練,看冠軍如何從「勝」到「常勝」》

圖、文/ 商周出版 A・馬克・威廉斯, 提姆・威格莫 A. Mark Williams, Tim Wigmore《一個頂尖運動員的誕生:從專業引導到科學輔助訓練,看冠軍如何從「勝」到「常勝」》
圖、文/ 商周出版 A・馬克・威廉斯, 提姆・威格莫 A. Mark Williams, Tim Wigmore《一個頂尖運動員的誕生:從專業引導到科學輔助訓練,看冠軍如何從「勝」到「常勝」》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