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能是累積出來的──過度保護的真實危險!爸媽如何不讓教養被焦慮給綁架了?

無能是累積出來的──過度保護的真實危險所在

我原本跟同學一起走路上學,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我爸媽不知道在哪裡讀到說有個變態在全美流竄,然後他們就說我不准自己去學校了。我現在上下學都是他們開車接送。

──十歲男孩的心聲

我們多數人都了解自己活在一個快速變遷且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如前所述,這會加深我們的焦慮,削弱我們解決問題跟做成決策的能力。為了完全解除不確定性對我們的思考所產生的負面效應,我們必須更透徹、更細微地去瞭解焦慮為何物。焦慮究竟如何影響我們?我們的焦慮如何影響孩子?我們該如何在會誘發焦慮的情境中增進自己的耐受性,又該如何進一步從焦慮裡學到教訓?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孩子們的本能是會去避開讓他們害怕或焦慮的事物,但如果不去面對這些東西,他們就永遠無法發展成兼具勇氣跟能力的個體。這是在面對不確定性時我們最不樂見的局面,因為既然冒險、快速適應與自在地與陌生人互動是你未來必備的生存技能,那你就不能一心只顧著不要讓自己焦慮。

焦慮的父母與焦慮的孩子

過去一年,美國每五名成年人就有一個人苦於焦慮症,而終其一生,將近三分之一的美國人都會面臨這個問題。另外去年一年在從十三到十七歲的青少年當中,每三個人就有一個會掙扎於焦慮之中,其中可歸入嚴重心理傷殘(impairment)者也有百分之八點三。關於焦慮人數增加的來龍去脈,固然沒有人能夠全部細說分明,但多數專家的共識是這跟不穩定的時代應該脫不了干係,而兩名幫兇則是智慧型手機與社群媒體。

如艾力克斯‧威廉斯(Alex Williams)在《紐約時報》中所寫,「流行病學界認為焦慮是一種病症,但同一時間,焦慮症也愈來愈儼然是一種社會現象:一種在驚悚電視畫面裡的腥羶中茁壯,然後透過社群媒體不斷渲染擴散,共有的文化經驗。」

除了某些文化因子會造成人的焦慮升溫,我們的基因組成也要負一點責任。有些人天生就比較外放,而有些人則天生謹小慎微。同理,有些孩子生來就愛探索世界,簡直天不怕地不怕,而有些孩子則光是離開母親就萬分掙扎。研究顯示焦慮症有三到四成的個體風險可歸因於基因遺傳。但身上有相關基因不等於被判(必得焦慮症的)死刑。

因為不論好壞,環境因素永遠都會與基因密碼一起影響我們。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存在於家長的焦慮與孩子的焦慮之間,還有另外一項關聯。焦慮的爸媽對孩子的痛苦比較沒有耐性,而這代表這些爸媽會設法逃避他們認為會讓孩子不開心的處境。當然沒有哪個爸媽會故意去讓孩子不開心,但焦慮的爸媽會在避免孩子焦慮的顧慮上,比一般家長敏感得多。

童年就等於一連串不得了的發現──有些新鮮事讓人興高采烈,有些則讓人焦慮難解──這點同時適用於孩子與爸媽。要看著孩子朝著世界探險,而能忍住內心的焦慮,我們需要三樣法寶:耐性、自制力與情緒燃料。一旦這三樣法寶的存量偏低,我們就會不自覺地想要讓自身的焦慮感馬上喊停。

新手媽媽吉娜一遇到三月齡的寶寶在夜半哭號,就覺得簡直難以忍受。她媽媽說讓孩子哭完就好,但她就是做不到。那淒厲的哭聲在摩擦著她的每一條神經,於是她往往寶寶發出一丁點呻吟就一把抱起孩子,然後一直搖到寶寶睡著為止。只要寶寶一睡著,就代表這對母子都獲得了解脫,但這也代表寶寶沒有能從過程中學會自己安慰自己,而吉娜也沒能學會去容忍幼子的一時不適。我們不先學會冷靜,孩子就沒機會學會獨立。

這把雙面刃一出鞘,你會在當下以為自己付出了慈愛與陪伴,但久而久之,這沉積在孩子身上的效應會極端有害。

你可能小時候學騎車曾經摔得很慘,於是為人父母的你不急著讓孩子跨上腳踏車──你怕他會跟你一樣留下一記就是三十年的內心陰影。為了不讓悲劇重演,你遲遲不肯應他的要求買輛腳踏車。這麼做一舉兩得,你心想這一方面可以讓兒子避開不必要的危險與會激發焦慮的經驗,二來更可以不要重新點燃你騎車摔下來的夢靨。但其實你這麼做只是一面在妨礙孩子鍛鍊勇氣與處世技能,一面不知不覺在幫恐懼與遲疑代言。

提到要保護孩子,我們第一個聯想到的往往是拯救孩子(於直直撞過來的汽車之前),或是當他們的盾牌(擋住網路色情與同學霸凌)。當然我不是說這些型態的保護不重要,但想長長久久的保護孩子的安全,我們需要把眼光放遠一點。真正可長可久的保護無法一蹴可及,而必須要腳踏實地地慢慢累積建立。孩子對危險的免疫力必須源自於他們內化後的本領與自信,而這兩樣東西又必須在生理、心理與社交上的測試中反覆砥礪。懂得回應的雙親會很擅長鎖定親生骨肉的頻率,而那絕對是好事一樁:親子之間的溝通愈是順利,就愈有利於孩子培養出健康的心理與同理能力。

但話說回來,父母若對焦慮一事過於敏感,反而會有礙於孩子的身心發展。這類過度焦慮的親職反應往往紮根甚深且抗拒改變,但我們還是先來看看不在看著孩子焦慮時去馴服我們的反應過度,會產生哪些意想不到的副作用。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我在執業時見著的青少年與青年人,往往苦於一種我口中的「累積性無能」:即生活/處事/適應環境/扮演社會角色等能力的減損。會有這種我們不樂見的結果,是因為父母在孩子發展過程中出現正常焦慮症狀時,給予了不該給予的庇護,而這些父母還以為自己是在拯救孩子或當孩子的盾牌。

這種溺愛即便在別的時代也會令人遺憾,而在我們的時代則更是會實實在在威脅到年輕人的生活乃至於生計。因為關於未來二三十年,我們起碼確定生存需要以下幾種東西:凡事靠自己的獨立、面對變局時的鎮定,還有迎接挑戰的熱情。

看更多 聯經出版 瑪德琳‧勒文《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放下憂懼,陪伴I世代孩子,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

圖、文/聯經出版 瑪德琳‧勒文 Madeline Levine《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放下憂懼,陪伴I世代孩子,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
圖、文/聯經出版 瑪德琳‧勒文 Madeline Levine《焦慮世代的安心教養:放下憂懼,陪伴I世代孩子,共同迎接瞬息萬變的未來世界》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