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莫札特故鄉!巴洛克古城「薩爾茲堡」如優質主題樂園

分享

觀光客陷阱(Tourist trap)指的是,一些觀光設施,儘管吸引不少遊客,卻不顧旅遊品質,儘想壓榨觀光客的荷包。至於什麼樣的地方可以稱作觀光陷阱,那就見仁見智,每個人的看法不同囉。販賣廉價觀光商品的商店總是擠滿觀光客,那麼,這種商店的景點算不算觀光陷阱呢?平時不上博物館的遊客,花了一筆錢去看一幅世界名畫,發現也只不過爾爾,這算不算花冤枉錢?

麥當勞也要融入老街的老式招牌
麥當勞也要融入老街的老式招牌
分享

主題樂園不是我的菜,在我眼裡,這是花錢的地方,標準的觀光陷阱。這純粹是個人的好惡,很多人喜歡到主題樂園休閒娛樂,我沒有意見。這裡要強調的只是,主題樂園不是我度假的選項;這些樂園中的假城堡,甚至拉斯維加斯的仿艾菲爾鐵塔,我都懶得多看一眼,更不會拿著手機自拍。

按照這個邏輯,薩爾茲堡(Salzburg)也不會是我的菜,因為她就像個巴洛克主題樂園,舊城裡還保存著風格統一的巴洛克建築,大教堂裏外雕花皆有可觀,廣場的噴泉雕像彷彿是古裝電影裡的場景,成排的名店商店街,滿城美食餐廳,還有戲院、音樂廳……,到了旺季,遊客比當地居民多好幾倍,全城交通打結。這地方,分明是個吸引觀光客來吃喝玩樂的地方。

老街還保留許多十六世紀的招牌
老街還保留許多十六世紀的招牌
分享

說也奇怪,我還頗喜歡這座陷阱的。這麼說好了,薩爾茲堡像一座優質的主題樂園。對我來說,薩爾茲堡和迪士尼、或拉斯維加斯這樣的主題樂園完全不同,先談談我為什麼不喜歡後者,提供一個比較的平台。我姑且叫迪士尼樂園和拉斯維加斯商業模式為「商業主題樂園」。

簡單說,商業主題樂園以造景來刺激消費,迪士尼創造一個歐洲童話世界、有城堡、有精靈……。拉斯維加斯更是把這種模式發揮到了極致,雖然不收入場費,拉斯維加斯的各家賭場各有主題,藉造景,裝潢,創造「主題氛圍」;有科技太空主題的(The Strat Hotel)賭場、羅馬神殿為主題的凱薩皇宮(Caesars Palace)、紐約紐約(New York New York)賭場乾脆放一尊自由女神像作為看門神;巴黎(Paris Las Vegas)賭場搬了艾菲爾鐵塔、紅磨坊來沙漠;還有金字塔、威尼斯……。

藉這些靠偽地標創造話題,但是骨子裡是賭場的商業模式,在這個世紀初成功將拉斯維加斯轉型為「全家娛樂」的休閒城市,這裡面有美食餐廳、豪華秀場、購物街,遊樂場,滿足全家大小的休閒需求;在這社群媒體的時代,拉斯維加斯,因為擁有這些偽地標,提供一處「一網打盡世界著名地標」的打卡聖地。

形容薩爾茲堡像主題公園只是比喻。畢竟這是一座有十五萬人口活生生的城市,奧地利第四大城,她擁有不少博物館,這些博物館級的建物廣場卻不是博物館的展示品。所有巴洛克,或是其他風格的建物、廣場是幾個世紀前流行興建的,無論是有商店民宅、教堂、公共建築,還有噴泉廣場,幾百年來,都是市民生活的一部分。

這些美麗建物能留到今天是歷史的巧合:感謝薩爾茲堡近千年的岩鹽生意,累積了不少資金,聘請建築師、藝術家打造她這座城市;很幸運地,戰亂沒有摧毀這座城市(事實上,大教堂的圓頂在二戰中被炸毀),都市更新沒有破壞整體性(幸好二戰後靠美國募來的經費,把大教堂的圓頂修復得跟過去一樣漂亮);在時間的淘洗下,建築語彙已經轉變了,沒有人再建造這樣的巴洛克街道了。

所以,我們反而覺得這些古老的東西珍貴,值得保存下來,我們也願意以遊客的身分跌落時光隧道,過一次巴洛克的癮。

通往山崗上古堡的齒輪纜車
通往山崗上古堡的齒輪纜車
分享

表面上看來,無論歷史的主題樂園,或是商業主題樂園,都是以景養消費的經濟模式,底子裡都是吃喝玩樂為主的觀光消費。拉斯維加斯靠觀光客生活,觀光餐旅業也是薩爾茲堡最重要的產業;拉斯維加斯以豪華秀場吸引遊客,薩爾茲堡有知名的「薩爾茲堡音樂節」,即使平日也有多場古典音樂在不同的表演場地進行。

吃喝玩樂的觀光消費並沒有罪,這是觀光經濟最基本的動能,有利潤才能維持修繕巴洛克建物,才能養活主題樂園工作人員的家庭。但是,這兩類主題樂園,在內涵上很不相同。直到今天,薩爾茲堡的大部分的古蹟教堂還是在星期天早上舉行彌撒,甚至還附帶一場小型演奏會;許多老街上的店面,還照常作生意。

商業主題樂園以造園造景的手法,大量仿製自然風景或知名地標,通常這些造景都只有一個殼子,偽自由女神的後面是賭場,偽威尼斯運河,水裡一條魚都沒有,主要的用意是邀請遊客參與一場以威尼斯為背景的商業秀。重點是,造景的威尼斯沒有歷史,沒有靈魂;吃喝玩樂之外,遊客能帶什麼東西回去?

薩堡暮色
薩堡暮色
分享

真實的威尼斯是一處見證「人定勝天」與「大地反撲」的最佳教材,看看歷年淹水在牆上留下得痕跡,讓人一方讚嘆在如此多變的環境中創造出浪漫又燦爛的文明,另一方面,更珍惜眼前的文明,誰知道這樣的威尼斯能再經歷幾次的洪水?

薩爾茲堡也許沒有威尼斯那麼嚴肅的環境教材,也有豐富的歷史與人文;其中一個賣點是音樂神童莫札特,莫札特1756年生於薩爾茲堡一處小公寓,在薩爾茲堡大教堂(Salzburg Cathedral)受洗,後來還擔任管風琴手,莫札特多首的聖樂也是應大教堂的邀請而創作的;莫札特一直在薩爾茲堡住到25歲才離開,他35歲就英年早逝了,所以,莫札特短暫的生命,大多是在薩爾茲堡度過的。

離開之前,莫札特對薩爾茲堡有諸多抱怨,自己認為被困在這座小城;幾百年後這座小城卻很認真地消費這位native son,莫札特鑰匙圈、莫札特杯墊、莫札特巧克力、莫札特棒棒糖、莫札特圍裙……,能想像得到的觀光紀念品,都有莫札特的肖像──這是上述的陷阱部分,雖然厭煩,卻也無可厚非;優質主題樂園還要賺錢,才能維持下去。

此外,保持了數十年最高票房的好萊塢電影「真善美」(Sound of Music)就是以薩爾茲堡為故事背景,也在薩堡多處取景。「真善美主題導覽」是薩堡的大生意,據說旺季時,一天可以出十多團呢!

遠眺高聳的阿爾卑斯山
遠眺高聳的阿爾卑斯山
分享

薩爾茲堡的自然環境跟埔里很相似,兩者都是坐落在山脈腳下的盆地,海拔也相仿,四百多公尺,所以氣候溫潤,適合農耕住居;市區大致是平坦的,卻是親近四邊山地的交通據點。記得《真善美》的逃亡情節嗎?上尉全家從薩爾茲堡的莊園越過阿爾卑斯山到瑞士;這是虛構,而且在現實生活中不太可能發生的情節,因為從薩堡到瑞士,開車都要五個小時,那,上尉全家徒步走山路要多少天才能抵達瑞士邊境?

雖然是電影虎爛的情節,電影的故事倒是改編於真人真事,真實版的上尉全家是從薩堡搭火車逃到義大利。無論如何,薩堡到高山的距離是不遠的;從薩堡出發,要滑雪、健行、滑翔翼,各種戶外活動可以一日來回。

就算在市區,一條薩爾扎克(Salzach)河環城流過,河岸就是現成的休閒公園,四季都可以騎單車,天氣暖和時,可在河上泛舟。音樂與運動是薩爾茲堡的基調,這是「類主題公園」與「主題公園」最大的不同──除了地標和吃喝玩樂之外,樂園還有什麼東西供遊客探索呢?

這也是我對賭城的造景最大的微辭:拋開自由女神像的空殼,我還可以找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更嚴肅的問題是,跟偽自由女神像拍了像,算造訪過自由女神像了嗎?我們為什麼想親自造訪自由 女神像?想親身去埃及的金字塔?只是為了合照?

薩堡之子---音樂神童莫札特
薩堡之子---音樂神童莫札特
分享

如同造訪任何城市,來薩爾茲堡之前,我有份詳細的行程表,幾點到某個景點,停留若干時間,中午在A餐廳吃午餐,晚間六點半在B餐廳晚餐……。然而,一到薩爾茲堡,我自動放棄了全盤計畫,因為我發現,這是一座可以「漫步」的城市,有日耳曼文化的秩序,卻沒有德意志的方方正正。

也許如同我的旅店老闆娘所說的,「我們是天主教徒,所以我們比較隨興。」老闆娘所說的,奧地利人和德國人的不同之處,我感受到了;只是,我不確定是否因為信仰不同,導致了氛圍上的微妙差異。我在德國沒踩在斑馬線上過馬路,被路人斥喝;而在奧地利,還是看得到穿越馬路的人。

扯遠了,我要表達的是,薩爾茲堡有種悠閒的氛圍,讓人放鬆,所以,我放棄了縝密的計畫,跟著感覺走。走到莫札特誕生地紀念館,票房說,因為新冠疫情,控管入館人數,請我過半個小時後再來。半個小時後,我已經踱步遠離,懶得再回去;那天晚上,去看了一場木偶戲,跟音樂神童賠罪──劇碼是莫札特的歌劇《魔笛》。

那座高倨山崗上的城堡也是,儘管目標那麼明顯,在城內任何一個角度都看得到,我卻拖到城堡關門了才去,所以也沒票可買了。倒是搭了電纜車到城堡的山崗上去看夕陽,看薩堡巴洛克天際線沐浴在橘黃色的夕暉下,最後在夜暗中的照明燈烘托下再次登台謝幕。

從古堡下看薩爾茲堡市區
從古堡下看薩爾茲堡市區
分享

自己幾次造訪商業主題樂園的經驗都像打仗,熱門的遊樂設施大排長龍,還得縝密計算時間,趁著人潮還未湧現,先把最夯的設施攻下來;買隻CP值極低的熱狗都得排隊;已經付了那麼高的門票,總覺得放慢腳步實在對不起荷包……。即使如此,商業主題樂園有她的強項,高度人工控管的環境,相對安全而方便,尤其是帶小朋友的全家旅遊,不需擔心被搶,園也針對家庭旅遊設計了很貼心的設施與服務。

拿洗手間這項基本的設施來說,主題樂園,無論是迪士尼或是拉斯維加斯都比歐洲許多名城強太多了;歐洲許多城市裡,要找處洗手間都不太容易,要找到清潔的洗手間更加不易,薩堡在這方面算是不錯的了,但是,差商業主題樂園洗手間的普及與清潔甚遠。

莫札特出生地紀念館
莫札特出生地紀念館
分享

拋開「全家旅遊」這種特殊客群,商業主題樂園能提供一般遊客的不外乎休閒娛樂,是一種淺碟式的觀光行為,偽造的自由女神像背後有什麼歷史人文可以探索?有什麼重要的課題讓遊客在休閒之餘學習深思?也許這是這兩類主題樂園最大的不同。商業主題樂園是一處精心設計的人工環境,而薩爾茲堡這種類主題樂園是一個有機體,她並不是只為觀光業存在的。

因為這些巴洛克場景背後的縱深、或內涵,讓薩爾茲堡有生命,值得探索。但是,在一個有機體裡,進行著不同運作:居民要有生活品質,商家要賺錢,藝術家想保存古蹟,資本家希望擴張發展。這些運作之間,有競爭,合作,也有衝突。

如果有優質的動能,好的老東西會留下來,改進不好的,讓遊客有再訪的理由;反之,現有的好東西會變得陳舊、終於傾圮,就算遊客回流也難免失望。經營一座像主題樂園的城市更需要發展的遠見與治理的細節,否則再漂亮的巴洛克主題樂園也會變成廢墟。

大教堂內部
大教堂內部
分享

另一方面,商業主題樂園經營者絞盡腦汁思索的問題,恐怕是,如何改善遊園經驗?如何讓伴遊的成人也有美好的遊園經驗?再來,如何讓客人回流?商業主題樂園通常藉推陳出新來吸引回流客。迪士尼樂園可以藉著賣座的新片作為園內發展新遊樂設施的藍圖,拉斯維加斯則不停地蓋新賭場。

這篇文章,實在沒有意思想推銷一座與我毫無淵源的薩爾茲堡,反而是,我在薩堡的經驗讓我聯想到我關心的台灣大小城市;因為,我觀察到,台灣城市發展觀光時,往往走的是商業主題樂園的模式,不斷地建設,不斷造景;卻沒有認真思考,從自己的城市特色中找到一項吸引人、又有持續性、發展性的主題。

木偶劇場展示的各國木偶,抱括台灣來的布袋戲偶
木偶劇場展示的各國木偶,抱括台灣來的布袋戲偶

老街保留十六七世紀的門鈴(店鋪樓上是公寓)
老街保留十六七世紀的門鈴(店鋪樓上是公寓)

旅遊資訊

薩爾茲堡是奧地利的第四大城,反而距離德國南部大城慕尼黑比較近,搭火車約一個小時半左右;從奧京維也納,需三個小時的火車。文中提到,薩爾茲堡市內有各種吃喝玩樂的服務,也一個進入東阿爾卑斯山的山口城市,郊外山區有各種山區的戶外活動場地,滑雪,登山,健行……,各項遊樂設施也相當完備。

若是一般走馬看花的方式參觀主要景點,如古堡、大教堂,及郊外的海爾布倫宮,大約兩天就可以輕鬆地一網打盡。薩爾茲堡市個十五萬人口的中型城市,市區不大,如果腿健的話,市內的景點都可以走得到的,是個適合散步的城市。

海爾布倫宮
海爾布倫宮

從瑪莉貝爾花園遠眺古堡
從瑪莉貝爾花園遠眺古堡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