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瓶星石垣沖繩四日旅.黃昏的奧珊娜。

COVID-19疫情肆虐當下,出國旅遊是幻想,但回顧一下2012年的遊記,原來記憶與沖繩仍那麼近。

下午四點,甲板上早已人聲鼎沸,下午茶沒吸引多少人,倒是即將到來的晚餐把大家的興致都燃了起來。

我沒有太多期待,搭過幾趟郵輪,多少了解船上提供的食物變化有限,即便是在不同餐廳,食材不外乎那些,頂多烹飪方式不一樣,真說要期待的,應該只有燒烤這件事。

甲板上的餐廳名為「奧珊娜燒烤」,是個露天國際美食自助燒烤場,由於船上的餐廳菜色變化有限,我期待的其實只有奧珊娜,偏偏這期待與許多遊客相同,好在我們下午早早就到甲板佔位,不致於沒有地方慢慢享用晚餐。

只不過,計畫趕不上變化,郵輪出海後船身再度搖晃起來,阿媽與舅婆受不了船身大幅度搖晃,加上還沒從昨晚的海上驚魂回神,想說距離晚餐時間還早,決定先回房休息去;老人家這一提議,立刻獲得附和,到最後只剩我還想留在甲板,其他五人都回房倒床。

我之所以想留在甲板,除了沒暈船,更重要的原因是,黃昏

海上的黃昏確實是非常吸引人的,我曉得那幅美景有多迷人,只有回房小解一下,立刻就回到甲板上來,隨著太陽逐漸接近海平面,暮色紛紛,讓人為之著迷。

接下來,就讓寶瓶星號的夕陽,陪伴大家的視線吧!

分享

喔、順便送上一幅正妹背影陪伴一下。


小蛋:你是說準備劈腿的那位?(竊笑)

黑手:我是說頭髮噴起來的那位。(摳鼻)

老弟:啊~嘶~

五點四十五分,我和老媽拍完夕陽回到奧珊娜燒烤場邊,原以為六點才放飯,不料五點半就開始了,大概多少也是因應這趟航程有許多老人家而做的調整,不過,我還沒想現在就去拿料理。

老媽吃素,這些燒烤她都不能吃,她說反正船上餐廳那麼多、不怕餓肚子;小蛋和小姨婆也來到甲板,對今晚大家本來說好要在這兒用餐的約定並沒忘記,倒是阿媽和舅婆真的暈船了,躺床睡去,老媽說要先回房休息,待會兒再去其他餐廳看看,叫我好好放鬆一下,不用一直跟著她。

結果,說好的燒烤晚宴只剩小姨婆、小蛋和我。

在好天氣的傍晚露天用餐,感覺確實很好,小姨婆和我們天南地北閒聊,這趟郵輪之旅到目前為止,她覺得還不賴,只可惜舅婆和阿媽暈得厲害,沒辦法好好享受這趟旅程。

悠閒的燒烤完食。我相信,任何人在這種輕鬆氣氛下,都會覺得這頓燒烤不錯吃。

這天晚上因為前一晚船身大搖晃沒睡好、又在岸上跑了一天,入夜後其實累了,我自個兒晃去寶瓶星酒廊看了幾分鐘的表演,終於底擋不住睡魔,這是我第一次搭郵輪那麼早睡的,晚上八點半,我洗好躺床進入夢鄉。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