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玩布魯塞爾看歐盟「車同軌」的時代意義

英國脱歐Brexit這場歹戲拖棚的歷史大劇自從2016年6月公投通過,當時的首相卡麥隆辭職,由德蕾莎·梅伊接替之後一路演到2020年12月30日由國會兩院正式批准「英歐貿易合作協定」EU–UK Trade and Cooperation Agreement。一場歷時四年半,折損了二個首相的Brexit終於正式劃下句點。

英國自從在1973年和丹麥,愛爾蘭一起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EEC,歐盟的前身)之後,這半個世紀以來與歐盟的愛恨情仇,同床異夢的婚姻終究還是以離婚收場,這也再度把歐盟這個當代最大的政治實驗又推到了鎂光燈之下讓大家檢視。而歐盟「形式上」的首都:以巧克力和溜鳥俠「尿尿小童」Manneken Pis聞名的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也再度成為在這場大戲中和倫敦角力的主場。

「歐洲聯盟」European Union於1993年11月正式成立。

它的前身最早是於1951年成立「歐洲煤鋼共同體」European Coal and Steel Community,當時的的六個創始會員國裡比利時便是其中一個國家。歐盟其實從來也没有明文設置任何的「首都」,但是因為歐盟有不少的機構都設置在比利時這個元老會員國的首都布魯塞爾,所以有很多人也把布魯塞爾當作「形式上」的歐盟首都,這也讓比利時這個小國在歐洲大陸上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歐洲的各個國家本就息息相關,不少國家講的語言重疊,文化人種也同源。

比利時是個很年輕的國家,它原先是屬於荷蘭的一部份,一直到了1830年的「比利時大革命」Belgian Revolution才讓這些南方省獨立出來,成立了比利時王國。當今的比利時没有自己的語言,人口以講荷蘭語,法語,和德語為主,剛好也反映出它和三個鄰國之間密不可分的語言文化關係。

我總覺得歐洲的歷史和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相當類似。

就像春秋戰國時期在東周底下的諸侯列國一樣,絶大數的歐洲歷經了羅馬帝國和神聖羅馬帝國的統治,底下的城邦國家也是當今歐洲王室的雛型。就像春秋戰國時期各王室之間聯橫合縱地通婚,歐洲王室之間也是往往靠著聯姻來維持權力平衡。看歐洲的歷史其實也很像在看一齣「羋月傳」的歷史大戲,而當代的歐盟最重要的意義便是將這個在文化歷史上有著錯綜複雜關係的區塊再度在經濟,政治,文化,外交上整合起來。

如今的歐盟已是廿餘個會員國的規模,不但大部份的會員國在貨幣上統一使用歐元,在歐洲內部坐火車旅行也相當便捷,完全没有邊界的限制。歐盟為歐洲所帶來的便利看著也有秦始皇結束春秋戰國時期,「一法度衡石丈尺,車同軌,書同文字」的影子。

不過歐盟和秦始皇不同的是兩者達成目的的過程不同。

史記的秦始皇本紀從西元前230年的滅韓「十七年,內史騰攻韓,得韓王安,盡納其地,以其地為郡,命曰潁川。」寫到西元前221年的滅齊「二十六年,齊王建與其相後勝發兵守其西界,不通秦。秦使將軍王賁從燕南攻齊,得齊王建。」往往一年一句話,寫完了韓、趙、魏、楚、燕、齊六國的命運,這背後是用太史公短短一句「斬首三萬」或是「斬首十萬」的血流成河換來的代價。

人就是人,征殺容易合作難。歐盟經過數十年的經營取得的互信合作,是歷史上少見的例子。

如今你來布魯塞爾來玩,除了買比利時巧克力,吃格子鬆餅,看那個隨地大小便的尿尿小童之外,更重要的是立足這個歐盟「形式上」的首都,也可以順便看看歐盟的時代意義。歐盟雖然近年來也是走得風雨飄搖,不過它至少不費一兵一甲就讓歐洲在精神上「車同軌」。這比西元前247年在地球另一頭咸陽城裡的那個始皇帝高明得多了。

Mont des Arts廣場上的花海。

在花海前的Place de lAlbertine廣場上Elisabeth皇后的立像和她先生Albert I國王的騎馬像遙遙對望。Albert I是比利時王室的第三任國王,在位期間從1909年到1934年。

Mont des Arts裡修剪得很整齊的一排樹。

花海裡的一支小花。

花海後方的一座噴泉。

比利時人好簡潔,不論是建築型式或是街頭的噴泉設計都比其它歐洲國家簡單許多。

這幢1899年蓋的「Old England」建築應該是我在布魯塞爾看到最「花俏」的建築了。它以前是幢百貨公司,現在則是座音樂博物館。

皇家廣場Place Royale和1787年蓋的教堂Church of Saint Jacques-sur-Coudenberg。廣場上的騎馬雕像是Godfrey of Bouillon,他是十字軍東征的領袖之一。

比利時的王宮Palais Royal de Bruxelles。現在看到的王宮是1820年到1904年期間蓋的,它的原址前身是在1731年被燒燬的Dukes of Brabant宮室。

王宮的大門。王宮每年只有在七月底到九月初開放參觀,來的時候還没開放。

王宮對面Parc de Bruxelles公園裡的一座雕像。

公園外的比利時議會Palais de la Nation。

Avenue de Stalingrad和Rue du Midi之間一座圓環裡的噴泉與滿天紅霞。

「聖米歇爾及聖古都勒大敎堂」Cathedral of St. Michael and St. Gudula外的比利時大主教Désiré-Félicien-François-Joseph Mercier的雕像。 Désiré-Félicien-François-Joseph Mercier生於1851年,卒於1926年,在第一次大戰期間以堅決反抗德國而頗得敬重。

布魯塞爾中央火車站Bruxelles-Central。

中央火車站附近的老教堂Chapelle de la Madeleine de Bruxelles。

也在附近的Charles Buls的紀念銅像。Charles Buls在1881年到1899年期間是布魯塞爾的市長。

「布魯塞爾大廣場」The Grand Place上的舊市政廳Hotel de Ville尖塔。

全布魯塞爾最出名的溜鳥俠「尿尿小童」Manneken Pis。

Avenue de Tervueren大道上英國上將Field Marshal Bernard Montgomery的紀念銅像和遠方的比利時凱旋門Belgian Arc de Triomphe在夕陽餘暉裡。

全歐洲最老的購物中心Galeries Royales Saint-Hubert。

1895年落成的百年老旅館Hotel Metropole裡的精美的樓梯。

比利時人超愛喝啤酒的,他們的白啤酒舉世聞名。

街角一幅清潔隊員騎貓追垃圾的可愛壁畫。

一家甜點店廚窗裡陳列的中東甜點。

在比利時吃薯條是一定要的啦!

比利時是個相當年輕的國家,不過却是歐盟的創始國之一。

分享

今天來布魯塞爾這個「形式上」的歐盟首都玩,也可以順便想想歐盟這個以和平手法建立起現代「車同軌」的時代意義。

👉更完整的熊踪在聯合報

http://blog.udn.com/gloomybear/article

👉更有男人騷味的大頭熊在GQ

https://www.gq.com.tw/blog/gloomybear/

👉要追踪大頭熊在各媒體的文章來追踪臉書就對了

https://www.facebook.com/gloomy.bear.5059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