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旅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連串不幸運事件

從2019年5月到2020年3月,我和四方臉在亞洲旅行了10個月。在這10個月裡,我們雖然沒有遭遇什麼生命危險,但小病小痛倒是不缺。

有人說一段旅行裡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定是當中所遇到的倒霉事,雖然不置可否,但我對我們在路上所遇到的一連串不幸運事件確實至今依然歷歷在目。

如今我們總算平安歸來,而這些經歷除了為我們的旅程增添了一些色彩之外,自然也成了我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暹粒 中暑

是的,我們出發不到一個星期,我就差點死在吳哥窟裡。

分享

我們在暹粒的時候剛好是炎熱的五月天,氣溫高達攝氏36度,感覺卻像是43度(谷歌說的)。我們當時在吳哥窟裡閒晃,走著走著,我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弱,頭有點暈,呼吸也越來越沈重。後來我蹲下來幫四方臉拍了一張照,沒想到我這一蹲就差點站不起來了。

我只記得我全身不斷地冒冷汗,視線也越來越模糊,眼前看見的畫面顏色都像是底片般相反的,感覺自己真的快昏過去了。四方臉和另外兩個朋友見狀趕緊把我扶到一邊休息,但我的情況還未好轉,肚子竟然又開始劇痛了起來。

由於我們處於古蹟的深處,我們的tuk-tuk 司機並沒有隨著我們,我朋友只好付錢給附近的一名工作人員,請他把我和四方臉載到外面的停車場去。

到了停車場,我的肚子實在絞得不行,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衝到當地人家的茅廁裡狂瀉了起來。四方臉因為擔心我會昏倒在廁所裡,所以不停地在門外和我說話,我想我當時一定是靠著「我不想昏倒在糞便堆裡」的堅強意志,才熬過那幾十分鐘的。

狂瀉了一輪後,我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般,也忘了自己是怎麼被扶上tuk-tuk 的。我只記得我一上了車就失去了意識,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暈倒了還是睡著了。

分享

等我醒過來時,我們已經回到了市區,而我的狀況也奇蹟般地完全恢復了正常,馬上就能笑能鬧了。見蒼白無力的我漸漸恢復了元氣,所有人包括原本打算直接把我送去醫院的司機才終於放下了心頭大石。

後來我上網查了查,發現昏厥、腹瀉、大量出汗等都是中度中暑的症狀,怪就怪這裡的氣溫實在太悶熱了。幸好休息一陣後沒事,不然我們的旅行還沒真正開始我就得打包回家了。

馬德望(Battambang) 嘔吐

那天我們在馬德望的沙發主邀請我們到他曾經執教的學校參加畢業典禮,出發前還特地買了甘蔗汁給我們喝。

分享

因為學校在偏遠的村落,道路的狀況不太好,加上大家相當魯莽的駕駛技術,一路上車子躲躲閃閃、搖搖晃晃的,我開始覺得有些不舒服,當時還以為是因為暈車的緣故。

到了目的地,學校裡充滿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中小學生,有的在台上載歌載舞,有的在四周嬉笑打鬧,場面很是熱鬧。我原本應該和其他人一樣沉醉在歡樂的氣氛裡,但我當時暈得只能坐在一邊努力地調整呼吸,並拼命地壓抑著那排山倒海的反胃感。

後來實在忍無可忍,我只好跑到校內唯一的廁所去,沒想到廁所裡竟然有好幾個小學生在玩追逐遊戲!由於語言不通,我沒辦法請他們出去,而且情況緊急,我只好無視他們的存在,直接蹲在馬桶前吐了起來。對,很狼狽,學生們肯定是嚇傻了。

就這樣,整個畢業典禮裡,大家都在興高采烈地歡慶著,我卻在一旁吐得開始懷疑人生。

我每次一吐完就會覺得很舒服,可是一吃完東西後沒多久又很想吐,我的一整天就在這無止盡的循環中度過。

分享

後來我和朋友分享這個經歷時,他第一個反應就是問我是不是喝了冷飲,因為製冰的水通常都是直接取自沒煮過的自來水,所以非常不衛生。原來我出發前喝的甘蔗汁是罪魁禍首啊!可是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有喝,偏偏就只有我一個人中招呢?

瑯南塔(Luang Namtha) 斷手

大家冷靜,這個故事的主人翁不是我和四方臉,是我們的旅伴Riccardo,而他的故事我其實在這裡已經提過了,現在只是大概回顧一下。

分享

入境寮國後,我們和Martha 及Riccardo 分成兩組人馬,打算從會晒搭便車到瑯南塔。分開前我建議他們買一張寮國的電話卡以方便聯絡,但他們都覺得沒有必要,所以全程我們只能靠著Martha 那微弱的泰國信號聯絡對方。

我們分開後,他們很幸運地截到一輛卡車,而我們則因為下大雨而放棄了搭便車,轉為搭巴士前往目的地。

抵達後,我們斷斷續續收到Martha 的短信說Riccardo 跌傷了手。原來他們的卡車司機不停地請他們喝啤酒,他們也來酒不拒,結果喝到醉醺醺的Riccardo 從卡車上摔下來弄斷了手肘。更糟糕的是,卡車司機把他們丟在10公里外的巴士站後便跑了,而當時已經是凌晨兩點鐘了。

我們聽了馬上想盡辦法用10倍的價錢請來一輛小貨車準備去接他們,但到了巴士站後卻一個人影也沒有,Martha 電話也再也聯絡不上了。我們尋遍了四周的旅館甚至醫院都沒有發現,最後只好空車而回。

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們才終於在醫院找到疲憊不堪的兩人。因為當地的醫療設備不足,Riccardo 唯有自己掏錢飛到首都的醫院去就醫。後來證實手肘嚴重斷裂,他又再次被轉移到泰國的醫院去動手術,旅程也因此被迫提早結束。

分享

雖然這場事故中受傷的不是我們,但我卻深深地體會到了兩件事:(一)電話卡很重要,因為緊急事故發生時,它可能是你唯一的救命稻草。(二)任何時候都必須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要因為一時的歡愉而麻煩到別人,甚至賠上了性命。

幸好Riccardo 遇到的是Martha 和我們,一個肯在他最狼狽的時候照顧他,另一個肯幫他處理郵寄背包等瑣碎的事。如果遇到的是別人,他可能一早就被丟棄在街頭了。

中國 過境風波

我們在中國總共出入境四次,其中三次我都被海關攔截了下來,而且每次就只有我一個人中招,是因為我長得很可疑嗎?

分享

我們第一次從越南過境到中國河口時,我就被請到了房間裡去,還莫名其妙地當上了中英翻譯員。老實說我當時還蠻興奮的,畢竟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偵查室,裡面不但有免費的空調,還可以躲過外面長長的人龍,這可是貴賓級的待遇啊。

後來我們從二連出境到蒙古,我同樣被請到一邊去,但這次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除了把我的大小背包都搜了一遍,還要求翻查我的手機內容,包括我的照片和微信通話等等。當時所有人都已經過了關,我卻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日。

在我等待的同時,送我們過境的司機*見我被扣查,便急急忙地要四方臉先付車費,然後一收到錢後便遊說大家把我們兩個給拋棄。他一直說我完蛋了,肯定要被扣查24小時,全車的人不能等這麼久,他甚至開始把我們的行李給搬了下車,任憑四方臉怎麼抗議都沒有用。幸好在他們拉扯之間,我被放了出來,司機見狀才當作沒事發生一樣把行李搬回車上。

有了那次的經歷後,我每一次過境都特別緊張,不是擔心被拒絕出入境,而是害怕耽誤久了會再次被拋棄。

時間快轉到一個月後,當我們再次從蒙古進入中國時,是的,我又被攔下來了,而且還是被同一個官員!我問他怎麼老是選我,他說是隨機抽選的。怎麼可能?我隨機抽樣的命中率怎麼可能這麼高?幸運抽獎的時候又不見得有我的份兒?

分享

至於最後一次,我們從霍爾果斯出境到Kazakhstan ,那是是我唯一一次順利通關,卻依然在口岸滯留了近兩個小時。因為聽說當時是午餐時間沒人工作,我們的巴士被卡在檢查站出不來,所以所有人都沒有辦法離開。

總結來說,我和中國口岸的八字真的很不合,雖然每次最後都順利通關,但那漫長的等待過程卻是一種煎熬啊。

*中國二連與蒙古之間的邊界不容許步行過境,所有出入境者必須要有交通工具載送。

烏蘭巴托 厭食症

蒙古無疑是我見過最漂亮、最神奇的國家之一,但提到那裡的道地料理,我就不敢恭維了。

分享

蒙古人的主食是羊肉,超市裡賣的全是羊肉及牛肉,豬肉和雞肉則永遠缺貨未補,蔬果類更是少之又少。雖然蒙古的羊肉比起牛肉確實鮮美許多而且沒有羊羶味,但對平日不太常吃羊肉的我來說還是沒辦法習慣天天只吃羊肉的生活。

此外,蒙古的道地料理並不多樣化,基本上吃來吃去都是那幾道料理、那幾種味道。一開始我還覺得挺新鮮,但待了半個月後,我開始厭倦了那種味道,甚至對「吃」這件事失去了興趣。

到了後期,不管是不是羊肉,我只要一聞到蒙古料理的味道便會食慾全無,每天的用餐時間成了我最痛苦的時段。那段時間,我第一次有了想回家的念頭,我太想念家鄉的美食了。一直以來都討厭吃蔬菜的我,當時竟然想念起了葉子的味道。

其實烏蘭巴托有許多外國餐廳,但因為參加了戈壁團遊後我們的預算有限,充其量只能一星期一次到快餐店吃兩塊炸雞解解癮,其餘的時候就只能到超市裡徘徊。

分享

幸好,韓國風在蒙古的影響甚重,當時救了我一命的,竟然是價廉味美的韓國紫菜包飯和辛拉麵。我幾乎每一天都只吃這兩樣東西,別提什麼不營養不健康的,我肯開口吃東西就已經要謝天謝地了。

當然,也慶幸當時我們在旅舍認識了好幾位開心果,有了他們的陪伴和搞笑,我才放棄了回家的念頭,撐過了最後的一個星期。謝謝你們。

哈萨克斯坦 痛風

好了,之前事件的主角都是我,現在終於輪到四方臉了。

分享

首先,四方臉患有Raynaud syndrome,一種遇到寒冷的天氣四肢血管會嚴重收縮,導致血液無法流通,手指腳趾會因此發白發痛的疾病。不幸的是我們在哈萨克斯坦的時候正好是初冬,氣溫常常低於零度。

此外,四方臉在抵達阿拉木圖的第三天,在沙發主的邀約下喝了兩大杯的黑啤酒,然後他那久違的痛風便悄悄地爬上了他的左腳踝。Raynaud syndrome 加上要命的痛風,四方臉在哈萨克斯坦的日子注定是一場災難。

由於一早已經約好,加上低估了痛風的嚴重性和徒步行程的難度,我們依然隨著Sultan 出發到Kaindy 和Kolsai Lakes,結果便發生了四方臉的崩潰痛哭事件(詳情可以點擊這裡)。在該次的出遊中,我們也下了先回到泰國避開冬天的決定。

休養了數天後,四方臉的痛風好轉了一些,至少在出遊Big Almaty Lake 的時候他可以隨意地走動了。到了晚餐時間,我們嘗試了哈萨克斯坦的傳統美食beshbarmark。四方臉可能是太過興奮,拼命地狂吃馬肉和馬肉香腸,結果第二天他的痛風不但復發,還比之前更嚴重了。

分享

因為這次的發作久久不能復原,我們決定走路去看醫生。是的,為了省錢,我陪著四方臉一拐一拐地步行一個小時到Sultan 幫我們預約的診所去。到了診所,除了因為語言不通需要通過谷歌翻譯溝通之外,我們還發現這裡的診所竟然不配藥!

因為四方臉的痛風相當嚴重需要直接注射藥物,我們以為會在診所內處理好,沒想到醫生寫好了藥方後便讓我們自己到外面的任何一家藥房買藥,而且需要回家自己進行肌內注射!後來我們才知道自行注射在哈萨克斯坦是一件很普通的事。

後來在沙發主的指導下,我才終於學會了幫四方臉進行注射。沒想到一場痛風發作,竟然讓我學到了一門技術,還見識到了令人大開眼界的當地生活方式。

無論如何,那藥物確實非常見效,兩三天後四方臉又可以活蹦亂跳了,至少在我們離開之前他還是有機會無憂無慮地到處走走看看,好好地欣賞阿拉木圖的美。

清邁 警察攔截記

我們剛到泰國避開冬天的時候,因為有朋友也剛好到清邁度假,所以我們四人便租了兩輛摩托車四處遊玩。

分享

某天,當我和四方臉到市中心和朋友會面的時候,途中遇上了正在進行路檢的警察。我一開始還以為不會有事,因為四方臉擁有摩托駕照,但他卻心虛地轉過頭來說他忘了把駕照帶出來⋯⋯

警察說我們無牌駕駛要罰款500泰銖,我們嘗試和他們解釋,可是他們不但聽不進去,還直接取走了我們的摩托鑰匙。原本我打算托朋友幫忙到旅舍拿駕照過來,但警察還是說不行,更恫言要馬上把我們的摩托拖到警局,說到時罰款就不只500泰銖了。

在情急之下我們無法好好思考,為了避免麻煩,我們還是乖乖地付了500泰銖了事。一繳了錢後,警察們立刻變了臉,從剛才的冷漠無情馬上恢復了微笑國度慣有的熱情,那速度之快我們也只能傻眼。

雖然四方臉說當場繳付罰款並不符合程序,但在那個時候又有誰敢去挑戰他們呢?

可能500泰銖對一些人來說只是小數目,但以當時我們的消費模式,500泰銖可說是等於我們約一個星期的伙食費了。但無論如何是我們有錯在先,這次就當作花錢買了個教訓吧。

清邁 扭傷腳

對,四方臉在痛風發作後不到兩個月,又扭傷了腳,而且是同一個腳踝。

某天四方臉出門回來後告訴我他腳痛,因為剛才過馬路的時候沒有注意,從路緣石上踩了個空,好像扭到了。我當時候並不以為意,還取笑他笨,以為休息一下後就會沒事了。

分享

怎知幾天後,他的腳踝不但沒有好轉,還越來越腫,他開始擔心自己是不是骨折了。困在旅舍多天的四方臉鬱悶至極,為了避免胡思亂想我們只好又去拜訪醫生。幸好這次我們旅舍附近就有一家醫院,一拐一拐地走過去也只不過15分鐘的路程。

到了醫院,醫生讓四方臉照了一張X光,確定沒有骨折後,他才終於放下心來。醫生說可能是之前的痛風還沒完全消退,現在又扭傷,新傷加上舊患所以比較難痊癒。他開了一劑較強的止痛藥給四方臉,然後叮囑他要好好休息,並注意飲食以避免尿酸過高導致痛風再次復發。

神奇的是,四方臉吃了一次藥後便覺得好了很多,也不知道是止痛藥真的那麼奏效,還是他只想趕快回到他柔術的懷抱,反正過了兩天他又蹦蹦跳跳地跑去上課了。

清邁 新冠肺炎

我們的旅行中最不幸運的一件事,便是遇上了新冠肺炎。雖然感恩沒有被感染,但我們卻因此被迫提早結束了我們的旅行。

分享

回想起在清邁的最後兩個月,我們的每一天都在不安中度過,除了擔心出門會被感染,也對接下來的行程感到迷茫。那段日子的心路歷程,都被我記錄在了這裡

最後因為疫情的肆虐,我們選擇了回家,但我們相信這只是一個休息站,等以後再次出發時我們將會越戰越勇。

原文請點擊:https://www.wanderlogia.com/post/a-series-of-unfortunate-events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