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記憶,滿天星斗與他鄉之友

沙漠氣候乾燥、沒有水氣折射,沒有光害,是最好觀星的地方。夕陽沉落,天空從湛藍慢慢轉成灰黑,時光流逝地特別緩慢與輕柔。

分享

一家旅行社兩個團,約莫25人圍著營火一圈,唱歌、聊天、看星空。其間我去了一趟茅坑,那種傳統無法沖水的便所,一盞移動式小燈泡陪著我。在那個難忘的空間裡,我聽到外面的煙火聲,還有大夥兒的驚嘆。

茅坑在一個小沙丘後方,有些距離;記得一個人往返的路上,我竟沒有一絲害怕。抬頭看著滿天星斗,突然有點想哭。

「滿月時看不到星星喔。」想起出發前那個誰對我說的話。

身邊沒有任何親人朋友,獨享一片星空總歸還是孤獨的。自其不變者而觀之, 則物與我皆無盡也。眼裡的閃爍多麽浪漫,我在此匆匆一遇,獲得的所有都是不曾擁有的。只是,那麼一眼,就讓人陷進回憶裡。

長大後,第一次看到的銀河是在日月潭的船塢上,後來好幾年在世界各處旅行時也看過幾次,直到最近的一次,於台東成功的山裡。

分享

回到篝火旁,氣溫驟降,我搓著手喊冷。同團的北京媽媽回到帳篷裡拿了一件衣服遞給我,一旁的台灣帥大叔與情人摟在一起朝著我微笑。火光愈發微弱,人們就越靠近。想起古人說的那句: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

大漠裡的黑見不著沙,地上的光點慢慢消逝,留下仰頭宇宙。這裡彷彿不存在貪婪,只有北斗星移。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