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西北記憶,沙漠衝浪 烏蘭湖的鹽化淒美

Land Cruiser的性能,真不是蓋的。

分享

不同於翻山越嶺,窗外能見山岩土礫,高低窟窿與爬升都能感受艱難和速度;在沙漠裡奔馳,像是航海,而且還是乘坐一艘海盜船。

沙漠裡一共六台越野車,一輛貼著一輛。每台車的車尾都高立一只小旗幟,那抖擻宛如一個信條,引領方向也能相互關照。我們的內蒙師傅,開車技術出神入化,彷彿我在阿拉丁的魔毯上。後座三人分別是我、內蒙姊姊和她的台灣男友,每當下坡時,坐中間的她都會握緊我們的手尖叫:啊~好像在玩過山車!

歷經了幾個幾乎垂直的下坡,前方的車漸漸變慢,同車旅伴還向司機開玩笑說:「師傅,麻煩你前面靠邊停,我先買杯星巴克喔。」我們一次又一次友善地超車,同時眼見他車的團員一個一個下車嘔吐,我們仍老神在在,非常榮耀。

從排位第四到引領車隊,師傅宛如化身荒野中的一隻豹,凝神聚氣,鎖定,飛衝,完全能感受到他人車合一的氣場。直到有人開口問:「師傅,你翻過車嗎?」氣氛才又回到遊樂園的刺激與嬉鬧,不苟言笑的師傅終於回應:「常翻啊!」

安靜30秒後,師傅才說:「載你們不敢翻啦。」同時,我們遙遙領先到達景點。

其實,沙漠環湖衝浪的過程,我的面容就像投影布幕,不停地打上兩種光,上坡一陣青,下衝一陣白。除了前面的20分鐘有趣好玩,剩下的時間我都處於「八分想吐又吐不出來」的狀態。無論多美多可貴的漠中湖,我都是一臉扭曲,無力欣賞。

不過,烏蘭湖的鹽化是真的淒美,像是上帝為此特調的一罐顏料被風吹倒,傾出,以光和水調和,變成這世上獨有的紅。那個紅,深深淺淺,淺淺粉粉,一漥一漥像一滴一滴巨大的淚珠,是西北少婦等待遊子歸鄉的思念。導遊說,「烏蘭」在蒙古語就是紅色的意思,至於無解的紅,應是和湖底的微生物有關。

穿越沙漠湖泊後,我們來到沙漠珠峰。遠眺一片綠洲,月牙形狀的藍正是月亮湖。自轉一圈,我還是分不清楚東南西北。這片景,彷彿真是踏月披星而來,日積月累,裁成了一座騰格里。

分享

最後的最後,我問了導遊越野車師傅的名字,他叫王云寶,是我心中的越野車之王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