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景一方人〉西北記憶,民宿老闆和他的朋友們

自己旅行,我通常會選擇民宿。可能還是有點膽小吧,睡飯店我都會想起小時候聽的鬼故事,幻想天花板和化妝台前的鬼怪長相,所以老是睡不好;民宿的話,我喜歡可以和房東交流的房源,彷彿是睡在朋友的家。

分享

在銀川,我住的房間有個小露台,木質地板很有度假感,好天氣有陽光的影子,落雨也有滴答滴答的陪伴。這間民宿位在興慶區的一個小區裡,附近住著老爺爺、老奶奶,晚上特別安靜。老闆是個年輕靦腆的大男生,微微凸出的肚腩、圓圓的臉蛋,但整體身材看起來結實有型。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線。

或許是雨天的銀川讓人犯睏,隔日的晚晨我與房東要求續住,沒想到他先是回我:「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出去吃個午餐?」一種隨性,下雨天多個朋友一起吃個火鍋。

一台車一行四個人包含我,兩個大男生和一個小男生;我看著他們打鬧般地互懟彼此,好像回到學生時代。這兩個大男生是國中同學,一路要好到長大一起開了這間民宿,還有一間閱讀室。說真的,一定有人好奇,我怎麼就敢?不管家人還是朋友總會有人說:膽子太大了吧。

想起在古巴旅行時,我也是一屁股坐進一位三輪車老爺爺為我攔的車子,前往那間海明威釣魚時常去的海邊餐廳。我想,這只是順著自己直覺的安排吧,人的氣場會傳遞能量,這幾個大男生讓我安心,他們的眼神、談吐,就是種「大家交朋友,你一個人下雨天也不好旅遊,一個人吃飯多孤單啊!」的感覺。

分享

我們一起吃了銅鍋,喝了西北在地飲料大窯。聊台灣生活、聊從小看的偶像劇,一句「我們都是聽周杰倫長大的」就拉近了距離,同樣90後,同樣的時空背景。他們客客氣氣,和我在台灣的朋友們一樣,但是更含蓄。

這邊人好奇的政治問題,他們沒少問,在我成長的背景裡,我的認知台灣就是個國家,你們怎麼一天想統一我們呢?這幾個大男生很認真地異口同聲:「我們好想去旅遊啊。」他們不喜歡政治,不了解政治,憑著的就是他們喜歡的文化,或是想追求的生活模式。

分享

吃完飯,我選定了景點,他們一人幫我打電話,一人硬是要載我去搭車,我內心有點感動。素昧平生、萍水相逢,但我卻踏踏實實地喜歡銀川這個地方,是不是台灣人也給予許多外國人這般人情味,所以我們才美?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