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開啟長期旅行/面對疫情我們的旅行未完待續

2019年2月15日,我和四方臉雙雙辭了職,3個月後,我們正式開啟了我們的長期旅行。

在這10個月裡,我們環過了馬來西亞半島,走過了柬埔寨、泰國、寮國、越南、中國、蒙古、再進入中國、Kazakhstan(哈薩克斯坦)、回到泰國,最後因為新冠疫情而返回了馬來西亞。

分享

在出發之前,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都覺得長期旅行是一件很不可思議且不切實際的事。後來走在路上我才發現,長期旅者到處都有,原來長期旅行不過是一件很普通的事。

關於旅行

我想去旅行的理由很簡單,就純粹為了看世界。不管它是美是醜,我想用我的眼睛去描繪自己的世界地圖。

可能受我爸媽的影響吧,我從小全家人就愛到處趴趴走,旅行對我來說是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大至每年一次的全家遊,小至每個週末的回婆婆家,我們總是在移動,原來旅行的幼苗很早就已經種在了我的靈魂裡。

我常覺得世界這麼大,上天讓人類有這麼長的命,就是為了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仔細地看看這個世界,體驗不同的生活,不然我們活這麼久是要來幹嘛?

關於辭職

一聽到我們說要辭職去旅行,很多人都會驚訝得下巴掉到地上,說很勇敢、很厲害、很羨慕等,但其實辭職去旅行並沒有那麼困難,這只不過是一種選擇而已。

就好像一些人的夢想是要賺很多很多錢,所以很努力;而我因為真的很喜歡去旅行,很想把旅行變成是我的生活,所以我選擇了辭職去流浪,就如此而已。

分享

旅費

旅行了10個月,我們每人花了約5500新幣。是的,包括了所有的花費在內,我們這10個月裡只花了5500新幣。

所以那些說我可以辭職去旅行一定是很有錢的人,請你把拳頭塞進自己的嘴巴裡。

雖然旅行真的不貴,但我們原本的計劃是旅行兩年甚至更久,加上後備金及每個月必須繼續支付的保險費等,這依然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那種說什麼「旅行不需要花錢」之類的話,大家還是聽聽就好。

因為已經過了說走就走的年齡,我畢業後就很努力地在存錢,除了要堵住那些質疑我的決定的人的嘴巴,也因為我不想當個向別人乞討旅費的begpacker。

長期旅行是一件很自我的事,必須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才有意義,千萬別要別人資助你,別利用人家的血汗錢來完成你的夢想。

行程

除了大概知道要前往的國家,我們基本上不會仔細策劃我們的行程,我們不會事先決定我們在某個地方要做些什麼、要待多久、下一個目的地在哪裡,一切都看心情而定。

我們當時除了計劃好要在冬天之前抵達蒙古及10月與白富美在成都碰面之外,其他的行程都是即興的,喜歡一個地方就待久一些,不喜歡的話久早一點離開,唯一的限制就只是免簽/簽證的期限。

反正計劃永遠都趕不上變化,像是我們原本沒打算到越南,最後卻在越南待了近一個月;我們原本只是想搭巴士從Hanoi 過境到中國,卻莫名其妙地去了一趟Sapa;我們原本要到北京的老胡同逛逛,後來卻懶在旅舍裡看了一整天的《復仇者聯盟》系列。

或許隨著感覺走,才是最佳的旅行攻略。

分享

我們沒有什麼非去不可的景點,也沒有什麼非吃不可的美食,一切都很隨意。我們到了成都沒有看熊貓,到了上海也沒有吃小籠包,但我們去過了鴛鴦樓、吃過了《全家》的便當,這些低調的美好和著名景點比起來完全有過之而無不及。

就因為沒有任何的期待,所以旅行中遇到的許多小事對我們來說都是一個驚喜。無論是Luang Namtha 轉角遇到的咖啡館、鳳凰古城外一元一支的冰淇淋,還是泰國超豪華服務的長途巴士,每一個意外的發現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節奏

既然把旅行當成了生活,沒有了時間上的限制,我們就沒有必要趕行程。我們把旅行的步伐放得很慢,於是「一天只做一件事」便成了我們的旅行哲學。

我們可以一天只去一個景點,一天只走一趟菜市場,只到咖啡館喝一杯,甚至只到河邊散個步,然後一天的限額便到了。剩下的時間我們可能看一部電影,或者睡個午覺,做一些大家平時都會做的事。

一般人上班會覺得累,其實旅行久了也會累,甚至更累。因為我們經常都在移動,除了時常要適應新環境,每天大腦還需要吸收大量的資訊及新體驗,久而久之體力和腦力都會感到疲憊透支。

因此,我們每到了一個較好的環境,都會找一家較好的旅舍住久一些,不特別去做一些旅客該做的事,而是充分地休息,等身體和心靈都充飽電後,再往更遠的地方出發。

旅行方式

為了用最經濟的方式到達最多的地方,背包旅行成了我們的不二選擇。

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選擇住在旅舍的多人間,我們沙發衝浪,甚至在路上舉起大拇指搭順風車,全是為了省錢。後來才發現,我們是真的愛上了這種可以接觸更多當地風情的旅行方式。

以往我們看見別人駕著露營車自駕遊,總是很羨慕他們可以如此輕鬆逍遙,拍起照來又特別漂亮,但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很慶幸我們當初選擇了當個窮遊的背包客。

我們在擁擠的火車上看見了人生百態,我們在搭順風車時嚐到了人間冷暖,我們在旅舍裡遇見了志同道合的三五知己,這些都是自駕遊沒有辦法體會到的。沒有了隨心所欲的自由和舒適,我們卻看到了更多的風景。

分享

此外,在旅行的路上,我們總是儘量去了解當地的文化,從吃當地人吃的食物、學習幾句簡單的當地語言,到和當地人住在一起,雖然沒辦法完全融入他們的生活,但我們看到了許多書本上讀不到的內容。

我們在Battambang 參加了當地小學的畢業典禮,我們在蒙古參與了沙發主女兒的傳統剃髮儀式,我在Pai 的夜市裡和當地的嬉皮士一起擺地攤,或許對當地人來說我們只不過是個來去匆匆的過客,但對我來說這些經歷卻打開了我的世界。

以前我以為只要背上背包就是個背包客,現在我終於明白,背包客說的不是裝備,而是一種心態。一種肯放下身段和成見,打開心房去接受當地風俗民情的心態;一種拋開物質享受,回到最初,並且願意挑戰自己的冒險精神。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一個合格的背包客,但我希望我以後能有很多故事可以說給大家聽。

旅行的意義

在出發之前,我對這場長期旅行充滿了遐想,我以為這會是一次驚天動地並足以改變一生的神聖之旅,我真的是想太多了。

有人說旅行是一次和心靈的對話,也有人說旅行是為了尋找自己,大家都用了很文藝很優美的詞彙把「旅行的意義」包裝得非常華麗。曾經我也以為旅行一段日子後我會變得清新脫俗、不食人間煙火,變得和普通人不一樣,可是我沒有。

可能是旅行的書看得太多,我總覺得書裡的主人翁旅行後在穿著打扮上會變得不一樣,可能是多了一些刺青,或者越來越民族風,手上多了一些手繩之類的,特別有個性。我以為我在途中肯定也會得到什麼啟發而變得和他們一樣,可是我也沒有。

分享

我還是那一個我,那個很弱很世俗很愛和人抬槓的我。我沒有因為旅行而變得很博愛、很有氣質,廚藝更沒有因此變得比較好。這趟旅行除了讓我變黑及頭髮變長之外,我還是和以前一樣。

那麼這場旅行是不是等於在浪費生命?也不是,因為我遇到了很多很多的人,收集到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在Pai,我們認識了一位覺得性別是沒有意義的東西的西班牙人;在麗江,我們認識了一對提倡多夫多妻制的俄羅斯情侶;在蒙古,我們認識了一位認為人不應該一出生就被一張出生紙局限住的無國籍人士⋯如果不是因為旅行,我想我這一輩子都不會遇到想法和我們如此不同的人。

雖然遇見他們並沒有讓我的人生變得不一樣,但他們無疑開拓了我的世界觀,讓我發現這個世界之所以很大不是因為面積,而是因為這世上住著許多各種各樣的人。

他們讓我發現世上沒有絕對的對錯,每個人的生活環境不一樣,想法自然就不一樣,另類並不代表異類。只要沒有影響到自己,我們沒有必要去批判別人,更沒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別人身上。

或許打開心房包容世界上的不一樣,便是我旅行的意義。

未完待續

2020年3月6日,因為新冠疫情的肆虐,我和四方臉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只好踏上了回家的路。

很傷心很不捨得,但在夢想和生命之間,我們選擇了生命。

我不知道疫情幾時會結束,也不知道國家邊境什麼時候會重新開放,可是我告訴我自己,這不是我們旅行的終點。雖然前面的路有太多的未知,我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但此時此刻的我還是很想背起背包繼續走下去。

分享

現在就讓我們先停一停,趁機賺多一點盤纏,儲存好未來的子彈,也好好地消化一下這一路來所發生的一切。

這世界依然很大,我還沒有看完,現在只是我們旅行的第一季,我們的行程未完待續。

原文請點擊:https://www.wanderlogia.com/post/our-travel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