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穿越阿拉莫的日本紀念碑

分享

頂著火紅的大太陽,仔細地讀完阿拉莫要塞裡所有的展覽圖表後,當我們正想要離開阿拉莫要塞時,就在幾座犧牲者雕像的小廣場之前,發現廣場中央轉往出口處,豎立著一塊石碑,碑旁邊的說明牌子上些者:「日本紀念碑(Japanese Monument)」,原本心想難道這裏會跟日本有什麼瓜葛,但是仔細看了英文說明,以及碑文上竟然全是中文,儘管看了內容之後,恍然大悟,當下卻不知道這位志賀重昂(Shigetaka Shiga)道底是何方神聖,可以在美國人心目中幾近神話的愛國聖地立一個碑。

分享

日本紀念碑寫者「這座花崗岩紀念碑證明了阿拉莫的名聲和聲望超過德克薩斯州的邊界,僅在1996年,全世界就有260萬遊客參觀了這座神社。謹以多種不同的語言推廣阿拉莫的資訊,包括西班牙語,德語,法語,日語和意大利語。

1914年,日本地理學教授志賀重昂向阿拉莫捐贈了這座紀念碑。碑上刻著一首詩,將阿拉莫(Alamo)及其英雄與日本1575年歷史上的長篠之戰相比較。當時的情況與1836年在阿拉莫發生的情況類似。長篠城堡的鳥居強右衛門突圍尋求援助。被俘虜後,他選擇了死亡也不出賣了自己的朋友。鳥居三門衛向波納姆(James Butler Bonham)致敬,波納姆也是從阿拉莫突圍尋找援兵,最後他仍返回阿拉莫與同袍一起赴死。

志賀教授雖然是日本人,但還是用古典漢語寫詩。這座紀念碑的花崗岩是在日本長篠附近採石的,紀念碑所在的石頭來自鳥居強右衛門墓的附近。」

碑的上半部刻有To Memory of The Heros of The Alamo(紀念阿拉莫的英雄們),下半部則刻有Prof., Shigetaka Shiga San Antonio, Texas September 1914的碑文。

分享

重點是志賀用古典漢語寫的詩,內容寫的卻不是長篠之戰,而是中國的歷史故事⋯⋯

志賀重昂生於1863年 (清同治元年) 卒於1927年(民國16年)。曾任日本外交部外交大臣,東京地理學會理事長,以及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地理教授,他曾經為了遊歷與考查,幾乎環遊過全世界,是那個年代的人非常少有的經歷。

長篠之役(Siege of Nagashino Castle)發生在天正三年(1575年),長篠城主奧平信昌趁武田信玄死後叛變,倒向德川家康,於是武田信玄之子武田信賴率一萬五千大軍圍攻只有五百守軍的長篠城,長篠城的鳥居強右衛門突圍求援,於是織田信長和德川家康合組三萬八千聯軍,以優勢軍力和使用鐵炮,獲得壓倒性勝利解了長篠城之圍。

其實怎麼看這兩場戰役都沒有共通點,唯一可以比較的是阿拉莫的伯納姆突圍求援之後,又回到阿拉莫赴死,而長篠城的鳥居強右衛門在求援途中被俘,仍大聲向守軍高喊援軍將至,而送了性命。

曾任外交大臣的志賀重昂似乎非常關注阿拉莫戰疫的歷史,正巧他在1914年訪問美國的期間,發現美國的排日風潮日益惡化,他認為長此以往日本人會被認為是忘恩負義之徒,因此在拜訪阿拉莫的時候,寫下這首詩以彰顯阿拉莫的將士,還順便介紹日本歷史中犧牲小我的戰役,想借讓美國人知道日本絕非忘恩負義之徒,以進一步打消美國的反日風潮。

1916年發行的《史學雜誌》中,志賀重昂發表了一篇<阿拉莫之戰與日本的關聯>的文章,比較了兩場戰役的多個相似處。還強調「阿拉莫乃美國的長篠,長篠乃美國之阿拉莫。知長篠之戰壯烈者,不可不知阿拉莫之戰。」

志賀重昂明知將兩場戰役並列,是十分勉強的比較,但他在今天的愛知縣岡崎舊城(長篠城原址)樹立一塊石碑,是要刻意讓日本民眾和學者知道阿拉莫之役在美國人心中如神話般的重要性,也刻意要讓美國人知道,日本也有類似阿拉莫之役的神話,而故意將相同的石碑運往聖安東尼奧,樹立在阿拉莫要塞之中央,可以看出他的心機。

分享

然而讀了石碑上正體中文的漢詩之後,不免讚嘆志賀對中華文化與歷史的深厚瞭解,詩中引用的典故是唐代安史之亂的睢陽之役(756年),並非日本的長篠之戰,似乎暗示這樣的戰役古今中外皆可找到類似的例子,並非只有美國人才有義氣。

敵五千我百五十,彈盡況又絶糧粒。

三十二人聞急馳,飛刀亂斫冒團結圍入。

入見將軍血被面,兵皆露刀嬰壁立。

誰哉南加一男子,見義不為固所恥。

疾馳白馬又入圍,握手笑曰與君死。

裹瘡復戰氣益振,不說睢陽有張巡。

百八十二人駢屍,生而降者無一人。

二十四郡舉感義,初知人和勝地利。

天塹百里何保障,河北遂歸唐天地。

我今海外經九譯,萬里下馬安敦驛。

爛漫夾竹桃滿地,恍疑當年劍血赤。

君不見張巡許遠南霽雲,貞風于今吹芳芬。

西俗未必忌降服,斷頭將軍所不聞。

寧期阿墨洲盡處,忽見斷頭勇將軍。

意氣豈有東西別,莫怪葡萄酹哭君。

且磨日本所載石,淋漓為勒旌烈文。

西曆一千九百十四年九月 日本 志賀重昂譔又建

分享
分享

在睢陽的守城戰(756年)中,太守張巡,將軍許遠受安祿山之子安慶緒所率領的大軍包圍,在漫長的抵抗之後,張巡和許遠以及突破重圍求援兵後,又回到睢陽的南霽雲皆壯烈成仁,與阿拉莫之役並無二致。太守張巡將軍受傷後,將指揮權委托給許遠,這一點要和阿拉莫的鮑依上校因結核病臥病在床之後,將指揮權交給特拉維斯的史實相同。

因此,真正可比美阿拉莫之役的是睢陽守城戰,碑文上的詩文列舉了張巡、許遠、南霽雲之名,並在三人的名字旁附加注腳一般地刻有阿拉莫的David Crocktt、Bowie、Bonham的姓名,另在「安敦驛」的文字旁刻有「San Antonio」,「勇將軍」旁則刻有「Travis」將軍。

難以想像志賀運用中文古典詩詞的能力不輸傳統中國文人學者,而對中國歷史的熟悉度,以及用傳統中文(Classical Chinese)來撰寫紀念碑的行為本身,更可令大多數今天的中國人汗顏。

為了求證這個石碑的故事,我在網上找不到任何中文部落格相關的文章,如果您來過阿拉莫

Referenc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iga_Shigetak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Nagashino

https://www.uiw.edu/sanantonio/lillibridge.html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