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梅克內斯兩千年前羅馬古城 迷人宗教聖城

摩洛哥的凡爾賽宮 - 梅克內斯,除了城內豐富的世界遺產古蹟外,郊區兩處特別景點是我們這一天的目的地:公元前3世紀的羅馬城遺址沃呂比利斯(Volubilis) 和宗教小鎮穆萊·伊德里斯(Moulay Idriss) 聖城。

沃呂比利斯 (Volubilis) 古羅馬遺址
沃呂比利斯 (Volubilis) 古羅馬遺址
分享

羅馬城遺址和宗教小鎮之間的距離只有5公里,但是從我們住的梅克內斯新城區到這兩個地方大約35里,而且只有公車或汽車能到達。坐公車對我們來說有點冒險,因為不懂阿拉伯語怕會雞同鴨講,保險起見我們請飯店幫我們租了私人計程車,包下司機一天的時間。我們碰到的這位老運將,只説阿拉伯文和法文,英文是從來沒有機會學習過,偏偏碰上我們對摩洛哥的語言也是鴉鴉烏,一竅不通。

老運將很友善,喜歡和我們聊天,無奈鴨子聽雷,各説各的,最後比手畫腳就成為我們共通的語言,我想這也是旅行的另一種樂趣。

古羅馬帝國勢力強大,連遠在北非的城市都成為羅馬的殖民地。在摩洛哥就留有三個古羅馬城廢墟,分別為 Volubilis,Lixus 和 Sala Colonia。位於梅克內斯境內的為沃呂比利斯 (Volubilis),也是保存最完好的羅馬遺跡。大多數的梅克內斯歷史古蹟都缺少完整資訊的介紹,沃呂比利斯有一個小型的博物館,算是資訊較齊全的歷史古蹟。

博物館不大,建在地下二層。
博物館不大,建在地下二層。
分享
博物館裡所展示的2000多年前的馬賽克磁磚和石器
博物館裡所展示的2000多年前的馬賽克磁磚和石器
分享

沃呂比利斯歷經許多民族的佔領,最早在公元前3世紀為柏柏爾人的居住地,隨後是腓尼基人,迦太基人,後來成為毛里塔尼亞王國的首都。公元1世紀成為羅馬帝國西南邊界最偏遠的殖民城市,最繁榮時期有2萬居民住在沃呂比利斯;直到8世紀才成為摩洛哥的領地,11世紀因政權移至非斯 (Fez) 而被廢棄。

雖然沃呂比利斯沒有土耳其以弗所的壯觀龐大,卻有她獨特的魅力。梅克內斯有豐富的農業,沃呂比利斯附近種植大量的橄欖樹和穀物,考古學家認為這裡曾經是小城市中最富有的城市之一。沃呂比利斯居民製造橄欖油和周邊產品而致富,考古學家發現這裡至少有50棟的別墅和121家以上的商店,其中又以麵包店居多,現在還可看見當時遺留下來的精美馬賽克地磚。

沃呂比利斯土地肥沃,遍地種滿了橄㰖樹、植物和農作物。
沃呂比利斯土地肥沃,遍地種滿了橄㰖樹、植物和農作物。
分享
沃呂比利斯位於綠油油的遍地當中,似乎訴說著這個遺蹟從未中止的故事。
沃呂比利斯位於綠油油的遍地當中,似乎訴說著這個遺蹟從未中止的故事。
分享

羅馬古城最主要的街道為 Decumanus Maximus,從東邊的 Tingis 城門一直到凱旋門,街道兩側有拱形門廊,後面則是商店和寬敞的豪宅別墅。

主要街道 Decumanus Maximus 和路旁的拱形門廊
主要街道 Decumanus Maximus 和路旁的拱形門廊
分享
街道盡頭的凱旋門於1931年由法國人重建,拱頂上的銘文是根據 Windus 於1722年時在拱門地上找到的6塊碎片而拼湊出來的。
街道盡頭的凱旋門於1931年由法國人重建,拱頂上的銘文是根據 Windus 於1722年時在拱門地上找到的6塊碎片而拼湊出來的。
分享

考古學家認為街道旁的這些豪宅,佈局複雜,她們是由一群一群的小建築合併成一個大戶,裡面也有噴泉和私人澡堂。考古學家用房子馬賽克地磚的故事和房子的特色來命名。

街道旁的豪宅大戶,雖然看不太懂她的佈局,但可以看見小區域的建築。
街道旁的豪宅大戶,雖然看不太懂她的佈局,但可以看見小區域的建築。
分享
豪宅內的地板馬賽克大多描繪著希臘羅馬神話故事,這是 House of Venus 其中一個房間的地磚,描述著狩獵女神黛安娜(Diana)在沐浴時,被無意闖入的獵人阿克泰翁(Actaeon)看見,驚嚇之餘,黛安娜將獵人變為牡鹿的故事。阿克泰翁的故事經常出現在詩歌、繪畫的藝術當中。
豪宅內的地板馬賽克大多描繪著希臘羅馬神話故事,這是 House of Venus 其中一個房間的地磚,描述著狩獵女神黛安娜(Diana)在沐浴時,被無意闖入的獵人阿克泰翁(Actaeon)看見,驚嚇之餘,黛安娜將獵人變為牡鹿的故事。阿克泰翁的故事經常出現在詩歌、繪畫的藝術當中。
分享
House of Venus 另一幅有名的神話故事,兩位水仙女寧芙(Nymphs),因迷戀長相俊美的青年海拉斯(Hylas),而強行留下他。
House of Venus 另一幅有名的神話故事,兩位水仙女寧芙(Nymphs),因迷戀長相俊美的青年海拉斯(Hylas),而強行留下他。
分享

沃呂比利斯的居民大多製造橄欖油維生,也是羅馬帝國的主要生產商,因此許多民宅都有自己的橄欖油壓榨機。目前在 House of Orpheus 重建了當時的橄㰖油壓榨機。

另一間豪宅 House of Orpheus 上圖海豚是羅馬人的幸運動物,下圖海洋生物在 House of Orpheus 的澡堂,黑白馬賽克是當時的時尚。
另一間豪宅 House of Orpheus 上圖海豚是羅馬人的幸運動物,下圖海洋生物在 House of Orpheus 的澡堂,黑白馬賽克是當時的時尚。
分享
House of Orpheus 左圖為原始的柱頭,右上為重建的橄欖油壓榨機,右下為原始的壓榨機基座。
House of Orpheus 左圖為原始的柱頭,右上為重建的橄欖油壓榨機,右下為原始的壓榨機基座。
分享

沃呂比利斯最難能可貴的應該就是這些還被保存的馬賽克地磚,從這些精美瓷磚的展示,看見了當時的人對色彩的鑑賞和運用。沃呂比利斯人也不乏幽默感,在 House of the Desultor 的地磚,展示了一位馬術騎士倒騎著驢子,諷刺原本風采翩翩馬術精湛的騎士,卻是倒騎著一頭驢子。這讓我想到中國的神話,八仙之一的張果老倒騎驢子的故事,原來中西方都有這種「遊戲人間」的相同概念。

House of the Desultor 考古學家認為這位騎士應該是森林之神 Silenus 喝醉了倒騎著驢。
House of the Desultor 考古學家認為這位騎士應該是森林之神 Silenus 喝醉了倒騎著驢。
分享

沃呂比利斯古城原本保持完好無損,直到18世紀遭到大地震的破壞,加上摩洛哥統治者在此挖掘石材建造梅克內斯城,現在只能看見幾根為數不多的石柱。1912年法國統治摩洛哥期間,法國人大量的挖掘古城,到目前為止,沃呂比利斯只挖掘了一半,還在繼續的挖掘和修復當中。

House of the Columns 雖有高大的石柱,卻不見精美的地磚馬賽克。
House of the Columns 雖有高大的石柱,卻不見精美的地磚馬賽克。
分享

古城裡有兩個主要的公共建築,大教堂 (The Basilica) 和神廟 (The Capitoline Temple)。大教堂也是當時的司法行政中心,原本為兩層樓的建築,現在只剩一面的外牆還存留著。

大教堂的外觀,這些建材大多使用當地採掘的石灰石(Limestone)。
大教堂的外觀,這些建材大多使用當地採掘的石灰石(Limestone)。
分享
大教堂的內部,兩個大型的拱門還存留著。一些高大的石柱上頭已成了白鸛(Stork)的家了,在摩洛哥的廢墟古蹟中,經常能看見她們的蹤影。
大教堂的內部,兩個大型的拱門還存留著。一些高大的石柱上頭已成了白鸛(Stork)的家了,在摩洛哥的廢墟古蹟中,經常能看見她們的蹤影。
分享
白鸛築的巢,連其他的小鳥都受益,仔細看,好幾隻小鳥也棲息在築巢上。
白鸛築的巢,連其他的小鳥都受益,仔細看,好幾隻小鳥也棲息在築巢上。
分享

神廟位於大教堂的旁邊,主要是敬拜羅馬的三位保護神:天神朱庇特 (Jupiter),天后茱諾 (Juno) 和智慧女神米娜瓦 (Minerva)。現在的神廟已不見神的雕像,只剩內殿的一面牆壁和石柱,及重建的13個台階。

神廟僅存的一面牆
神廟僅存的一面牆
分享
上圖神廟緊鄰著大教堂,左下圖重建的13層階梯和廣場上的祭壇(左下圖摘自Wikipedia ),右下圖可見石柱的內層和外層。
上圖神廟緊鄰著大教堂,左下圖重建的13層階梯和廣場上的祭壇(左下圖摘自Wikipedia ),右下圖可見石柱的內層和外層。
分享

沃呂比利斯也是世界遺產,雖然地處偏遠,卻是值得一遊,沒有擁擠的遊客,更看見摩洛哥的另一個面貌。記得7年前造訪土耳其的以弗所,參觀快結束前,忽然霹靂啪啦下起大雨來;廢墟所在地,只有斷壁殘垣,根本沒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大家只好拼命地往出口處逃跑。對於以弗所之旅的印象,滂沱大雨更甚於廢墟古蹟。這次沃呂比利斯之旅,天空作美,不冷不熱,晴空萬里,心曠神怡;我心滿意足的離開此地,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宗教小鎮穆萊·伊德里斯。

遠處的白色山城即是宗教小鎮穆萊·伊德里斯
遠處的白色山城即是宗教小鎮穆萊·伊德里斯
分享

宗教小鎮穆萊·伊德里斯位於兩座綠色山丘之間,白色為主的小城雖然顯得古老,卻有遺世獨立的美感。宗教小鎮是摩洛哥王朝的創始人穆萊·伊德里斯一世所建立,他是先知穆罕默德的曾曾曾孫,也是將伊斯蘭教帶入摩洛哥的第一位統治者。

穆萊·伊德里斯一世於789年到達古羅馬城沃呂比利斯,與柏柏爾人結盟,並成為重要的宗教和政治領袖。由於沃呂比利斯過於遼闊開放而難防守,穆萊·伊德里斯一世於是朝著山邊移動,搬到現在的宗教小鎮的位置,遺棄了沃呂比利斯。

穆萊·伊德里斯一世葬於宗教小鎮,而宗教小鎮也以穆萊·伊德里斯的名字命名。

依山而建的宗教小鎮,進入小鎮即是主要的市集廣場。
依山而建的宗教小鎮,進入小鎮即是主要的市集廣場。
分享

宗教小鎮為摩洛哥最早的朝聖地,據說前往摩洛哥的宗教小鎮穆萊·伊德里斯朝聖6次相等於到麥加的1次朝聖。由於小鎮是神聖的聖城,1912年前是禁止非穆斯林人進入;之後允許非穆斯林人進入,卻不得在聖城留宿,直到2005年才開放。

穆萊·伊德里斯的陵墓從清真寺進入,但非穆斯林不能進入。
穆萊·伊德里斯的陵墓從清真寺進入,但非穆斯林不能進入。
分享

摩洛哥的尖塔 (Minaret) 多為方形,這裡的清真寺有一個圓柱尖塔,綠色瓷磚上面舖寫著白色的可蘭經文,據稱是摩洛哥唯一的圓柱尖塔。

左上圖圓形尖塔,左下圖宗教小鎮,綠色屋頂是穆萊·伊德里斯一世的陵墓所在地,右上圖穆萊·伊德里斯一世的陵墓,右下圖清真寺 (照片摘自Wikipedia)。
左上圖圓形尖塔,左下圖宗教小鎮,綠色屋頂是穆萊·伊德里斯一世的陵墓所在地,右上圖穆萊·伊德里斯一世的陵墓,右下圖清真寺 (照片摘自Wikipedia)。
分享

雖然宗教小鎮2005年就開放非穆斯林遊客可以在此過夜,小鎮的旅遊業發展還是非常的緩慢。這裡的旅館只有幾家,寥寥可數,我們沒有在此過夜,不過我們到了一間旅館 Dar Zerhoune 吃飯。Dar Zerhoune 的主人是位英國女士,2006年到此旅遊後愛上了這個宗教小鎮,她是第一位外籍女士在這裡買房創業,而她聘請的員工都是當地的女性工作人員。

宗教小鎮的街道非常狹窄,當初是專為驢子而設計的,街道的寬度剛好容納滿載貨物的驢子而行。
宗教小鎮的街道非常狹窄,當初是專為驢子而設計的,街道的寬度剛好容納滿載貨物的驢子而行。
分享
驢子來了,我們得讓路。
驢子來了,我們得讓路。
分享

在這蜿蜒古樸的小巷內穿梭,實在有趣又充滿了異國風情,但也容易迷路。Dar Zerhoune 旅館位於階梯下方深處,而且大門深鎖,我們還以爲沒有營業了;大門旁有個電鈴,就姑且一試吧,居然有人應門,而且說英文,就這樣我們順利的進入 Dar Zerhoune。

Dar Zerhoune 旅館,我們在頂樓吃飯。
Dar Zerhoune 旅館,我們在頂樓吃飯。
分享

Dar Zerhoune 有三層樓,總共7個房間,餐廳在頂樓。這裡的餐食使用的全是當地的新鮮食材,菜單融合了傳統的摩洛哥菜餚和西式風味。在頂樓用餐,宗教小鎮盡收眼底,可以想像夕陽時刻必定美不勝收。

一位婦人在頂樓曬完衣服後,和我們一樣也在享受這麼美的天氣和祥寜的氣息。
一位婦人在頂樓曬完衣服後,和我們一樣也在享受這麼美的天氣和祥寜的氣息。
分享
分享

穆萊·伊德里斯是個迷人的小鎮,被綠油油的土地與山脈環抱,只要隨便走到屋頂露台,即能享有望不盡的美景。在旅館工作的當地婦女很驕傲地告訴我們,她是土生土長的穆萊·伊德里斯人;聖城雖不大,歷史意義卻非凡。時間不斷的流逝,這裡卻是靜止的,但願我有更多的機會發掘這迷人的宗教小鎮。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