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水時不要講話!跨越半個地球遇見企鵝與海獅

真失禮,人家才沒有死掉呢!

講到企鵝與海獅,還有一個故事可說。那是我在學會潛水之前,和姊姊、姊夫、媽媽一塊去紐西蘭自助旅行的事。

第十一天,半個月的旅程進入尾聲,我們前往桑德弗萊灣(Sandfly Bay)看黃眼企鵝。觀景台的位置相當隱密,必須越過陡峭得要用四肢爬行的沙丘,才能抵達觀察小木屋。雖然抵達和離開皆頗為費力,但攀爬中不得不慢的步調,讓人細細欣賞起沙丘的光影變化,以及那近乎荒漠卻又鄰近大洋的特殊景觀。

一樣很特殊的,還有平坦沙地上的海獅。他們倒在那,任憑周遭蒼蠅停駐。我靠近其中一隻,他很輕地動了動。「死掉了嗎?」「就算沒有死掉,也奄奄一息了吧?」「為什麼會這樣?這是正常的嗎?」四個不熟悉海獅的人,怎麼討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有繼續往前走。

沙地上的紐西蘭海獅(Phocarctos hookeri)。
沙地上的紐西蘭海獅(Phocarctos hookeri)。
分享

沒幾步,又是兩隻小海獅倒在沙地上。我心想,紐西蘭真不可思議,像海獅這樣的動物垂死在路邊竟無人問津,彷彿稀鬆平常。

抵達木屋十來分鐘後,姊姊首先發現白浪裡上下沉浮的不明物。隨不明物順利上岸,輪廓逐漸清晰,主角黃眼企鵝登場!第一隻抵達的黃眼企鵝跳上最近的岩石,似在觀察或等待著誰,放慢了腳步;不久,另一隻黃眼企鵝也來到岩石區。此後好幾分鐘,他們站在原地,沒有動作,又過了一陣子,才下定決心般往山丘上走去。

對,你沒看錯,企鵝是從海裡出現,「登山」回家的。眼前的景象和過去的認知差異實在太大,強烈的違和感衝上腦門。可是,說「違和」,野外的企鵝到底應該住在怎樣的環境裡呢?我從來沒想過這問題,腦海能浮現的只有各式極地造型的展覽館,與居山臨海的黃眼企鵝相差十萬八千里。更教人吃驚的,是眼前的小傢伙竟然「跳」著登山!明明是圓滾滾的企鵝啊,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

主角黃眼企鵝(Megadyptes antipodes)登場。
主角黃眼企鵝(Megadyptes antipodes)登場。
分享

他們的每一步,都有我在遠方的倒抽一口氣。不過對黃眼企鵝來說,這不算挑戰,真正帶給他們生存威脅的,仍是棲地受到破壞、貓狗等動物的入侵。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到隱密的地方觀察他們:唯有在確認四周沒有陌生身影與聲音,企鵝才會從海裡現身;反之,遊客持續且過分的打擾,不僅會讓他們在家中等待的小孩挨餓,也會逼得他們最終選擇搬離此地。

隨著黃眼企鵝平安返家,我們也準備踏上回程,恰好此時現場有兩位保育人員,姊姊便順口請教他們海獅的狀況。

幾回問答後,終於搞清楚那種倒地不起的狀態,一般稱為—睡覺。

丟臉的還在後頭。當我們再度辛苦越過沙丘,赫然發現入口處就有英文告示,清清楚楚地解釋這群海獅的來龍去脈。「難怪我問他們為什麼海獅死在沙灘上,他們一臉莫名其妙!」姊姊尷尬地大喊。

啊,沒辦法,人看到異國文字就會想忽視,特別是風景區的告示,連中文的都不一定細讀呢。

究竟這群海獅有什麼故事,且讓受到教訓、好好讀了至少三遍的我來說明:如今相當稀有的紐西蘭海獅,其實曾廣泛地生活在紐國海岸,直到兩百年前的獵殺活動導致他們近乎滅絕,又經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才回到這裡繁殖。若遊客在沙灘上碰到正在活動的他們,請保持二十大步距離,安靜離開;若碰到在睡覺的海獅,則保持十大步距離。另外,海獅媽媽可能會出海捕魚幾日,遇到被留在沙灘上的小海獅,請千萬不要騷擾他們。

好險好險,差點就回台亂為海獅發訃聞了。

看更多 麥田《潛水時不要講話》

圖、文/麥田《潛水時不要講話》
圖、文/麥田《潛水時不要講話》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