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基布茲的強國夢,從他方看家鄉

一天夜裡,在以色列第三大城 - 海法的民宿Port Inn,我巧遇兩位華人朋友,一位是來自中國的Victoria,一位是來自台北的小戴,我們一見如故,便打開話匣子,擺起龍門陣。原以為Victoria也是觀光客,沒想到她是來以色列工作的,這可引起我興趣。Victoria提到她在基布茲(Kibbutz)工作,更讓我好奇了。

分享

基布茲,中文稱之為集體農場。在我的認知中,它是一種混合猶太復國主義(錫安主義)和共產主義的純猶太聚落,試圖建立如烏托邦式的理想社會型態。在這種組織裡,無論是 CEO、或是清潔工,所有成員財產共享,收入均分,並由社區免費供應食宿或各項資源,讓所有成員都能享受齊頭式的平等。在我的解讀下,它就像早期大陸的人民公社。

Victoria說她是透過新浪微博,得知有中國留學生在管理並聯繫有意參加者。當初她也很好奇這種社區究竟是如何運作,因為以色列建國之前就是靠這種自給自足、團結互助的屯墾聚落,將民間力量整合起來。那時為了提高資源運用,甚或聯內抗外,猶太人逐漸產生集體意識。不分男女老少,無論工作、吃飯、睡覺,所有活動都一起完成。

透過團隊至上的信念,彼此犧牲部份私利以達延續民族生存的目標。靠著這樣的默契,發展出各式產業,如農業、畜牧、養殖、釀酒...等等,著名的滴灌技術,也是由此而來的。我想起看過報導,台灣的原住民部落司馬庫斯,當初成立共享經濟,據說也是到以色列的基布茲取經的。

分享
分享

Victoria也希望,透過到基布茲學習,能認識各國朋友,增廣見聞。就好像參加國際志工一樣,加入基布茲前還需繳交參加的費用。由於前一項工作已學得差不多了,她正準備到下一個基布茲去,這回有空檔便出來走走。

隨著大環境改變,似乎有越來越多基布茲的營運也漸趨私有化,甚至已和普通社區差不多,導致越來越多人選擇出走。為了永續經營,基布茲必須擁有核心技術,才能維持競爭力。而人們在基布茲裡所享受的福利,都是個人犧牲自己一部分的人生目標換來的,當無法再成就與滿足自我時,最後還是會決定離開。同甘總是不若共苦容易,基布茲其實是"考驗人性"的制度,這用來經營道場倒是不錯的。

分享

說著說著,Victoria也提到台灣的總統大選。她說自己一開始很欣賞韓XX,後來因為媒體的報導,開始討厭他,還說大陸有許多人都和她一樣。我這才驚覺媒體謠言的可怕,網路無遠弗屆,假消息連大陸也接收得到。

周遊過十幾個國家的小戴有感而發,他提出看法,解釋台灣當政者為掩飾施政無能、為延續政權,不惜動用國家機器、壟斷媒體、洗腦年輕人,再加上網軍帶風向,對對手惡意抹黑、人格毀滅,使得正常人(韓)也被扭曲成草包、惡棍,這種不道德的手法,是惡質選舉。經過這場選舉,台灣人的社會價值已經混淆、世代對立被挑起,公理正義、禮義廉恥也已蕩然無存。因為政客想利用仇中來獲取政治利益,無所不用其極,也不管人民前途死活。兩岸失去相互瞭解、競合的機會,百姓焉能從中得利?

近來台灣的紛紛擾擾、政黨內耗,也讓長年目睹東南亞各國突飛猛進的我,逐漸感到悲觀。尤其聽到小戴的分析,更覺得以前的人賣瓜是要說自己的瓜好,自賣自誇,現在卻只要說別人的瓜爛,再連人家的祖宗八代一起黑,打烏賊戰就可以蒙騙群眾,時代真的變了。

Victoria說,經過討論才發現,其實台灣與大陸好像,莫非兩岸本質上根本已經統一。我暗自想,曾幾何時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早已變成只容一言堂的專制獨裁,對於主政者竟只剩下歌功頌德與罵不得,真諷刺!

有人說:「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既然人民做了選擇,就接受吧!在這惡劣的年代,把自己過好才最實在,又何必耽憂未來?民主,人民做主?只有在騙選票的時候吧!

分享

以色列又如何呢?Victoria說,以色列政府內部也有貪腐的問題,總理還遭到起訴,不過至少他們的司法還算公正。

可不是嗎?司法是最後一道防線,祈願即使是不信因果的無神論者、政客們,也能謹守這最低的道德標準 - 法律,時時想到人民,讓人民過得更好,這是所有人類共同的心願了。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