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尼羅河西岸埃德富,古埃及人供奉荷魯斯的地方

報名跟團旅遊埃及,行程裡包含八天七夜的尼羅河遊輪。原以為將由首都開羅搭船,一路南下暢遊兩岸的金字塔、神廟等古文明;結果卻是搭機直抵盧克索,參觀完尼羅河東岸的卡納克、盧克索兩座神廟後,先登船上一宿;翌日清早前往尼羅河西岸的帝王谷、神靈廟一遊,過了晌午趕回船上用餐時,我們的遊輪尼羅河海豚號(MS Nile Dolphin)才啟航開往埃德富(Edfu)。

抵達埃德富前,輪船必須排隊進入埃斯納水匣(Esna Lock),才有辦法繼續向前航行。埃斯納城鎮有一座庫努牡神廟(Temple of Khnum),但我們的船並未在此停留,只等通過水門後便又立刻疾駛,傍晚來到埃德富方停泊靠岸,於此度過我們遊輪行的第二個夜晚。

隔天照樣得早起,匆匆吃完早餐後,便與埃及導遊阿德一起下了船,搭乘他預定的馬車,仨人由車伕御馬,跟隨同船其他旅客形成的馬車陣,浩浩蕩蕩「蹄噠蹄噠」響個不停地逕朝埃德富神廟奔馳而去。七點半多的神廟廣場上已有不少觀光客,阿德選了一個遮陽處,開始解說埃德富-荷魯斯神廟(Temple of Horus)的特色。

埃德富神廟
埃德富神廟
分享

「還記得哪座神廟是全埃及最大的吧?」阿德好像要考考他唯二的學生是否認真聽講而問。

「前天上午參觀的卡納克神廟。」我和老公的回答讓阿德露出燦爛的笑容,更加使出渾身解數,只差時間有限,沒能把他的埃及古物學傾囊相授罷了。「埃德富這座神廟的規模僅次於卡納克,」阿德接著說明:「但它卻是全埃及境內保存最好的,因為埋在泥沙堆裡快要兩千年,才被挖出來……」

就阿德的解釋,1798年法國遠征隊初次在埃德富的沙土裡瞥見神廟露出的一小部分時,並未有所行動;遲遲等到1860年,才由法國的埃及古物學家奧古斯特.馬里埃特(Auguste Mariette)主導挖掘出土,重現原貌。神廟在西元前237年的托勒密三世(Ptolemy III)在位期間就已開始動工,一直蓋到西元前57年的托勒密十二世(Ptolemy XII)才大功告成。

「托勒密王朝由亞歷山大大帝的將軍托勒密所建,這個時候的埃及已經被希臘的馬其頓人統治了。」阿德問:「知道托勒密十二世是誰嗎?」不諳古埃及歷史的我和老公只能搖頭傻笑。「他就是電影『埃及豔后』的爸爸啦!」原來是埃及豔后克麗奧佩托拉七世(Cleopatra VII)的老爸,那克麗奧佩托拉根本不是埃及人,而是希臘人嘛!

神廟大門入口右方的荷魯斯鷹形雕像
神廟大門入口右方的荷魯斯鷹形雕像
分享
神廟大門上方神聖的毒蛇瓦吉特(Wadjet)
神廟大門上方神聖的毒蛇瓦吉特(Wadjet)
分享
獅身荷魯斯與瓦吉特面對面
獅身荷魯斯與瓦吉特面對面
分享

儘管埃德富神廟由希臘家族托勒密王朝所建,但其廟宇的牆面卻詳細刻滿古埃及神話的場景。埃德富剛好是埃及人家喻戶曉神話中荷魯斯(Horus)與叔父賽特(Seth)大戰的地點,阿德因此帶我們往神廟後方的長廊走去,然後在一大片浮雕前停下來講故事:

大地之神蓋伯(Geb)和妹妹天空之神努特(Nut)結婚生了兩男兩女,分別是歐西里斯(Osiris)、賽特、伊西斯(Isis)以及娜芙蒂斯(Nephthys)。歐西里斯與伊西斯結婚,賽特則和娜芙蒂斯結婚。「賽特因為妒忌而謀殺歐西里斯,還把他切成十幾塊,丟到埃及各地。」阿德笑說:「這應該是史上最早的分屍案。」

總之,伊西斯在娜芙蒂斯的協助下,找回散落各處的屍塊後,使用本身的魔力讓歐西里斯復活過來,生下荷魯斯。

但伊西斯的魔法無法維持歐西里斯永久的生命,所以他又死了一次,諸神祇因而決定讓歐西里斯當冥王,但必須先昭雪冤情才行;這項計畫自然落在襁褓中的荷魯斯身上。伊西斯為了保護稚弱的荷魯斯,不得不將荷魯斯變成動物隱藏,躲避賽特的追殺。

「看看這船頭左右兩邊的下方有什麼?」阿德指壁畫上的一艘船問。「小豬!」「沒錯!」阿德笑著繼續指另一幅雕像問:「那這個呢?」「河馬!」「又答對了!」

躲避賽特追殺藏在船頭下方的荷魯斯浮雕畫
躲避賽特追殺藏在船頭下方的荷魯斯浮雕畫
分享
躲在船下的小豬荷魯斯
躲在船下的小豬荷魯斯
分享
豬形荷魯斯
豬形荷魯斯
分享
伊西斯把荷魯斯變成河馬庇護
伊西斯把荷魯斯變成河馬庇護
分享

說完故事後,阿德讓我們自由參觀神殿內部的建築以及浮雕。接連三天聽講觀賞神廟的畫像,我學會從雕像頭上戴的冠冕來辨認古埃及的神祇,只是古埃及歷史特別悠久,神祇最初的名字和形象也會隨著改朝換代而有所更替,或是混合為一。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魔法女神伊西斯和愛神哈索爾,原本配戴的頭飾和手握的權杖不盡相同,後來卻互相融合,在不同的傳說中,哈索爾是荷魯斯的母親,而非妻子。如果能認得牆上刻的聖書體象形文字,就會區分畫像到底是哪一位神祇了。

伊西斯與荷魯斯象徵法老王權
伊西斯與荷魯斯象徵法老王權
分享
頭頂七角星冠的書寫女神塞莎特(Seshat)代表法老的智慧
頭頂七角星冠的書寫女神塞莎特(Seshat)代表法老的智慧
分享
法老獻祭給荷魯斯
法老獻祭給荷魯斯
分享
荷魯斯與公羊首人身的造物之神庫努牡(Khnum)
荷魯斯與公羊首人身的造物之神庫努牡(Khnum)
分享
抬舉荷魯斯頭形聖船奉獻圖雕
抬舉荷魯斯頭形聖船奉獻圖雕
分享
裝在黑花崗岩神龕裡的荷魯斯頭形聖船
裝在黑花崗岩神龕裡的荷魯斯頭形聖船
分享

偌大的神廟有許多隔間,而聖殿內的寶藏早被盜盡掏空,所放的荷魯斯頭形聖船僅是複製品;有一房間是圖書館,其他的則是法老祭祀用的供品儲藏室,牆上刻畫手捧祭奠物品準備奉獻儀式的人像,上至王室下到僕役、動物、花草應有盡有,一切都栩栩如生。

和阿德會合後,他突然指著牆壁的一處雕刻說:「這是古埃及人的Wi-Fi。」我們順勢望去,不禁哈哈大笑阿德的幽默,因為那是一只看似Wi-Fi標誌的籃子。

古埃及人獻祭的籃子圖雕宛如現代Wi-Fi標誌
古埃及人獻祭的籃子圖雕宛如現代Wi-Fi標誌
分享
手捧祭品之人與山羊圖
手捧祭品之人與山羊圖
分享
王室獻祭
王室獻祭
分享
荷花浮雕
荷花浮雕
分享

準備搭馬車離開神廟之前,我不禁回頭再望了荷魯斯雕像好幾眼。對古埃及神祇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之後,觀賞神廟、陵墓裡頭形形色色的壁畫也就越看越有意思。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誠如我這門外漢看古埃及的浮雕一般。

遊客排隊攝影的鷹形荷魯斯
遊客排隊攝影的鷹形荷魯斯
分享
鷹形荷魯斯背影
鷹形荷魯斯背影
分享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