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搭火車:從上海到北京的24小時

對長途旅者來說,在中國搭火車是件必然的事。中國面積960萬平方公里,從一座城市到較遠的另一座城市,除了搭飛機,火車便是最方便直接的選擇。

這天,我們買了從上海到北京的普通列車硬臥票,雖然普通列車的速度最慢,但價錢最便宜,而且近24小時的車程(我們目前的最長紀錄為31小時)不但讓我們省了一晚的住宿費,還能讓我們體驗一下在火車上的一天。

分享

火車硬臥指的是六人一間的開放式包廂,包廂內左右兩側分成上、中、下三個鋪位。包廂外的走廊上有一排摺疊式的座墊和小桌子,方便中上鋪的乘客下來活動或者用餐。某些桌子的下方有充電插座,這些位子自然成了車廂內最熱門的搜索目標。

我和四方臉買的是同一個包廂的上鋪,雖然空間低得完全坐不起來,但感覺上鋪最乾凈,也最與世隔絕。而且行李架就在你前方,想拿東西就直接伸手過去,省了不少麻煩。更重要的是趴在床上還可以偷窺別人的一舉一動,是觀察火車上生活百態的最佳位置。

分享

中午十二時,我們搭的1462車次開始檢票上車。一開始,所有的乘客都是互不認識的陌生人,但是火車車廂的構造製造了許多交流的機會。

火車的行李架很高,笨重的行李需要幾個人的努力才可以搬上;中上鋪的床位太窄小,乘客需要向下鋪的乘客借個位子才有機會坐直身子。大家就是通過這幾句「幫個忙」、「借個位子」而破了冰,進而有了更深的接觸。

有了這些開場白,後來的天南地北、閑話家常也就不難了。

分享

由於上海是始發站,我們上車時車廂還算空蕩,剛好我們包廂前的位子有插座,我便眼明手快地坐了下來充電,也因此認識了下鋪的老先生和老奶奶,以及他們的女兒大姐。

當時老奶奶正在吃著一種我們沒有見過的水果,四方臉好奇地問了一下,話匣子便因此打開了。原來老奶奶吃的是人參果,因為含糖量低所以很適合擔心患上高血糖的老人家。聊著聊著,老奶奶還贈了我們一顆,我個人嫌太淡沒有味道,四方臉倒是相當喜歡。

分享

老先生和老奶奶已經六七十歲了但身體依然非常健壯,經常到處去旅行,他們這次就是剛遊完上海要回北京去。大姐原本擔心24小時的車程對兩老會有負擔,所以打算搭高鐵回去,怎知卻被他們拒絕了。

「我們沒有趕時間,沒必要這麽急著回去。搭火車挺好的,可以慢慢來,好好休息一下,聊聊天、看看風景,一點也不辛苦,晚上睡了一覺就到北京了。挺好、挺好。」老奶奶說。

是啊,說得真有道理。現今社會的步伐變得越來越快,我們常常只想著趕快抵達目的地,而忘了享受其中的過程。如果有機會可以放慢速度,認真地欣賞身邊的人事物,這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分享

火車車廂內是禁菸的,可是火車剛開不久車廂便彌漫著濃濃的煙味,原來是幾位大叔出去吸菸但沒把車門關上。隔壁包廂的一位大姐隨口喊了一句「臭死了!」,過後便吩咐丈夫去把門關上。過了不到半分鐘,車廂門「砰」的一聲被用力地打開了,其中一位大叔兇神惡煞地走了進來,還故意地不讓門給關上。他走到那兩夫妻面前,兇巴巴地瞪了他們幾秒,才慢慢地走開。

應該是剛剛大姐說的那句話被在外抽菸的大叔聽到了,加上她丈夫當著他的面前把門給關上,讓他很不爽,所以才用眼神警告他們別多事。雖然大叔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整個車廂的氣氛都很僵硬,沒有人敢發出任何聲音,幸好最後沒有什麽鬧劇發生。

所以我覺得火車的車廂就像一個社會的縮影,有的人乾凈,有的人邋遢;有的人一上車便結交新朋友聊天聊到天亮,有的人則全程躲在被窩裏一言不發。各種不同個性不同生活習慣的人聚在一起,總會遇上一些小摩擦,最重要大家互相遷就互相體諒,平安無事地度過一天。

分享

車廂很快恢復了原本的氣氛,大家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打遊戲的打遊戲,聊天的聊天,吃東西的吃東西。我們在看了一陣子的窗外風景後,也爬到了上鋪小睡了一會兒。

分享

到了晚餐時間,服務員開始推著餐車叫賣火車便當,可是大家都知道價錢不便宜,所以多數人都已在外買好食物有備而來。我們也準備了麵包和餅乾等乾糧,隨時可以在上鋪大快朵頤,簡單又方便。

分享
分享

今天之前我們以為在火車上呆一整天會很無聊,但其實這裏的時間和火車的速度一樣過得飛快,我們好像什麽都沒做,窗外已經漆黑一片,半天就這樣過去了。

分享

到了晚上約十一時,火車進入了夜間行駛,也就是說臥鋪車廂會熄燈,廣播也會停止,以免打擾乘客的睡眠。這時候大家都會紛紛回到自己的床位休息,也會自動調低聲量,整個車廂頓時安靜了下來。

由於下午睡了一覺,我和四方臉此刻依然精神奕奕,於是便趴在床上啃瓜子看電影。到了深夜我們入睡的時候,車廂內就只剩下由各種鼻鼾聲組成的交響曲而已。

-第二天-

一覺睡到隔天,我迷迷糊糊中被一陣嘈雜聲吵醒,原來天空已經大白,廣播播著優美的音樂,告訴大家美好的一天已經開始了。我看了看手機,天啊,才七點。我轉個身繼續睡。

直到後來車廂內越來越活躍,服務員不斷地來回叫賣早餐,乘客們忙著刷牙洗臉吃早餐,吵得我實在睡不下去,才不甘不願地爬下床。

分享
分享

老先生見我下來,微笑著說:「終於起床啦?」我只好尷尬地笑了笑。「都還沒到十點呢。」我心裏想著。

醒了沒什麽事幹,我和四方臉便坐在樓下和老先生一家人聊聊天。老先生說火車晚點了,難怪一大清早大家都忙著打電話,不過晚點對我們沒什麽影響,反正沒有人來接車。

老先生十分健談,老奶奶和大姐笑說他有太多意見要發表,常常別人聽煩了他還是一直說個不停。我反而覺得還好,難得有機會可以聽聽上一代的故事。老先生見我站在他這一邊,樂得像個孩子,真是個不折不扣的老頑童。看著他和家人互相揶揄對方,畫面很是逗趣,也很溫馨。

分享

老先生和我分享了他年輕當兵時的故事,以及退役後如何靠雙手養活一家人。他還說一個家裏老婆就是最大,男人在外面不管多威風,回到家還是要聽老婆的話,在老婆面前當個小貓就對了。這番話出自老先生的口中我確實有點意外,我一直以為老一輩的人的父權思想都很重,尤其老先生還是當過兵的漢子,但我看他望著老奶奶,眼裏盡是滿滿的溫柔。

分享

火車晚點了一個小時,才緩緩地駛進了北京終點站,而乘客們早已迫不及待地在走廊上排好隊準備下車了。

離別前,我們和大姐一家人簡單地道了別。從上海到北京每天有45趟列車,其中39趟都是高鐵,我們偏偏因為各種原因選擇了這趟最慢、耗時最長的車次,能夠在此相遇也是一種緣分吧。

一趟火車裏,你會發現有些人從一開始就和你走到最後,有些人中途才上車,而有些人半途就離開了。他們在短暫地相聚裏或許會留下些什麽,也帶走了些什麽。搭火車是如此,人生亦是如此。(→原文請點擊←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