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阿拉斯加郵輪─挪威喜悅號,訪現代化淘金熱城市「史凱威」

一向以來郵輪的旅行,總是被我排在口袋名單的最後一名。大郵輪的行程遙遠,經常得在海上航行一二天才能靠岸,總覺得被關在大郵輪裡幾天不能上陸地會很無聊,但這次在物超所值的利誘下,還是打破了自己的堅持。話說今年的八月,朋友忽然傳了一個八月底從西雅圖起航的阿拉斯加郵輪行程,「last minute」促銷價,只有原價的四分之一不到,這條件實在太誘惑人了,而且是在家附近的港口出發。

我左思右想,硬是把阿拉斯加郵輪旅遊行程,塞進了原本已經排的滿滿的行事曆裡頭。結果浩浩蕩蕩,我們竟然有13個人參加了這趟郵輪之旅,英雄好漢來自四面八方,有西雅圖的,有美國加州的,有加拿大來的,更有遠至台灣的朋友。

沒想到我這劉姥姥進大郵輪的第一次,有這麼多的人陪伴,真好,就這樣開始了我的郵輪處女航。

這是我們坐的郵輪,挪威喜悅號 (Norwegian Joy)。
這是我們坐的郵輪,挪威喜悅號 (Norwegian Joy)。
分享

這艘挪威郵輪,原本是為中國市場而設計的,外觀以鳳凰的造型打造,散發出濃濃的中國風,稱為諾唯真喜悅號,於2017年上海首航。但是一年後,這艘可乘載四千多人挪威郵輪旗下最大噸位的喜悅號,改變決策,宣布將於2019退出中國市場。退出後的喜悅號,重新整修,改走阿拉斯加,墨西哥,巴拿馬運河及加勒比海航線。我們就是坐上了改航後的第一個阿拉斯加航線。

西雅圖港口
西雅圖港口
分享
喜悅號以西雅圖為母港
喜悅號以西雅圖為母港
分享
分享

郵輪有20層樓,標榜著獨有的小型賽車場和雷射槍遊戲間,當然也提供各式各樣的活動和表演。八天的行程,有二天在海上航行沒有靠岸。郵輪從西雅圖出發,沿著北美西海岸,途經阿拉斯加州的克奇坎市(Ketchikan),首府朱諾市(Juneau),淘金城史凱威市(Skagway),之後回程到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首府維多利亞市(Victoria),最後再回到西雅圖結束八天的行程。

郵輪第一天下午5點才啟航,中午後大家陸陸續續的上船報到,沒想到上船後第一件事,就是吃。

船上除了幾間需要另外付費和訂位的餐廳外,大多數的餐廳都是任君使用,有的還是24小時開放,真的不怕沒東西吃。第二天全程在海上航行,除了吃以外,還可欣賞表演或到船上的各個角落走走看看,這20層樓高的大船,要全部走完還得花點時間和體力呢。

第三天是我們靠岸的第一站,克奇坎市,也被稱為世界鮭魚之都和阿拉斯加雨都。克奇坎是離美國本土最近的一個大城,也是鮭魚回流產卯的大本營。克奇坎每年出口數百萬磅的鮭魚,也是製造鮭魚罐頭的重要城市。這個阿拉斯加雨都,一年有300天都在下雨,是世界排名第四潮濕的城市。果不其然,我們到訪時,克奇坎正以絲絲細雨和朦朧的峽灣迎接我們。

雖然一年有300天都在下雨,克奇坎的港口還是一樣的繁忙。
雖然一年有300天都在下雨,克奇坎的港口還是一樣的繁忙。
分享
阿拉斯加州最前線的城市克奇坎,是以漁業和觀光業為主要的收入。
阿拉斯加州最前線的城市克奇坎,是以漁業和觀光業為主要的收入。
分享
擠成一團的鮭魚回游,鮭魚們同伴相游一起往上衝。
擠成一團的鮭魚回游,鮭魚們同伴相游一起往上衝。
分享
克奇坎港口的第四街道旁,在1950年前是阿拉斯加兩個主要紅燈區之一。
克奇坎港口的第四街道旁,在1950年前是阿拉斯加兩個主要紅燈區之一。
分享
分享

雖然第一站就碰到下雨,但是在細雨中拿著暖暖的咖啡慢慢地走著,也別有一番風味。回到船上,貼心的工作人員為大家準備了薑湯驅寒,郵輪也啟動了,航向我們的下一站朱諾市。

朱諾市仙氣十足
朱諾市仙氣十足
分享

朱諾市是阿拉斯加州的首府,幅員廣闊,整個面積甚至超過美國本土的德拉瓦州,但卻沒有公路連接到阿拉斯加州其他的城市,只能靠飛機和船。我們的船早上七點就抵達朱諾,在朱諾有許多的活動可以選擇,乘坐雪橇,賞鯨,遊冰洞,爬山等等,我們選擇了參觀冰川及瀑布。

門登霍爾冰川(Mendenhall Glacier)
門登霍爾冰川(Mendenhall Glacier)
分享

這3000多年的門登霍爾冰川,綿延了將近22公里,是黑熊、鮭魚等各種野生動植物的家園。但是近年來氣候變遷全球暖化,門登霍爾冰川已經退縮了約4公里。八月底的阿拉斯加還不會太冷,甚至有人划獨木舟到冰川的藍色冰洞參觀。

分享

在冰川不遠處有個巨大的瀑布,可以感受到大自然咆嘯的力量。這裡還有美國第一座森林服務遊客中心,建於1962年,並於1999年進行擴建及翻新裝修。這個遊客中心全年開放,並且提供兒童和成人不同的解說節目,一年就有將近500,000的遊客到訪。

人在瀑布旁顯得非常的渺小
人在瀑布旁顯得非常的渺小
分享
遊客中心
遊客中心
分享

今天除了漫步在冰川旁,享受大自然帶給我們的心曠神怡外,還有另一個令人期待的探索。今天我們的船將開往恩迪科特峽灣(Endicott Arm)近距離的觀賞道斯冰川(Dawes Glacier)。這段航程雖然不能上岸,卻是最令人難忘的一段旅程。在開往恩迪科特峽灣途中,我們遇到鯨魚出來覓食嬉戲,也見到了海豹慵懶懶的一字排開躺在浮冰上,有些還好奇的看著這龐大的巨船和這些奇怪的人們。

可愛的海豹
可愛的海豹
分享
到處漂流的浮冰
到處漂流的浮冰
分享
峽灣兩旁有涓涓細緻的瀑布,從高山上層疊而下,濺入清澈的冰河裡。
峽灣兩旁有涓涓細緻的瀑布,從高山上層疊而下,濺入清澈的冰河裡。
分享

當我們的船隻靠近道斯冰川時,正好碰到冰川邊緣融化掉入冰河中,巨大的聲響令人震撼。雖然這是大自然該有的現象,但是由於氣候暖化的影響,冰川融化的速度比正常速度要加快了許多,不但影響了動植物的生物鏈,也使地球上的天然災害日益嚴重,令人心疼。

道斯冰川
道斯冰川
分享
冰川正掉入冰河裡
冰川正掉入冰河裡
分享

船在恩迪科特峽灣迂迴了一個下午,接著就要開往這次距離最遠的城市,史凱威市。19世紀淘金熱時期,史凱威是阿拉斯加州最大的城市。1896年在克朗代克河(Klondike River)附近被發現了金礦,消息傳遍美國後,改變了這個小鎮的命運。在這淘金潮時期,史凱威是個三不管地帶,街道上到處都有鬥毆,妓女和烈酒。當時有數萬人擁入這個城鎮淘金,但據說真正發財的沒有幾人。到1900年,鐵路完成時,淘金熱卻已接近尾聲。現在的史凱威居民只有一千多人,但每年來此旅遊的人數卻高達百萬人。

史凱威港口旁的百老匯大街
史凱威港口旁的百老匯大街
分享
史凱威不但是各個郵輪必到的港口,也吸引許多私人小船靠岸。
史凱威不但是各個郵輪必到的港口,也吸引許多私人小船靠岸。
分享
分享

現在的史凱威已成了現代化的淘金熱,只是比以前更有次序,火車也已成為觀光列車。這裡也是背包客喜愛的城鎮之一,有國家歷史公園,有整修過當時淘金時期的步道,有博物館,有史凱威的第一間妓院,當然還有冰川、峽谷、瀑布等美景。史凱威豐富多彩的歷史,真不是我們停留一天半載就能盡收眼底的城鎮。

郵輪繼續航向我們的最後一站,加拿大的維多利亞。
郵輪繼續航向我們的最後一站,加拿大的維多利亞。
分享

加拿大維多利亞位於溫哥華島的最南端,和美國的安吉利斯港(Port Angeles)遙遙相對,只需兩個小時的航程就能到達。維多利亞在19世紀淘金潮時期,是淘金者的中途補給站,也因為淘金和修建鐵路,帶來了第一批的華裔居民。加拿大的第一條最老的唐人街就在維多利亞,也是當時最多華人聚集的城市。

唐人街的牌樓
唐人街的牌樓
分享

維多利亞港口非常的繁榮熱鬧,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首府在此是行政中心,也是加拿大的旅遊熱門景點,每年都吸引非常多的觀光人潮,維多利亞也被稱為花園之城。

花團錦簇的維多利亞
花團錦簇的維多利亞
分享
漁人碼頭(Fisherman’s Wharf) 的水上船屋
漁人碼頭(Fisherman’s Wharf) 的水上船屋
分享
年輕人在馬路上玩多人協力車
年輕人在馬路上玩多人協力車
分享
夜晚的維多利亞
夜晚的維多利亞
分享
分享

入夜的維多利亞更有詩情畫意,我們的郵輪之旅即將在這美麗的港口結束返回西雅圖。對於我這個劉姥姥第一次進大郵輪的印象,只有加分沒有減分。雖然是個四千多人的大郵輪,遊客上船下船卻非常的迅速,一點也沒有大排長龍擁擠的現象(因為不只一個出入口),加上全程輕輕鬆鬆,不需為下個目的地打包行李而煩忙,現在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坐郵輪旅行。

人物花絮
人物花絮
分享

雖然郵輪旅遊每個地點的到訪時間有限,無法深入,但卻是非常輕鬆不花大腦的旅遊,非常適合在繁忙的生活中,想讓自己身心都放空好好休息的人;更適合退休的人,想下船參觀就下船,不想下船就留在船上休息,或是參與船上的許多活動。對於我來說,我的第一次就有這麼多的好友同行,讓我在八天的行程裡一點都不覺得無聊,謝謝同伴們。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