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琅南塔 Luang Namtha/一個我無法愛上的地方

其實回想起來,這並不是Luang Namtha 的錯,我們的旅程在抵達Luang Namtha 之前就已經不太順利,加上在那裏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讓我們覺得好累,好想離開那個鬼地方。

分享

話說我、四方臉、Riccardo 和Marta 四個人搭便車搭上瘾,於是再次挑戰從Huay Xai 搭便車到Luang Namtha。整個波折重重的過程被四方臉記錄了下來,大家可以從以下的視頻了解一下,反正重點是我們中途和Riccardo 及Marta 分開了,而他們兩人都沒有寮國的電話卡,只能靠著Marta 那時有時無、非常微弱的泰國信號保持聯絡。

從他們斷斷續續的短信裏得知,他們成功搭上了一輛大卡車,司機還很熱情地拼命請他們喝啤酒,一切看似非常順利,沒想到惡夢才正要開始。我們到了旅館整頓好後,Marta 發來短信說Riccardo 喝醉了從卡車上跌了下來,情況很糟糕,而且卡車司機開得很慢,當時已經快到午夜了他們都還沒有抵達。我們追問了Riccardo 的傷勢,但相信是收訊不好Marta 並沒有回覆。

到了半夜兩點,Marta 說他們被司機丟在離Luang Namtha 10公里外的巴士站,四周一個人都沒有,她的手機信號已經弱得快沒了,而且還得送Riccardo 到醫院去。原本以爲Riccardo 只是擦傷的我們開始想象頭破血流的畫面,于是吩咐Marta 留在原地不要離開,我們會想辦法過去接他們。然而,Marta 的手機已經接收不到這一段短信了。

我們事先已經和旅館接待員打過招呼,說可能半夜會需要他幫忙開車去接我們的朋友(我們當然會付費),他當時是說沒問題的。可是當我們把睡得真香的他叫醒時,他卻說「他。沒。有。車!」什麽?剛剛不是說沒問題的嗎?!那怎麽辦?他說他可以幫我們招tuk-tuk。他慢條斯理地打了幾通電話,但tuk-tuk 司機們不是剛巧都在城外,就是不願意半夜過來。

快急壞了的我們向接待員解釋說我們的朋友需要緊急送醫,問他可不可以租借旅館的出租摩托車,他說不可以;問他可不可以借用他的私人摩托車,他也說不可以。問他這裏有沒有救護車服務,他說沒有;問他如果旅館有人半夜心臟病發怎麽辦,他說他可以幫忙招tuk-tuk……終於,在電話簿快被翻爛的時候,他找到了一輛願意用貴十倍的價格來接送的小型貨車。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是躺在砧板上的魚肉,就算再貴幾倍我們也只能說好了。

分享

等我們趕到巴士站時,我想大家也應該猜到了,裏面一個人都沒有。我們這時已經聯絡不上Marta,我們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也不知道Riccardo 的傷勢如何,我們只能像瘋子一樣在無人的大街上大聲叫喊,而回應我們的只有冰冷的空氣。我們到處敲打附近的旅館詢問,甚至繞道到醫院去但都尋人無果,最後只好無功而返。

這麽鬧一鬧,回到旅館已是淩晨四點多,雖然累壞了卻依然睡不下,一直爬起來查看電話。而且,雖然說這種情況不應該計較金錢,可是一想到白白花了貴十倍的車錢,我的心還是痛得失眠。

到了早上七點,我們終於在醫院找到了疲倦憔悴的Marta,和坐在輪椅上的Riccardo,原來他摔傷了手肘,現在只能暫時用肩帶固定著。糟糕的是醫院的X 光機壞了,他需要飛到首都Vientiane 的醫院去才能確定是否有骨折,雖然答案大家都心裏有數。以Riccardo 現在的狀況,他的大背包他是沒辦法背得起了,只好拜托我們郵寄給他,但重點是他不知道自己會在哪裏,一切都得等到X 光報告出爐後才能決定。於是一大清早我們又開始忙碌了起來,先是安頓好累垮了的Marta,然後到處去諮詢關於郵寄背包的事宜,再幫忙接洽Riccardo 到機場的交通,送走了Riccardo 後回到旅館補眠,醒來後還得不斷跟進Riccardo 的情況,反正在Luang Namtha 的幾天,我們像是義工多於旅客。

分享

好,說完了故事背景,我們來說說Luang Namtha。Luang Namtha 的人總讓我們覺得我們不是很受歡迎,他們不至於有惡意,但就是不太熱情。除了之前旅館招待員那「我在睡覺你們怎麽這麽麻煩吵醒我」的嘴臉外,就連大街上的小賣店也都對我們愛理不理的。我們就試過因爲語言不通的關係被小食攤趕出去,乾脆不做我們的生意了,我們也只不過問了一句「How much?」而已啊!結果我們每天的午晚餐,幾乎都回到肯招待我們的那兩家店解決,免得去嘗試新的店又再無端端被趕走。

Luang Namtha 位於寮國北部,旅客來這裏多是參加徒步、泛舟、遊瀑布等戶外活動,可是因爲團費不便宜,加上身心疲憊興致缺缺,我們只是租了台摩托車到附近晃晃。每當我們路過當地居民的村子時,村民都會對我們投以不友善的目光,好像我們闖入了禁地似的,就算我們向他們微笑或者對小孩招手,他們都是面無表情的。Marta 更是在參觀原住民村子時被當地的小孩追著討錢,讓她嚇得落荒而逃。

分享

雖然這裏大部分的人都有點冷漠,但有一群人卻是過分熱情的,那就是售賣紀念品的婦女們。每次我們一踏出旅館就會被身穿傳統服裝、手捧著一堆首飾向我們兜售的婦女們圍攻,無論我們說了多少次的不要,她們都不會放棄,今天拒絕了她們,明天她們就多帶一個朋友來,明天拒絕了她們,後天她們就帶更多的朋友來,到了最後還是堅持不買的話,還會被她們怒瞪和碎碎念。

現在是怎麽樣?爲什麽打開門做生意的人不稀罕賺我們的錢,而我們不想買的紀念品阿姨們卻一直追著我們不放呢?如果她們的堅持和「好客」可以分一些給其他的店主和服務員,我想我們這幾天的日子不會過得這麽鬱悶。

分享

再回到Riccardo 的大背包,大家要知道我們一天沒把背包寄出去,我們就離不開Luang Namtha,因爲以我們兩個人的能力,實在沒辦法再多扛一個背包到處走。等待了幾天,Riccardo 終於確定了自已的所在地,手肘嚴重骨折的他被轉送到泰國的醫院進行手術,所以要我們把背包寄到醫院去。已經迫不及待想離開Luang Namtha 的我們七早八早跑到郵局,才發現這天是星期日,郵局沒有開!

所以必須多留一天嗎?錯了,是兩天!因爲郵局八點才開,等我們處理好一切後,每天唯一一趟到下一個目的地的巴士早就開走了,也就是說我們星期一也走不了,只能再多留一天。這種想離開但離開不了的感覺,只能用晴天霹雳來形容,無奈的心情更無形中加劇了我們對這個地方的厭惡。

分享

就這樣,原本一天就想離開的我們,竟然在Luang Namtha 待了近一個星期。現在客觀地回想,Luang Namtha 其實沒有這麽糟糕,當地的人確實沒有義務要招待我們,也沒有必要因爲我們是外國旅客而特別討好我們,那是他們最真的生活方式,我們真的沒有理由去埋怨什麽。

可能是因爲搭便車事件,一開始就影響了我們的心情,加上Riccardo 的骨折和背包事件,讓我們總覺得心裏有東西吊著未解決,心情一不暢快,什麽芝麻綠豆的小事都會被無止盡地放大,所以才會導致我們對Luang Namtha 有這樣的印象吧。

或許影響我們對一個地方的看法的,不是風景,而是心情。

原文請點擊:https://wanderlogia.wixsite.com/mysite/post/luang-namtha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