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在無邊沙丘經歷沙漠風暴

沙漠的國度,對於出生在美麗寶島的我,好像永遠無法觸及,直到讀了三毛作家生動的描述她在沙漠的日子,對沙漠產生了無限的想像空間。隨著科技的日益精進,現在到世界各個角落旅遊一點也不難,加上網路發達,人還未到已能暸若指掌。這個世代的人幸福多了,可以輕而易舉的翱遊四方,於是我踏上了沙漠的國度,看見摩洛哥撒哈拉沙漠廣大無邊的沙丘更經歷了沙漠風暴。

撒哈拉沙漠
撒哈拉沙漠
分享

撒哈拉沙漠幅員非常的遼闊,橫據整個非洲北部,佔了整個非洲大陸的30%左右,相當於美國領土的面積。撒哈拉沙漠跨及北非11個國家,從西部臨近大西洋的摩洛哥、茅利塔尼亞,一直到東部臨紅海的埃及和蘇丹。三毛作家在撒哈拉沙漠的居所並不是在今天的摩洛哥境內,而是在西撒哈拉 (Western Sahara) 國家境內。西撒哈拉位於摩洛哥南方,但被摩洛哥控制了大部分的領土。兩個國家為了領土的主權談判多次,都未能達成協議,2011年最近的一次談判仍然毫無進展,摩洛哥還是控制著一半以上的領土。

進了城門就是沙漠小鎮里薩尼 (Rissani)
進了城門就是沙漠小鎮里薩尼 (Rissani)
分享

里薩尼 (Rissani) 是沙漠的一個綠洲小鎮,摩洛哥現在的王朝阿拉維 (Alaouite) 的開國君王穆萊阿里謝里夫 (Moulay Ali Cherif) 葬於此地。在沙漠中,這座陵寢顯得非常特別,有寬闊的庭院還有噴泉,綠意盎然,身歷其中已忘了自己是處在沙漠地帶。清真寺和陵墓只有穆斯林教徒能進入,我們只能在庭院參觀和清真寺的門口拍照。

穆萊阿里謝里夫的陵墓
穆萊阿里謝里夫的陵墓
分享
清真寺
清真寺
分享
提供珍貴的水供民眾使用
提供珍貴的水供民眾使用
分享

除了陵墓,綠洲小鎮還有最古老的柏柏爾城堡 Ksar el Fida,建於17世紀。柏柏爾人的 Ksar 是他們的堡壘,也是要塞村。Ksar el Fida 現在已成為博物館,裡面只住著一户人家,是這堡壘主人的後代,他成為監護人照顧這個堡壘。我們到訪時,男主人二年前已過世,只有母親和女兒住在這空蕩蕩的堡壘裡。

城堡大門
城堡大門
分享
堡壘裡面
堡壘裡面
分享
母女倆住的房間
母女倆住的房間
分享
庭院
庭院
分享
1965年前,這座城堡一直被當地的酋長 (qaid) 做為宮殿使用。
1965年前,這座城堡一直被當地的酋長 (qaid) 做為宮殿使用。
分享

里薩尼小鎮位於南北之間的十字路口,是商旅隊必經之路,從前是重要的商業中心。

現在的里薩尼似乎清靜多了
現在的里薩尼似乎清靜多了
分享

出了綠洲,前往沙丘城,位於摩洛哥東部的厄爾切比 (Erg Chebbi) 。原本我們計劃在厄爾切比欣賞落日微暈太陽照射下的橙色沙丘,沒想到遇上了沙漠風暴,把我們的行程全部打亂。

開始起風暴了
開始起風暴了
分享
黃沙滾滾
黃沙滾滾
分享

我們只能乘坐沙漠大篷車到達厄爾切比沙丘旁的一間旅館等待,如果運氣好,沙漠風暴過了,我們仍然能夠看見日落。可惜的是,這次的沙漠風暴逗留很久,遲遲不走,看來是沒有希望看見沙丘的落日。但是人已在沙丘旁了,怎能不入虎穴呢,於是趁著風暴微弱的時候走進沙丘,真是壯觀。這些沙丘會隨著風暴而移動,而且有些沙丘可以高達180公尺,人走在其中,有時是看不見的。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只能在邊緣的沙丘觀賞,想像著那些辛苦的駱駝商隊穿越沙漠的景象。

帳篷裡空無一人,都躲風暴去了。
帳篷裡空無一人,都躲風暴去了。
分享
只好待在附近的飯店躲風暴
只好待在附近的飯店躲風暴
分享
趁著風暴減弱,趕緊出來拍照。
趁著風暴減弱,趕緊出來拍照。
分享
駱駝們都乖乖地坐著,等風暴過去。
駱駝們都乖乖地坐著,等風暴過去。
分享
金黄色的沙丘
金黄色的沙丘
分享
這棵棕櫚樹是我們的標地
這棵棕櫚樹是我們的標地
分享
比人還高的沙丘
比人還高的沙丘
分享
風暴還是繼續的吹著
風暴還是繼續的吹著
分享
三三兩兩的駱駝
三三兩兩的駱駝
分享
看來風暴仍然不停歇,今天只能蜻蜓點水了。
看來風暴仍然不停歇,今天只能蜻蜓點水了。
分享
這不是海市蜃樓,這是真正的湖 Lac Dayet Srij。
這不是海市蜃樓,這是真正的湖 Lac Dayet Srij。
分享

Dayet Srij 湖是許多鳥類的棲息地,尤其是季節遷移從6月至9月,包括紅鶴都會在此聚集。只是我們到訪時不是季節,又有風暴,不然可以看見湖邊沙丘的背景,也是賞落日的好地點。

没有落日,沒有沙丘,只有一片碧藍的湖水。
没有落日,沒有沙丘,只有一片碧藍的湖水。
分享
沙漠特有的奇觀,一個一個的洞穴是儲存地下水,洞穴裡有通道連接。
沙漠特有的奇觀,一個一個的洞穴是儲存地下水,洞穴裡有通道連接。
分享
在沙漠裡行走,才真的體會到水和駱駝對生活在沙漠的人,有何等的重要。
在沙漠裡行走,才真的體會到水和駱駝對生活在沙漠的人,有何等的重要。
分享

雖然沒有見到夕陽沙丘,但蜻蜓點水也心滿意足了。我們在沙漠的最西端,也是臨大西洋的城市阿加廸爾 (Agadir) 和索維拉 (Essaouira) 見到了沙漠沙灘日落,同樣是駱駝,是藍衣柏柏爾人,卻有不同的風情。沙丘廣大無邊,易令人迷失方向,卻又抵不住她變化無窮的魅力。沙漠沙灘有著浪花的拍打,似乎連駱駝都活蹦亂跳,讓人興高采烈。

沙漠沙灘上的駱駝
沙漠沙灘上的駱駝
分享
駱駝與人沙灘漫步
駱駝與人沙灘漫步
分享
騎著駱駝的藍衣人
騎著駱駝的藍衣人
分享
分享

金黃色的夕陽,水波粼粼的浪花,騎著駱駝的藍衣人剪影,至今仍然深刻在腦海裡難以忘懷。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