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恆大危機讓世界看清,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缺點

中國恆大的事情十分吊詭,基本上可以說是中共為了打擊資本主義而造成的資本主義危機。

整個故事是這樣,PRC理論上是一個「共產國家」,所以所有土地都是國有,但是改革開放之後,中共允許房地產發展商向國家「租用」土地開發房地產,(一般期限是七十年),而蓋出來的房地產是可以作為商品交易的,所以這裡就創造了一個資本主義環境。

恆大的資本膨脹,完全是建立在「中國房地產一直漲」這件事情上。促成人們交易的最重要心理因素,是對未來價值的預估。設今天有張廢紙價值1元,但如果你知道它明天會漲到5元,後天會漲到10元,你還是會花光手上的錢買一堆在家裡囤,因為你知道它會漲,你可以脫手獲利,雖然你不需要它,它本身也沒什麼意義。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中國房地產也是如此,其房價漲幅可高達一年百分之十,設你今天花一千萬買一棟房子,一年後它價值變一千一百萬,兩年後它變一千兩百一十萬,你在家裡躺兩年不勞而獲也爽賺兩百一十萬資本利所得,比你辛苦打工還好賺,你當然是手上有多少錢和信用可以借多少錢都拿出來去買房子。

中國房地產一直漲還有其他幾個因素。

一個是中國人沒有其他更好的投資選擇,因為中國沒有什麼世界級超強對人類有貢獻的企業,所以不像美國人很喜歡買股票丟創投,中國人對自己的企業的投資是相對少的。而中國金融性商品相關的詐騙太多,所以很多中國人會覺得,不如買房子比較踏實報酬又高。

二是因為房子是階級的象徵,雖然理論上所有中國人的房子都是和國家「租」的,所有中國人都還是「理論上的無產階級」,但現實情況是中國已經是階級意識強烈的社會,你沒房別人根本看不起你,男生沒房也娶不到老婆,所以不像歐洲人可以選擇一輩子租房,中國人一定要買房。

三是因為戶口制度,在中國,雖然很多鄉下人到天龍省份打工,但要有天龍省的戶口才能享受天龍省的公共福利如教育醫療等,所以很多鄉下人的小孩和父母只好留守老家,鄉下人要努力在天龍省買個房才能得到天龍戶口,讓自己從低級中國人成為高級一點的中國人。

另一方面,中國地方政府有七成的財源是靠「出租」(賣地)給房地產發展商,所以為了錢地方政府也是積極釋出土地。

因為「中國房地產一直漲」,所以恆大的生意超好做,他只要一推出房地產計劃,就會一堆人買,恆大就會收到一大筆預購款,恆大就可以拿這個錢去和地方政府要更多的地蓋更多的房子,或拿去和銀行作為擔保借更多的錢,或去投資一些雜七雜八的事業。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在局勢好的時候,就是消費者買到可以負擔而且一直增值的房子,債主和投資者賺到很多的資本利所得,恆大自己的資產也不斷累積,三贏的局面讓人只想高呼資本主義萬歲。

恆大的生意模式基本上是爽到不行,因為其他國家正常的房地產商的想法應該是「把房子蓋好蓋美才有人買」,但恆大就算房地產計劃推出後買氣不怎麼樣,只要打折就會有人買了,因為雖然該房地產計劃可能蓋得很爛,但中國的消費者會想,爛沒關係,反正會增值,到時我再脫手套利換一間好一點的就好了,自己有錢有信用,不用白不用,所以還是買,(如同我前面廢紙的比喻),不然靠腳踏實地打工追不上中國資本主義的浪潮。所以恆大一直得到現金,而就算房子真的賣不出,留在自己手上,它在賬目上還是會增值,所以恆大的資產還是增加,還是可以再去借到更多的現金。

以上一切都很美好,直到去年新冠病毒(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中國整個經濟走勢趨緩,「中國房地產一直漲」這件事情也不存在了,整個巿場開始趨於保守和觀望。恆大發現他們新推出的房地產計劃更難賣了,或許打更多折才能賣得出,收到的現金變少,賬目上的獲利也不受保證,(因為房價不漲了或漲幅變得慢很多)。

更要命的是,中共意識到這個房產資本主義遊戲玩過頭,開始限制銀行對房地產商放款,在去年八月推出三道紅線政策:

1. 扣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大於百分之七十。資產負債率等於負債總額除以資產總額,翻成白話就是有多少資產是自己真正擁有的不是借錢買來的,這關乎長期還債能力。

2. 淨負債比率大於百分之百。淨負債比率等於(短期借貸+長期借貸-現金存款)/股東權益,這關於無力償債風險。

3. 現金短債比小於一。現金短債比等於現金淨流量除以年末短期負債,這關於現金流壓力。

恆大三道紅線都踩,資產負債率百分之八十三,(表示只有百分之十七的資產是他們真正自己的),淨負債比率百分之一百五十二,(表示欠很多錢),現金短債比只有0.47,(表示手上有的現金還不到要還的短期債務的數目的一半),所以無法和銀行借更多錢。

沒現金又借不到錢,恆大只好用力打折賣預購屋,但產品一直打折會讓買家更觀望,(會想看看你明天會不會賣更便宜),就更收不到錢,(其實恆大的房地產總銷售額還不差,但應該是用力打折賣的結果,也不管毛利了,先有現金進來就對了)。有現金流困難,一般公司的做法是變賣資產套現。

恆大的大部份資產的流動性很低,賬目上看起來有那個價值,但一丟到巿場上,根本沒人買,表示其賬目價值根本被高估。包括其下那些雜七雜八的恆大XX,如恆大汽車,根本一輛車都沒量產過,這些恆大XX生意很多都沒有扎實地獲利生意,聽起來更像是融資項目。而如果恆大賤賣手上的房產,那也會再一步打擊其房地產商品的價格。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而在習帝聖意難測的現況下,也很難有哪個中國富豪出手買恆大的東西給恆大現金救恆大。

恆大有現金流危機就無法維持日常運作,沒錢出糧也沒人要幫你蓋房子,也就無法交屋給買家,沒錢當債期到期時也無法還給銀行,就會有信用危機,無法再借更多的錢。

恆大的泡沫看起來是破了也GG了,這個洞有多大呢,負債超過三千億美金,超過一百五十萬戶預購屋還沒交貨,直屬員工超過二十萬人,相關工作人員如承包商超過四百萬人,(這幾個數字我看不同來源都報不一樣的數字,但大概在這上下)。

而中共看起來是沒有要拿錢出來救恆大的意思,因為這數百萬人的損失,只要他們不起來造反危及中共的統治,默默含淚吞下去,一輩子努力工作還那個拿不到房子的房貨,那中共自己其實毫無損失,反而是成功在恆大再進一步膨脹之前,拆了這個泡沫,達到打擊資本主義的目的。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站在西方的角度,恆大並不是雷曼兄弟,因為恆大和中國巿場與西方的經濟連動,並不像美國和歐洲那樣密切,所以骨牌效應有限,(恆大超過三千億美金債務只有不到兩百億是在中國以外,而且這個「國外」包括香港)。但中國巿場的成長會放緩,這對西方投資者心理有多大影響,還有待觀察。

真正的關鍵是中國的房價,因為中國不是只有一個恆大,還有一堆和恆大操作模式相近也欠一屁股債的房地產商,如果中國的房價也泡沫化開始貶值,那這些房地產商的命運就會和恆大一樣,全部都爆就非同小可會動搖國本基礎不牢地動山搖,所以中共會努力穩住房價。

中國經濟還有更根本的結構性問題,中國的家庭負債率GDP比已經超過百分之六十,雖然和西方各國動不動超過百分之百相比並不算高,但中國的家庭舉債有很大部份是拿去買建在「國有土地」上「出租」給他們的房子,一種在沙地上蓋摩天大樓的概念,如同恆大賬目上的資產,看起來有價但實際價值存疑,也無法拿到國際巿場上交易,(沒什麼外國人會想買),因為土地是國家的而使用期限有限,所以其實際價值會隨著時間貶值。

中國青年的失業率已經超過百分之十,中國年輕人作為資本主義巿場的遲入場者,也面臨資本弱勢和被巿場剝削的處境,開始失去隨資本主義邏輯努力工作創造價值的動力而開始躺平,這會傷害中國的經濟動能。

中國恆大讓世界看清,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僅充斥資本主義的缺點,還沒有資本主義的優點。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