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網站封鎖川普帳號!到底該不該?如何介入極端言論?

站在社會自由主義的立場,社群媒體上的極端言論,包括總統的極端言論,當然都需要被介入,(如果完全不介入就是新自由主義)。

真正的關鍵是,誰來介入和如何介入的問題。

臉書和推特在這裡的處境是困難的,他們不介入有人靠北,他們介入也有人靠北,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政治問題。問題的根本是他們隨著資本變得太大,而帶給他們一些之前沒有人想到和預設賦予他們的權力。如果他們可以制衡總統,那誰來制衡他們。

而各國的司法體系,目前對於全球化的社媒活動,都是介入不足的,(絕大多數在社媒亂講話的人,都不用承擔任何後果)。

圖/Pixabay
圖/Pixabay
分享

如果單純將社媒如臉書推特當作一個平台和服務提供者,這個問題就比較單純,因為他們有權利拒絕任何人使用他們的平台,(即使他們在這之前因為這個使用者而得到很多流量和資本)。而被拒絕使用的人,當然也可以去別的平台或媒體靠北他們。

臉書推特等畢竟是私人企業,以營利為目的,期望他們會公平地做言論過濾,我認為是不切實際的,(比方說不要期望他們會下架中共的貼文)。他們會下架川普的貼文,單純只是這樣做比較政治正確,比較符合風向和企業長期的利益。

結論是我覺得如果這件事真給社會或世界什麼啟示的話,就是我們必須確保平台,媒體,和資訊傳播的多元性。

任何一個霸權的出現對民主都是不利的,無論那個霸權是叫川普,中共,還是臉書。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