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 做好後川普時代的心理準備

一覺醒來,拜登在密西根贏了十二萬票,現在只剩下內華達州,就大勢底定了。雖然選舉都是不到最後一刻沒有走完程序正式宣布都還有變數,但是時候做好進入後川普的時代的心理準備,可以感受到他的政治能量已經在快速消失,不是他的所有支持者都會跟著他一起鬧。

美國是老牌民主國家,很多人會覺得尊重選舉結果是重要的,無論過程有什麼瑕疵,加上之前有高爾的先例,川普能煽動的空間有限,他在搖擺州輸的差距都比當年的高爾多。民粹越弄會越像老馬韓國瑜或陳水扁,最後根本沒人理他們。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分享

當然我可以理解,如果我是川普,我心裡也會很幹,如果沒有疫情,他連任基本上是沒有問題的。再討厭川普也應該正視,他四年來是做了很多事情,所以很多中下階層的人才會被圈粉。但就像1998年陳水扁輸掉台北市長時說的,對一個進步團隊的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

疫情基本上撼動了美國人的意識形態,開始認為小正常依賴政府是有問題,需要往大政府傾斜,所以西方自由派過去半年最重要的議程,是「留在家,戴口罩」,有女元首和防疫成果傑出的台灣和紐西蘭才會一直被拿出來作為參照。但在更大的脈絡下,這次選舉的意識形態意義是主流建制菁英的反撲,這和年頭台灣總統大選的選舉結果類似。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候選人拜登(右)。 法新社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候選人拜登(右)。 法新社
分享

在政治高度民粹極化的現在,傳統的建制派反而成為中間選民,可以左右選舉的勝負。如同年頭蔡英文大勝後反共成為台灣政治的主流聲音,要說拜登當選後對中共的政策就會軟弱,我覺得也很難說,這取決於美國奪回話語權後主流菁英的態度,到底要繼續和中共維持全球資本主義的共犯結構,還是意識到中共對自由民主的美國價值是很大的威脅。

如果拜登背後的主流建制派決心要反共,那其實會比川普的民粹反共還更有力。就好比過去一年台灣政治最根本的轉向,不是那些每天在臉書上罵中共的人或綠營的人,(他們本來就是一直反中的),而是很多現實裡原本不大關心政治和氣生財或淺藍投過馬英九的人,也覺得中共很有問題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了。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路透社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路透社
分享

所以關鍵不是拜登還是川普贏,而是美國甚至整個西方的意識形態走向。亞洲不能投票決定誰當美國總統,但是亞洲可以影響西方對很多問題的看法。

但這次選舉過程也看得出,美國的主流媒體知識菁英富人階層和中下階層是有明顯距離的,也非常受到政治力量和同溫層效應干擾,而出現專業崩壞的現象。這也是一個潛在的未爆彈,要看相關的圈子有沒有自省的能力。

最後我想說,我以為任何政治,「粉」和「膠」的現象都是不健康的,無論是韓粉希粉川粉,還是左膠中華膠,社群媒體對民主政治的負面效應已經是相當顯著,我覺得這是我們應該有自覺和正視的問題。如果一個社會無粉無膠,人人都勤於思考,有獨立意志,那就不會有威權主義者和政治強人,那真正的民主才會實現。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