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美國總統大選開票完成前

對美國而言,2020年不只是受COVID-19疫情影響的一年,同時也是總統大選的選舉年,歷來的美國總統大選皆受世界矚目,因霸權領導下的世界體系,會隨著美國領導人的立場,而產生連動性的變化。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候選人拜登(右)。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左)與候選人拜登(右)。美聯社
分享

雖然受矚目的情況已為常態,但更重要的一點在於,部分觀察家所著重的焦點,並非是當選者是誰(who),而是當選之後美國會產生怎樣的變化,當選者又該怎麼解決這種棘手的問題(How)。據外媒報導,現在的白宮已然架起防護措施,防止選後民眾因控制不了情緒(或其他原因),而有類似的暴動行為產生,這樣的措施並非僅限於對於權力中心的防護,相關的搖擺州(Swing state)因左右翼支持者數量接近,且部分支持者更趨向極端化的思考,將可能造成這類搖擺州的動亂結果。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4日對賓州和密西根州的計票提起訴訟,設法阻擋這兩州開有利拜登的計票結果。歐新社
美國總統川普(見圖)4日對賓州和密西根州的計票提起訴訟,設法阻擋這兩州開有利拜登的計票結果。歐新社
分享

假設川普當選,看似權力轉移的情形不會發生,但卻可能更激化反川普民眾的情緒,特別是在選戰中政治言論的使用,以及對拜登陣營的批評,短時間之內的對立情緒甚難消除,也因此縱使權力轉移所可能造成的影響會降低,但如何解決美國內部種族、意識形態的衝突,也成為川普連任後,所迫切面對的短期問題。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4日在德拉瓦州Wilmington市,神情愉悅談論選情。  路透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4日在德拉瓦州Wilmington市,神情愉悅談論選情。 路透
分享

換個角度做思考,當拜登如願獲勝,前述所謂的權力轉移情形將會發生,但這種轉移過程之中,所需面對的對立,卻也不亞於川普,甚至可能會形成更為激烈的社會動盪。另一方面,如選前所被爆料的,川普陣營的律師團若以法律戰作為反制拜登當選的手段,在這未能確定當選正當性的情況下,拜登又該如何自處?或是發揮政治家的影響力,冷卻支持群眾對於川普(及其支持者)的謾罵或攻擊?

縱使歷次美國總統選舉,多數結果都能被不支持當選者的群眾接受,但由於2020年疫情影響,加上美中貿易戰等國際情勢的變化,使得該次總統大選更受國際社會關注。本文並無法預測川普或拜登誰會當選,但選舉過後所產生的問題及爭議,才是更需要被面對的。

作者於開票結束前夕提出個問題,亦即該次總統大選之後,美國內部如因此產生暴動,對於長期以來塑造的霸權地位,是否會有所影響?

延伸閱讀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