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沒有民主?—新加坡7月10日全國大選分析

最常被台灣人問最無厘頭和搞笑的問題大概就是新加坡有選舉嗎?或新加坡有民主嗎?

前者是一個客觀的問題,後者是一個主觀的問題,但現在機會難得,未來兩個多星期可以好好觀察。

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一樣是英國西敏寺內閣制

在新加坡總統是虛位元首,總理由國會最大黨的領袖出任,憲法規定至少每五年要改選一次。英國的單一選區單票制本來就對大黨有利,勝選的政黨往往會得到比選票比例更多的席次,而新加坡為了保護少數族裔的集選區,更放大了這個優勢。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路透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路透
分享

新加坡大選的投票是強制的,但人民是依自由意志投票。

新加坡在自治時期曾有政黨輪替,但在建國之後就是人民行動黨一黨獨大的局面,掌握國家機器,資本,媒體等全面優勢。但執政黨和在野黨各有鐵盤,意識形態對立雖然隱性但確實存在,2011年在野黨情勢大好和執政黨在得票上打了個40:60,2015年執政黨挾李光耀餘威大勝,在野黨和執政黨佔比為30:70,兩次大選結果氛圍不同但在野黨得到的席次卻是相同,選票只swing了百分之十,可見中間選民的空間非常小,在野黨和執政黨應該至少有25:50的鐵盤。

這次大選執政黨以防疫和經濟危機作為主訴求,召喚選民的危機意識,而因為疫情的緣故無法舉行任何選舉造勢活動,因此在野陣營多對選情感到悲觀。我個人觀察,工人黨應該還是可以守住現有的六席,但其他在野黨將全軍覆沒。

新加坡7月大選,朝野政黨進入戰鬥模式,人民行動黨雖享有執政優勢,但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下大選與來勢洶洶的在野黨挑戰,第4代領導團隊執政績效將正式接受選票檢驗。歐新社
新加坡7月大選,朝野政黨進入戰鬥模式,人民行動黨雖享有執政優勢,但面對新冠肺炎疫情下大選與來勢洶洶的在野黨挑戰,第4代領導團隊執政績效將正式接受選票檢驗。歐新社
分享

這次大選的另一焦點是新加坡人民行動黨的世代交替,相比起前三代,無論李光耀,吳作棟,還是李顯龍,都勇於針對國際事務和大國關係發聲,但行動黨的第四代領導人明顯論述弱勢,是否能夠扛得住大國壓力是很大的問號。而行動黨也面臨蔣經國和李登輝的國民黨在80年代末期的重要抉擇,即是否有心要建立一個更開放,鼓勵人民有獨立思考,自由意志,參與公共討論的社會。

一個威權意識強烈的社會或許有利於維持行動黨的統治,但也容易讓新加坡淪為大國,無論中還是美,的殖民地,喪失自己的主體性。新加坡扼馬六甲海峽之咽喉,控制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間的唯一通道,是無可取代的絕對優勢,不應該妄自菲薄,應該積極在國際社會繼續扮演重要的角色。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新華社資料照片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新華社資料照片
分享

這場大選非常值得台灣社會觀察,因為台灣政治在民進黨未來長期一黨獨大的情況下,會越來越像新加坡,反之,後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也必然需要像走向更開放的路線。

這也是疫情爆發以來,國際社會第一場舉足輕重的國家級大選,也是一個機會讓世人反思,到底疫情是讓人們解放自己的思想走向更自由包容的世界,還是反而退縮附和威權以求一時之安穩。

Majulah Singapura!

延伸閱讀
回應